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等一场雪

2018-01-20 17:40 作者:桃花驿客  | 2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等一场

文/桃花驿客

已进腊月,可这北方大地上却一直未见雪的踪影。往年这个时候,纷纷扬扬的雪花已飘过几轮,而今年却是十足的一个暖,大雪未雪,晴空依旧。此时,相对温暖的南方却呈现另一番景象——一股寒流席卷了南国之境,所经之地皆是风雪交加,银装素裹。自然的规律总让人琢磨不透,正如一首歌中唱到:“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里四季如…”

对于冬天,我是三分欢喜七分恶。小时候在南方老家倒不觉什么,也许是身边有亲人的悉心呵护,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往往在不经意间,大雪小雪又是一年。这些年在北方,却让我重新认识了冬天,让我真正领略了什么叫天寒地冻,什么是风刀霜剑。客观来讲,在一座北方城市过冬应该比南方舒适得多。北方的建筑暖气全覆盖,室内根本就觉察不到冷,而在南方过冬可就另当别论了。秦岭至陇海线以南地区不设暖气,北风一刮,室内室外温度一个样。赶上艳阳高照,气温还算过得去,可要是赶上雪天气,要么在家烧炉取暖,要么就只能在湿冷中干捱了。

每年冬天都是我们工作最繁忙的季节,且基本都在出差,从一个城市频繁辗转到另一个城市,多数都在夜间下车,手头的项目又多与大海沾边,所以对冰寒彻骨这个词的体会会比常人更加深刻。而那三分喜欢,却缘于我一直以来对飘雪的喜,这种喜爱之情一直可以追溯到我的乡村年华。

乡野的雪天有着一种别样的情趣,它来得突然,去的也快。冬闲时节,大伙都不太关注天气,于是在某个清冷宁静的夜晚,一场酝酿已久的雪花悄无声息、不期而至。清晨醒来,一推开门,就被眼前一片强烈的亮白刺得睁不开眼。举起手惊喜地揉搓双眼,不由让人突发“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感慨。只见世间万物已被一片无边的银白掩盖,天地之间,浑然一色,苍穹之下,万籁无声。此时,山野肃穆,粉妆玉砌。几棵光秃秃的大树呆立雪野,愈是严寒愈显苍劲,一身傲骨遥指天南。明明是几棵杂木,今天却要站成一排松的姿态。远处的村庄在白雪的掩映下,已幻化成童话中的矮人城堡,仿佛随时会从里面钻出一位白雪公主。灰白的天空下看不到一只飞的影子。雪地间层叠起伏,秃裸的坡埂斑斑点点,似乎一直在努力挣脱雪的束缚。周遭人迹罕至,清深悠远,偶尔一股北风吹过,卷起一阵茫茫雪雾。一条安静的小河镶嵌在皑皑天地间,向着远方不断蜿蜒…(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太阳出来了,乡村变得躁动起来。浓浓的炊烟钻出雪层,从屋舍上空袅袅升起。村人开始清扫自家小院与门前的积雪,一边伸长脖子与周边四邻大声谈笑。一只只水牛趴在牛棚不肯出窝,嘴里哈着热气,不时发出几声悠长的牛哞。几只欢腾的小狗撵着一群土鸡四处乱窜,鸡飞狗散之后,落下一地的竹叶印和梅花坑。一群顽皮少年闲不住了,他们举起长杆,用力敲打着房前檐后倒挂的冰柱,随即一人抓起一支,迫不及待塞进嘴里,将这一冬的念想嚼得“嘎嘣、嘎嘣”脆响。紧接着又满村追逐打起雪仗,堆起了雪人。雪球乱飞之间,少年的头上、脖颈,还有村头的房舍和树干已挂满雪粉,乐得大伙前俯后仰,好不快活。只可惜了母亲那双新纳的千层底棉靴,在泥和雪的纠缠下,已变得面目全非。

早饭过后,大伙又相约来到积雪覆盖的田野,四处搜寻野兔留下的印记。平日里徒手抓野兔,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妄想。可在这下雪天,野兔必定外出觅食,雪地会直接暴露兔子的行踪,积雪也会阻碍兔子行进的速度。大伙循着野兔留下的稀疏足印往前找着。突然,一只惊慌失措的野兔从枯草丛中快速窜出,沿着田埂拼命逃窜。大伙惊叫着一哄而上,撒开丫子在田野中竞相狂奔,围追堵截。而逃命的野兔天生就是个长跑健将,危急关头还能就地耍几个急转弯,并且专挑新犁的稻田作为掩护,随便钻进一堵土缝趴下不动,就再不见其踪影。

在围堵野兔的过程中,每次几乎快要得手,却都被它顺利逃脱。坑洼不平的田野中,除非有家犬参与其中,情况可能得以扭转。大伙一个个蹲在雪地,气喘吁吁,脚上挂满泥浆,却依旧兴高采烈,情绪激扬。广阔的田野中,一群红妆绿裹的少年在雪地里奔跑、跳跃着,给平静的大地留下一道流动的风景,也留给自己一个关于雪地里长出的故事

进入中学,自己好动的习气收敛许多,可对雪的喜爱却只增未减。村庄距离学校约七八里之遥,每天上学只能借助自行车之力,如果赶上雨雪天气,就只能凭双足一步步丈量了。大雪天,路远道滑,可这却为我们逃课提供了正当理由。

一个雪天的清晨,与往常一样,及不情愿从温暖的被窝爬起。这时,母亲已帮我准备好早饭和午餐饭盒。临出门再三叮嘱道:“路上莫要玩雪,不然要迟到的。”约上同村同学,踏上没足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我们缓缓向学校赶去。一条长长的大路,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多少遍,此刻在阳光与白雪的映照下,似乎看不到尽头。天空一片蔚蓝,空灵纯净,大地一袭素衣,素雅天成。路上赶集的人们零零散散,一路沉默埋头赶路,似乎无心风景,却不经意洒下一路“嘎吱、嘎吱”的动人跫音。

此时,手中的书包已被我们高高抡起,朝地面一阵横扫,一堆堆积雪瞬间踢飞,化为雪雾。迎面走过一个结满浮冰的池塘,这可是打水漂的绝妙之处,几个人正好一试身手。小心翼翼下到水岸边缘,佝下腰,攥紧拳头在冰面一顿猛砸。“咯嚓、咯擦…”冰块碎裂,赶紧缩回失去知觉的双手,在怀里使劲揉搓一番,再迅速伸进冰凉的水中,将碎块一一捞出,递给同伴。然后一跃身,上到塘埂,抓起一块用力往池塘中央投出。一只只冰块在冰面呈直线快速滑行,并发出一串串悦耳的银铃声。走累了,顺手从路旁折根枝条,弓腰在雪地上描起书法。下坡的路上再来一段长长的滑行。不知不觉两个时辰过去了,和同伴一商量——索性上午就不去学校,直接前往集市的台球厅待上几个钟头,中午再做打算。

长大后走南闯北,终日劳苦奔波,那份赏雪的心情和雅致似乎消减许多,几乎忽略了雪花漫飞中的那份诗情画意。如今一提到雪,我总会把它与北方紧紧联系一起,仿佛觉着,只有北方大地上才能呈现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观场面。实则在北方经历飘雪的次数多了,反而在心中将故乡下雪的情景给重叠和掩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惯性思维。

寄居城市一隅,赴一场城市飘雪,我却没有了从前的那份惊喜与感动。雪花从来都被赋予一种轻盈灵动,纤尘不染的姿态。在高楼林立、高速运转的城市空间,蓝天白云遁迹烟尘,喧嚣浮躁无处不侵。这里负得起雪花的轻柔与优雅吗?这里容得下雪花的璀璨与素洁吗?所以城市的雪总来的牵牵绊绊,下得遮遮掩掩,以至于无法覆盖城市的残缺,无法堆出童话中的世界。当飘落的雪花还未绽放美丽,就已被汹涌的车水马龙冲击得七零八落。所以对城市飘雪,我从来都不屑一顾,只当平常日子来过。只有在冬季的旅途中,贴着车窗,静下心来,看窗外千山碎雪延绵天际、一路相随,自己才能真正找回一点久违的感动。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为了年少时的一首歌谣,为了远方的几片风景,也为了心中某种不休的情愫,我走进呼啸的北风,随风四处飘荡。就如那一片无法落尘的雪花,冰冷中不失风雅,迷茫却不失方向,不忘初心,亦不问归程。我将一程程山水装进行囊,一路追赶开往春天的专列,在未知的旅程探寻着生命的沉重与苍凉。

站在遥远的北方大地,我在等一场雪,等一场时空的交错。借一场气势恢宏的素白盛宴,重新照亮生命的脉络,让思想的河流蜿蜒成诗;借一场满天飞舞的雪花,穿越异乡的天空,让自己找回从前的影子。走过的地方,不论好坏,都已成风景。经历的故事,不言对错,已结成人生。那些美好的片段已渐行渐远,只留给身后一串或深或浅的足印,汇成一段段跳动的诗行。诗中有一条通天的大路,一群奔跑的朴素少年渐渐消失在大路的尽头,几个逃课的学生紧随其后,只留下一个浪迹天涯的旅人,正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转载须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7114/

等一场雪的评论 (共 2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