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异乡的温度

2018-01-23 12:49 作者:桃花驿客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异乡的温度

文/桃花驿客

新年伊始,因工作需要,去了趟山东荣成一个叫石岛镇的地方。小镇依山傍海,天蓝水阔,加之旅游兴盛,航运发达,渔业丰富,多项产业齐头并进,造就了小镇一方的繁荣与安康。在这么美丽的地方出差,多少会让人有些心旷神怡。只是时间匆忙,不能领略小镇的全部,却因了一场大的降临,让我切切实实感受到小镇的魅力。

来石岛镇是为一条停泊的钻井船进行设施检测。因为随行设备太沉,于是出发前委托物流公司将设备运至荣成,等我们到达荣成后,再租车转运至石岛港。来到荣成,我们落脚于一家快捷酒店,恰巧酒店内可以提供租车业务,于是托酒店将我们和设备送至石岛,并约定,等项目结束,酒店再派车将我们接回荣成。事情按照既定目标顺利进行着,可就在我们准备返程的前一天,却突遇一场大雪。

那天中午,看似晴朗的天空突然飘起雪花。从荣成返津仅一趟直达高铁,因担心票源紧张,我们提前预订了两张返程的火车票。石岛镇距荣成约三十公里,中间有一段起伏的山路,如果大雪封路,势必会影响我们的行程。刚开始我还坚信,这雪下不了多厚,可一旦飘落,就一发不可收了。

翌日早上,一醒来扒开窗帘,地上已是洁白一片。怀着忐忑的心情,我拨通了荣成那家酒店的电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先生,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呢。实在抱歉,昨晚的雪下得太大,去石岛的公路被积雪覆盖,异常难走,刚刚我们派出的车走在半道又返回来了,现在只能靠您自己想办法了。”

大雪下了半尺多厚。听当地人讲,这是近几年最大的一场雪,可偏偏让我们赶上了。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人生地不熟,出门两眼一抹黑,但眼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自己出港去碰碰运气了。

气温已降至零下八九度,从钻井船一落地,就感觉双耳冻得生疼,赶紧罩起风帽,将手缩回衣袖。眼前平坦宽阔的码头已铺上一层厚厚的积雪,雪地鲜有车辙和行人经过的痕迹,只有一辆铲雪车在不远处来回忙碌着。平时热闹的渔港,此刻也安静许多。密集的渔船挤成一堆,似乎在寒风中抱团取暖。一片鲜艳的红旗竖立船篷,被生硬的北风扯得猎猎作响。镇后的大山仿佛罩上了一件素色披风,一丛丛树林和裸露青石镶嵌其中,远远望去,黑白分明,庄严肃穆。

“当务之急是就地找一家物流公司将设备寄出,或找辆车连人带设备一起去荣成。”我和同事边走边商量着。

出港后没走多远就发现两家物流公司,进去才得知,这里的物流要么做集装箱托运,要么做国际货运代理,根本不接散货。失望之余,我们继续沿着道边向镇里走去。公路两旁停满了各型汽车,因为是晚下的雪,道路还没来得及清理,厚厚的积雪已被碾成一层生硬滑溜的冰道。偶尔一辆车走过,那行驶的姿态就如醉汉一般,屁股一扭一甩,脚步徘徊不前,如乱麻缠绕,似脚下无根,累的气喘吁吁、口喷白沫,却依然难抵终点。

太阳出来了,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前面路边停着几辆小货车,看样子刚启动过。“会不会是出租的小货车呢?”心里正在琢磨,迎面走来一个六十多岁扫雪的大爷。

“大爷,您好,跟您打听点事,那几辆车是出租的吗?”

“那几辆车是一家专门在渔市拉鱼用的。”大爷边说边指了指附近一个冒着热气的集装箱。我简单向大爷表明了我们的来意。

“走,我领你们去那家问问。”

大爷敲了敲箱门。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位五十左右的男人,一胖一瘦,衣服上沾了些污渍,腰上各系一根皮带。

大爷用当地话跟他们攀谈起来。原来这两人都是司机,刚刚在渔港拉了一趟活。大爷将我们租车的意愿向两位师傅做了转述。“真不好意思,两位,我们这车是专门在码头拉货的,且一直拉着活,这会刚进屋暖和暖和。”胖胖的师傅微笑着说。

“这种雪天,大雪已经封路,现在即便没有活,我们也不敢走啊,你们还是找家物流或快递公司吧,人可以想其他办法离开。”

一听到快递,我们似乎看到点希望:“师傅,我们转了半天却没看到一家快递公司,物流倒有几家,但不走散货,您知道这边哪有快递公司吗?”

这时,瘦瘦的师傅凑上前来:“这里有货运码头,当然物流多,但快递确实不多,我倒是知道有一家。”说话间他领着我们绕过一处障碍物,伸手指向通往后山方向的一条公路。

“你们沿着这条道一直往前,大约在五百米的地方有个快递点,你们上那去问问吧。”客气一番后,沿着通向后山的那条公路,我们径直向前走去。

路旁一家家店面半掩半开,透过玻璃,可见屋内雾气氤氲,气氛显得慵懒而闲适。一排光秃的白杨在北风的推搡下,不时摇落几块雪花,引得路人纷纷仰头躲闪。在一个小区门口,我们找到那家快递代理点。快递门口停着一辆灰色面包车,车内蹲着一个四十多岁略显肥胖的男人在清点快件。司机就是这家快递代理的老板,此时正准备出门送货,见我们找他有事,他关上车门,将我们带进屋内。我跟老板提出寄货的意愿。

“这种天,石岛镇的物流和快递基本停运,你们何不等雪化之后再走。再说,你那箱子一百多斤,已超出我们的接货标准。”老板微微摇了摇头。

“我们定的是明天从荣成出发的火车票,之后几天的车票都已售完,所以今天人和设备务必赶到荣成。顺便跟您打听一下,咱这附近有出租的小货车吗?”

谈话间,老板的眼睛一直瞟着室外,正好一个叼着烟卷,头顶半秃的中年男子走过。虽然半秃,但剩余头发却打理得一丝不苟。

“二哥,你过来一下。”老板热情高呼道。

“兄弟,有什么好事想着我呀!”半秃大哥朝屋内瞅了瞅,大大咧咧就朝这边走来 。

这位半秃大哥是个开大挂车的司机,今天雪大路滑,车开不了,正好在家歇着。

“二哥,这两位外地老客带一个大木箱急着去荣成,你路子广,给介绍辆车?”快递老板边说边拿出香烟递了上去。见此情景,我这心里可有点过意不去了——出门问路也不知揣包香烟,也难怪,自己不抽烟,也想不到这茬。

半秃大哥二话没说,掏出手机就开始找人。几个电话下来竟无人应承这事。沉思片刻,他又拨通了一位自称他曾经的师傅的电话。他师傅技术高超、是那种特别有经验的老司机,开着一辆双排小卡。在半秃大哥的一再劝说下,他师傅答应了此事,但前提是吃完午饭后出车,他想让积雪再融化一会。并在电话里强调,如果我们现在能找到车,就不用等他,并让半秃大哥将他的电话给我们留下。

此刻,室外寒风凛冽,但两位大哥的热忱却如一股股暖流注满我的全身。在异乡的街头,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用满腔热情,对待一件与他毫不想干的事,虽是一件平凡小事,却折射出一个高贵的灵魂。我们真诚地做了道谢,然后折回原路继续向前。

已是上午九点多钟,大道上行驶的车辆多了起来,每一辆依然是战战兢兢,谨慎前行。小镇也恢复了一点往日的秩序,过往的人们穿着厚厚的装,或系着围巾,或背着挎包,一如昨天地赶路、工作和生活。下了一个长坡,我们来到一个叫渔市信息中心的大楼前。楼前一块偌大的空地上,一个卖水果的箱货车敞着侧门,车厢内堆满了各色水果,因为少人经过,生意不免冷清。一个三十多岁的高瘦男子站在车前,双脚不停在原地踱步,不时又扭头看看前方。又是抱着碰运气的态度,我慢慢凑到水果摊前。

“您好,跟您打听个事,咱这儿有小货车出租的?我们有点急事去荣成。”了解情况后,水果老板显得有点犹豫:“我倒是认识一个小货车司机,是专门在渔港拉货的,这种天气不知人家愿不愿意拉,我给你们试着问问。”

水果老板掏出手机拨通了司机的电话。经过一番交谈,那位司机师傅居然同意了,他让我们原地等待,车一会就过来。直到此时,我们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慢慢往下落。

一刻钟的功夫,一辆灰色双排小货车开了过来。从驾驶室走下一位五十多岁,相貌和善又显精明之人。“就是那位老哥。”水果老板指着那位司机向我们示意道。

“师傅,我们着急去荣成,随行还有一个一百来斤的木箱子。从荣成送来时,我付了一百五的运费,这趟我付您三百吧。”没等司机张嘴,我直接开门见山。

“上车吧。”师傅没多说什么,打开车门让我们进去。一行三人开着车来到港里,装上木箱,然后向荣成赶去。

山路上的积雪还未完全消融,行驶的车辆也寥寥无几。道边一颗颗松树在积雪的重压下,耷拉着蓬乱的枝叶,一副颓废不堪的模样。而此时,我们的心情却如那一望无际的晶莹白雪——灿烂而敞亮。一路的行程自然是有惊无险,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足足多用了一个钟头。

我们一生会走很远很远的路,经历太多太多的事,遇见许多许多的人。为陌生人搭一把手,递一杯水,指一条道,不过举手之功,却能彼此温暖传递,让远行的人儿不觉孤单,让疲惫的心灵不再无助,让脚下的道路更加平坦。萍水之缘,却让人如沐风,如饮清泉。不要吝惜你的热忱,也无需搁浅你的善良,拿出一颗真诚与包容的心面对眼前的世界,你会突然发现,世间的每个角落都荡漾着幸福快乐的影子。流星之火,只在瞬间,却为茫茫夜空划下一道炫丽的弧光。

走过小镇,走过异乡,走过一座心灵的牧场。在那片风情浪漫的土地上,一群平凡的人用他们的淳朴与善良,续写着这座小镇的和谐与美丽,为天南地北的人播撒下一路芬芳......

(转载须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7527/

异乡的温度的评论 (共 9 条)

  • 魏兵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火淼
  • 大雄
  • 红尘使者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紫燕之约 推荐阅读 并说 在那片风情浪漫的土地上,一群平凡的人用他们的淳朴与善良,续写着这座小镇的和谐与美丽,为天南地北的人播撒下一路芬芳......有温度的故事!赞!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