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晚春

2016-06-20 13:02 作者:桃花驿客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桃花驿客

【一】

即将进入三月,北方的清冷稍有缓解,大地却依然维持一种萧瑟基调,虽有少许树木开始返青,却终究是掀不起大的生机与气色,今年的春天似乎有一种姗姗来迟的意味。

涛子挎着背包早早赶到码头,他今天准备乘船去附近的采油平台完成一项检测任务。清晨的寒气太重,他特意穿了一件浅灰短装羽绒服配一条蓝色牛仔裤,简洁的装束让他看上去精神抖擞。此时的码头静悄悄的,他等的船还不见踪影,于是就近找了一处避风的集装箱旁立下。

这是他今年的第一场差旅,新年意味着新起点,新气象,还有关键的一点——年底他计划自己女人完婚。想到此,他忍不住有点小兴奋,口哨也不经意溜了出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来这个地方已经十年了,十年恍如一,期间有憧憬,有艰辛,有欢乐,更多的是悔悟,如今梦醒了,心也就清澈了。这些年,涛子觉得最对不起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友小霞。按常理推算,自己早应该结婚生子,可由于自己一时的鬼迷心窍、利欲熏心,最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将大好的青春年华锁进高墙。亏得小霞的不离不弃,自己才熬过这噩梦般的几年。

涛子是滨海新区一家船务检测公司的职员,今年刚好三十。别看他不足一米七的清瘦个头,办起事来却是老成实在。他性情乐观,天生一头微卷的发丝搭配一张阳光俊朗的脸,似乎时刻在印证着他那自然活泼的个性,始终给人一种二十五六的错觉。岁月在他脸上没留下什么痕迹,反而赋予他一种内在的成熟与稳健,谈吐间常挂一抹微笑,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经历过牢狱之灾的人。

涛子家在山东聊城,哥仨中他排行最小,初中刚毕业就外出闯荡社会。几年的打工生涯下来,小小年纪的他被打磨地即圆滑又精干,渐渐也形成了一种仗义豪爽的品性。

二零零六年秋,经姑妈介绍,涛子来到天津港一家物流公司开起叉车。主要工作是在料场装卸海运进出的货物,如铝锭,镁锭,矿粉,电石之类的东西,其中,装卸量最大的当属一种叫硅铁的石料。涛子脑子灵活,又善于结交,闲空之余总爱和同事们凑在一块喝点小酒,打打扑克,没几个月就和公司上下打成一片,其中一位沾点黑道背景的领导还认他做了义子。

一个偶然的机会,涛子所在的料场送走了一批硅铁材料,由于货物量大,料场周边星星点点遗落着一些碎矿石。这时,他那个当领导的干正好路过,他悄悄将涛子叫到一边:

“涛子,那些矿石挺值钱的,找个扫帚敛吧敛吧,带出去可以换顿酒钱,你小子可别惊动其他人,自己悄悄的弄。”干爹说完在他肩上拍了两下就走开了。

涛子半信半疑,后转念一想,闲着也是闲着,权当打扫料场卫生吧。他趁同事们中午休息的空挡将遗落的矿石归拢一番。小小石子如铁一般沉,没费多大劲他就收集了二三十斤。晚上下班后,他把矿石装进纸盒夹在自行车上带了出去。公司虽明文规定不许私带物料出门,但总有工友会偷偷夹带,不过带出的一般都是料场遗落的碎料,几乎构不成货物损失,所以很多时候,公司门卫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就算过去了。

在一个金属收购站,涛子用这点矿石换来一百多元钱,他做梦也没想到这种不起眼的石子竟这么值钱。临走时收购站老板跟了出来:

“兄弟,在港口物流上班吧。”

“你怎么知道。”

老板狡黠的笑了笑:“这种矿石只有港口有,我这儿经常收到,以后有机会多弄点过来,你有多少我收多少,价格咱还可以再商量。”

第二天一上班,涛子绕着弯打听明白这些矿石的来历——原来这是炼钢工艺中一种不可缺少的介质,且价格比普通钢铁高出许多。从此,他开始有心收集这些矿石并频繁带出,手头的零用钱也越来越宽裕。

钱来得快,花的也快,涛子是个好面子的人,平时也没什么不良嗜好,就喜欢和哥们朋友凑在一块喝喝酒,唱唱歌。有了闲钱自然也少不了这帮人的吃喝玩乐,他们经常是饭馆进,歌厅出,日子过的倒也潇洒滋润。

【二】

进到公司的第二年,涛子认识了从老家镇里过来打工的小霞。小霞与他年纪相仿,人长得漂亮而且善解人意,当时在开发区一家电子厂当操作工。两个离家在外的同乡人碰到一块自然会有许多的共同话题,他们相互照应,彼此关心,赶上歇班就相约一起去海边看日出,去森林公园踏青,去外滩看露天演唱会,久而久之就发展成恋爱关系。

涛子开始频繁带小霞逛街、购物、吃饭。见涛子对自己花钱如此大方,小霞虽有说不出的高兴,但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毕竟是农家长大的孩子,骨子里透着一种勤俭节约的优良品质。她心想:涛子每月就那么点工资,平时他的花销已是够大,一部分又花在自己身上,还要不定期给他父母寄钱寄物,这样长此以往肯定是不现实的。她有意减少与顺子的约会,还不时劝导涛子:

“出门在外挣点钱不易,我们还年轻,不能只顾眼前,不能光图享乐,未来的路还长,要学着为将来打算,以后花钱省着点吧。”

涛子听完后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会花钱的人就不会挣钱,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以后我还会挣更多的钱。”

人的贪欲一旦放出就很难再收回,而且胃口只会越来越大。进入物流公司两年多来,涛子一直是小心谨慎,也没有太大的出格。料场上基本没设监控,每次收集和捎货也没人太过在意,即使偶尔会露出明显破绽,就凭他与门卫的关系,还有自己在公司的人脉也不会有人去为难他,揭发他,所以往外捎货一直是顺风顺水。

涛子自认为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永远不会被人发觉,他的贪心开始膨胀,他已不满足于这种拣芝麻模式。渐渐地,他把手伸向矿石袋——每次从多个矿石袋中各取一点,从最初的十几斤到后来的几百斤,涛子一步步深陷其中。为了捎货方便,他还特意买了一辆利轿车上下班。

每天开着叉车在公司大门进进出出,涛子基本熟知了公司走货的各项制度流程,也发现了一些漏洞——每次叉车载货出门,只要递上出门证,门卫一般不加细看就立刻放行;料场繁忙时不分白天黑地加班,经常有成袋的矿石倾洒又重新装填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匀出一袋两袋,业主也很难察觉。为了迅速改变自己的命运,涛子萌生了一个大胆疯狂的念头,他给自己定了个目标——搞到一百万就立即收手。他在外面找人印制了一本物流公司的货物出门证,并私刻了公司印章,然后又购置了一辆二手小货车,白天就停在料场不远处的立交桥下。

料场上,一袋袋硅铁石被整齐码进集装箱内,涛子开着叉车不停地重复着一个动作。趁着同事们喝水休息的间隙,涛子挑起一袋硅铁石,神情自若来到物流公司大门。他递上事先伪造好的出门证,和往常一样一声吆喝 “帅哥,接单。”门卫屁颠屁颠跑过来接下单子,低头往单子上刷了一眼,然后咧开嘴向涛子一扬手。涛子也习惯地笑着回了一个夸张的手势,随即一脚油门径直出了大门直奔立交桥下。他将硅铁石稳稳装进货车,在车厢再罩上一张苫布,一切办妥后,他又若无其事般开着叉车回到料场继续干活。

往往一袋硅铁石下来能卖到一两万块,只是这种干法也需瞅准时机,只有在走货量大时才敢出手,有时候半个月也难做一回。

长期的交往让小霞越来越觉不对劲,她隐隐觉着涛子的钱来路不正,但她看得出涛子的本质还是不错的:涛子聪明、热忱、顺,也能吃苦,就是沾染了点江湖习气,所以对他一直抱有信心和耐心。她经常旁敲侧击地对涛子说:

“人穷志不能穷,靠自己的努力目标一定能够实现,成功无捷径可循,我们只能脚踏实地,认真把握好人生的方向,别干出以后让自己后悔的事。”

在涛子心里,他已经认定了这条发财之道,他只想赚足一百万就回头,所以总能编出各种理由瞒过小霞。

【三】

在物流工作近四年时间,涛子的几个存折总计快达到五十万元。“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在一次硅铁石走货量不到三百袋时,他不知哪根神经搭错,居然偷偷运出一袋。交货后,细心的业主发现了问题,经过核实发现货物的确少了两吨。业主迅速找到物流公司进行交涉,而此时的物流公司也查不出哪个环节出现纰漏,最后选择了报警。就此,涛子的厄运也悄然来临。

那是一个九月的早晨,天空阴沉沉的,偶尔会有几丝细飘落。涛子开着车跟往常一样来到公司上班,刚驶进公司大门就远远看见料场上停着两辆警车,他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这回事情真的败露。”

他冷静思考片刻,随即将车开到料场的一个角落。看看周围没人,他迅速取出那本假出门证和公章,轻轻打开脚下的一个井盖将东西扔了进去,随后又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将车开到平日泊车的地方。这时,几个警察从休息室走了出来。

“你叫涛子。”一个警察直接开门见山;

“我就是。”

“现在你们装卸组的人已全部到齐,这次矿石被盗我怀疑跟你们几个有关,你们得随我回一趟公安局协助调查。”

一个乡下孩子,从未近距离跟警察接触,当一见到那威严的警徽,他之前的底气和侥幸心理瞬间全无,他感觉自己是躲不过去了。在场的同事们多多少少都跟矿石有染,不能因为自己捅了炉子还要连累大伙遭殃,还不如尽早坦白,说不定还能落个从宽处理,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

此时,大伙的心沉沉的,每个人都表现出一脸的沉默与无奈,看得出他们谁也不愿去警局协助调查。

终于,涛子鼓足勇气向警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大伙一脸惊诧地看着他,其中也包含一种感激与惋惜,他们真不敢相信,眼前的涛子会干出这么大的事情。警察给涛子戴上手铐将他带回了警局,随后扣留了他的两辆汽车,又冻结了他所有的银行存款。

此时的小霞心如刀绞,事情比她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她总以为涛子只是借工作之便顺带一点遗料而已,可没曾想他会违背法律,干出了盗窃的行径。她甚至有一种深深的自责——自己当初为什么没能劝住涛子,以至于他偏离正道越走越远,越陷越深。想想这几年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小霞陷入一种恐惧与迷惘,经过几天内心的痛苦挣扎和思想斗争,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为涛子坚守。

涛子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被关进了黄港监狱。这期间,小霞一有空就去探视,她想用自己的一份温情给涛子带去精神上的寄托和希望,并耐心开导他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

人一旦有了盼头,内心自然也会变得强大。有了小霞的抚慰与激励,涛子的心情从最初的浮躁变得平静许多。通过在狱中不断的学习与反省,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行径,也知道自己必须要为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在狱中,涛子积极改造,表现突出,获减刑一年被提前释放。出狱后的他还不到二十九,他觉着:自己重新站上人生的起跑线为时还不晚,他必须努力奋斗,尽量去弥补对小霞的一份亏欠。

涛子重新回到滨海新区,进入一家船务公司干起了设备检测工作,在不到两年时间内就将自己提升至公司的业务骨干之一。经历了一段高墙岁月的洗礼,涛子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转变,他变得成熟稳重,变得有责任,有担当,他甚至有两次瞒着小霞去义务献血,偶尔还会在租住的社区内做做义工,用实际行动来找回曾经的那个自己。

去年年底,涛子用自己的一点积蓄,加上父母兄长的支持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住房。想想以后的生活,想想身边的晓霞,他心里充满激情,也充满干劲,他终究领悟到:整天迷失在利欲虚妄的围城,欢乐若即若离,年华稍纵即逝,到头来只会是虚境一场。还不如善待当下,正视平凡,人生的意义不在于多么的轰轰烈烈,而在于每一天过得是否快乐充实;在于能给生命的航程留下多少有意义的印记;在于皓首苍颜回望青春之时无怨无悔,内心的平和才是真正的幸福

“呜…”一声长长的汽笛将涛子从往事里拽出,此时,他等待的轮船已经开始靠岸。他抬头看了看大海:远处一轮旭日正冉冉东升,海面被染成一片金黄,锚地的泊船渐次苏醒,空中也有了儿的翅膀,眼前的一切重现生机。涛子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暖与力量,他仿佛看到小霞站在明媚春光里向他挥手;他甚至迫不及待想要奔向大海,向着明天的幸福生活扬帆启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7131/

晚春的评论 (共 8 条)

  • 雨袂独舞
  • 李族川{火淼}
  • 歪才(卢凤山)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心静如水
  • 沧海一笑
  • 雪灵
    雪灵 审核通过并说 即将进入三月,北方的清冷稍有缓解,大地却依然维持一种萧瑟基调.......
  • 涓涓溪流

    涓涓溪流欣赏佳作,喜欢点赞,问候!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