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雨绵绵浸乡愁

2019-03-21 17:01 作者:桃花驿客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绵绵浸乡愁

文/桃花驿客

过去的这个春节是阴冷的,从双脚踏上故土的那一刻起,到离开的那一天,绵绵阴雨淅淅沥沥,将既定的行程浇得七零八落。偶尔老天也透点仁慈,至少除夕前后给了几个好脸色。趁着几个好天,自己压缩了计划,于仓促中完成大年必走的一些仪式。

许是适应了北方有暖气的日子,在与老家的这场寒流对抗中,我仓皇退避,每天只能蜷缩室内,围着取暖器与电视较劲。偶然看到央视的一档《经典咏流传》的节目,其中有一首赵照与齐豫共同演绎的《乡愁》,听得我感触万千,当听到康震老师满含深情地道出自己的乡愁,相似的经历一下戳中自己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眼角竟泛起泪光。

康震老师的乡愁是他心目中的古城西安。古城分东西南北四条大街,那天,康震老师站在古城的东大街上,一个念头无由来涌上心头,他要徒步丈量这几条古老的大街。古城的大街很长很长,却抵不过康震老师心底的乡愁绵长,他的脚步变得不由自主。这里是他生命的起点,这里赋予他一双坚实的翅膀,长大后他从这里飞出,成了漂泊的游子,从此故乡成了心中的远方。他不停地往前走着,突然看见路旁有一家卖凉皮和肉夹馍的店铺,于是走了进去。康震老师说那顿他吃的很饱,很踏实,吃完后在店里坐了许久,不去思考,也不伤情,任何的言语在那一刻都是多余,他只是静静地凝望,恨不能将眼前的一切凝望成永恒。这是一种何等的情怀,只有将故土深深融进血脉里的人,才能有如此深情辗转时空,与故土疼痛对望!

每年十一和春节,我都会选择回到老家。在老家的每一天,我也不会闲着,只要天气晴好,自己是不会错过任何一次与故土亲近的机会,一辆电动车替代了双足,内心的牵引即是行走的方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乡下老宅是必须要去的,村里有年迈的族亲,有儿时的玩伴,有弯弯的小河,有芬芳的田野,有我熟悉的一切,回到老宅才算真正回到了家,漂泊的灵魂才算得以皈依。靠着斑驳的老墙,寻觅旧时的刻痕,触摸自己曾经种下的小树,倏忽之间,一段老时光从大脑蹦出,不经意落在窗扉上,落在水井旁,落在鸽巢下,这时光里透着一股柔情,一股温馨,似白鸽轻轻柔柔落上檐角,似井底荡出的一抹清澈的微笑,让人顿觉舒缓、静怡,仿佛自己从未离开。

多数时都是一个人沿着小镇周边漫无目的地骑行,这其实也是一种乡愁的使然。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穿行在乡间大道上,一头老牛,一条小路,一弯溪流,一片田野,一座村庄,一棵野树甚至一朵白云在我眼里,也能汇成一道独特的风景。如果是十一期间,大地会是一派秋高气爽,黄绿构成了大自然的主基调,目所能及之处,满是一片炫丽与成熟的姿态。田间的水稻由青转黄,沉甸甸的稻穗变得厚重、实诚,透出让人心醉的金灿色。垄上的野草努力挤出最后的一丝绿,叶尖开始微微泛黄。路旁的大树最能感知季节的更迭,在秋风的摆布下,树叶渐次飘落。远处黛青的山峦隐约可见,山不是很高,却崛起平川,静卧如佛,透过一股庄严与深邃。

庄稼丰收在即,田埂上的牛儿此时最为兴奋,咀嚼间不时抬起头报以大地一声长哞。一群群儿凌空飞翔,一会落在田野,一会扑向天际。几股零散的炊烟不知从谁家屋顶升起,袅袅绕绕,或浓或淡,把大地映衬得鲜明而又灵动。

随意拐进一个村落,村庄依地势而建,屋舍朝向、庭院格局大多凌乱而松散。村口镶嵌几口不规则的池塘,发绿的水面上,一片片马齿苋趁着季节尚早,还在努力铺展。塘中浮卧几只悠闲的水鸭,想必腹中已填满鱼虾。各家房前屋后,或多或少立着几棵杂树,稀稀疏疏却能连成一片,一抬头,还能瞅见几个硕大的喜鹊窝。正是有了这份错落与残缺,才造就了这里的自然与朴素之美。走在村中总会让人心生恍惚,感觉某扇门扉会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昔日的故人。平日里,村庄是宁静的,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或在城里定居,只留下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独自留守,静度安平时光。偶尔也会蹿出一只土狗撵着几只母鸡,或几声赶牛的吆喝声打破村中原本的宁静。

每次都不忘去镇西的水库转上一圈,选一个斜阳正浓之时,一个人徜徉在高高的堤坝上,或伫立水边静静回想。坝下田野薄雾氤氲,透出几许迷离。近旁水岸蒹葭丛丛,点染几分诗境。湖水湛蓝清澈,五彩斑斓的云霞倒映湖面,一只只白鹭遨游其中,仿佛它们不在水面,更像翱翔云天。这里曾留下自己中学时代的影子,几个淘气少年多次相约来到水库,不曾下水游泳,只是沿着长长的水岸一路流连,或齐刷刷躺在堤坡的青草上,将心灵放飞云水之间,丝毫不去理会明天将会怎样。而这一路走来,除了一身的尘埃和空空的行囊,自己还能剩下什么?当现实的利刃将我们逼到绝壁的边缘,当世俗的冲蚀淘尽心底仅存的一点诗情画意,自己能做的唯有留住一份本真。

有时候我总在思考一个问题,那些举家迁移异地他乡的人们内心该是多么的凄惶,为了某种坚强的理由,将自己连根拔起,彻底脱变成一个永恒的异乡人,从此灵魂无岸无渡,如一片无根的浮萍,无尽地飘摇,这是一种多么孤恓的境地呀!二零一四年,单位给了我一个外来优秀建设者的名额,帮我解决个人户籍问题。一个直辖市的户口,对许多普通外来打工者而言,简直就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这里的教育资源,健康医疗,社会福利等诸多问题是老家所不能比拟的。在我将所有资料递交齐全后,一种深深的割离感阵阵袭来。故乡有太多自己难以割舍的东西,虽然只是一种形式上的剥离,可内心的彷徨与抵触,心理防线的不可逾越,加之一些小的顾虑,我做出了一个所有人认为的愚蠢举动——撤回之前的决定,户口不再迁移。遵从了内心的选择,却背离了现实的方向,只为给灵魂保留一片最后的净土。

在北方年深日久,对当地饮食从来不敢恭维,也许是一种心理作怪,但对家乡本土的味道却始终充满眷恋。回到家中,早餐必然要去喧闹的大街,叫上一碗正宗的热干面,外加两个热腾腾的炸面窝,然后临街而坐,把街头的市井气息混进泥土的芬芳一起品味。那浓浓的芝麻酱香和小葱的味道交融碰撞,瞬间唤醒迟钝已久的味蕾,让舌尖感受一次奇妙的穿越之旅。而一碗酸甜的米酒,几片软糯的糍粑,一张清香的豆折,一锅酥软的炸鱼泡更满满都是家的味道,更有着道不尽的故事。看似平常的风味小吃,里面却浓缩了众多的传统人文,乡土印记,民俗风情等,如这方土地上一个个鲜明的符号。在某些时候,它不仅仅只是一种单纯的美食,它更是一种怀旧,一种情愫,一份寄托…

每年回家总是来去匆匆,太多的想法不能实现,太多的人和事被悄然阻隔,于是,在家的日子总期盼碰到一些久违的面孔,以填补生命中的一块情感空白。在春节的一场庙会上,偶然撞见自己中学时代的班长,近三十年的期待,一场重逢就这样不期而至,内心的惊喜与激动是无以言表的。班长将我拉进同学群,直到那时,心底才冒出一种回归团队的踏实感。当看到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内心一阵茫然,一个同学一份交集,我在脑中翻寻着当年的片段,努力还原每一张曾经的面孔,却还是没能拼凑圆满。亲的同学,请原谅我的健忘与怠慢,三十年的重量沉淀心间,一直未曾放下!当某些念想得以证实,当得知同学们过得都挺幸福,心中总算释然。

绵绵阴雨终将远去,明天依然晴空万里。“春风吹乡,又逐春风到洛城。”再过些日子,故里桃花如霞盛开,那时,心中又会多出一份别样的春愁,伴随那火红的桃花于心底久久绽放。

2019年3月3日

(转载须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uopkqf.html

春雨绵绵浸乡愁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