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海情缘

2016-06-06 13:38 作者:桃花驿客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海情缘

文/桃花驿客

【一】

对于大海,我似乎一直与它有着某种剪不断的牵连,从儿时的天真向往到如今的朝夕相伴,生命在潮起潮落中走过了一段不平凡的历程。相对一个在内陆成长的人而言,大海就是一个陌生的领域,它的神秘莫测,它的辽远无边,它的狂野奔放也只能通过图片或影像,在脑中还原成一幅幅大概的轮廓。

初识大海是在小时候的露天电影场,短短几个镜头让我对大海有了一个全新的概念。从小自己就在水塘里泡大,对水域自然有一种好奇与偏,当看到那片湛蓝深邃,浩瀚无垠的大海时,心底不禁产生一种深深的感慨:原来大海是这么的壮美、澄清;原来在它的尽头还有另一个世界!上了中学又读到一篇高尔基的《海燕》——“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中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的飞翔…”通过这些豪壮画面的描述,让我对大海又增添许多遐想与期待,从此心中便多了一个蓝色境。

大概十岁那年,一天,我们堂兄弟几个聚在大伯家玩耍,这时爷爷从外面领进一位怪异的算命瞎子,瞎子怀里还攥着一本泛黄的硬壳书。爷爷乐呵呵对我们说:“今天你们兄弟几个都在,我让这位大师给你们指点指点前程。”对年少的我们而言,算命就是一场奇特而有趣的故事会,爷爷逐一报上我们的生辰八字。时至今日,我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一如神秘的老巫师在哈利波特面前打开了魔法世界。瞎子大师微仰着头,用手触摸着书沿一页页翻开,直到翻出一幅“渔夫摇橹”的画面时,他的手停顿了下来。大师摸着画面缓缓对爷爷道:“这孩子是水命,将来会在水里讨生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离开校园后,我初次涉足社会。在一个百无聊赖的中午,从异乡空旷的街头飘来一首豪迈铿锵的旋律——郑智化的《水手》——“他说风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歌中意境正好契合了我当时的心路历程,眼前仿佛呈现出一幅画面:苍茫的大海上,一艘帆船正乘风破浪驶向远方。巨大的浪花冲上甲板四处飞溅,年轻的水手们紧握缆绳,在桅杆下牵引着风帆与海浪勇敢搏击。他们衣衫浸透,脚跟踉跄,目光却依然坚定地注视着前方。那一刻,堆积内心的情感瞬间决堤,这不就是我一直找寻的精神家园吗!一连几天我都是激情满怀,一种走遍天涯的豪情壮志在脑中久久挥之不去。为了一份内心的遣怀,我以《水手》为题写了一篇励志短文寄到当时的楚天经济电台,通过电波频率发出了我内心的声音,也算永久留存一段曾经的追梦情怀。

从那以后,我的心灵开始止不住地流浪,脚步也始终不停地探寻。走过喧嚣的南方街头,走过荒凉的新疆戈壁,也走过苍莽的北国林海,直到走进生命中的那片海——那片载满前世乡愁的大海,凌乱的脚步才算抵达休憩的港湾。一切不是自己刻意的追求,也许只是一种机缘巧合,也许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今生自己将与大海有着一段未了的情缘。

第一次真正领略大海的雄姿,是在去山海关船厂的一次差旅中。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天空刮起八级左右的大风,大地灰蒙蒙一片,碎屑杂物被刮得漫天飞舞。逼仄的渔港里挤满了归航的船只,那鲜红的旗帜汇成一片迎风猎猎。野外已少有路人的影迹,一群群海在岸边显得惊慌失措,不停尖叫着上下翻飞。此时的海面早已狂躁不安,海水呈现浑黄。阵阵狂风卷起千层巨浪,形成一排排浪峰咆哮着向岸边扑来,带着一股要摧毁和吞噬一切的力量,似万马奔腾势不可挡,似蛟龙出海浊浪排空,大地似乎也在跟着震颤。伴随着一声声猛烈的撞击声,巨大的海浪被岸礁击成无数个碎片,形成一片片白色浪花四散飞溅,大有一种“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的磅礴气势。那一刻,所有的语言都显苍白,唯有静默与凝望。千帆过尽,沧海横流,浪花飞溅的山岩上,我仿佛看见一代雄主曹孟德孑然孤立,仰空长吟: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水何澹澹,山岛竦峙。

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

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这就是我心中的大海啊!它雄浑苍茫、狂傲不羁,它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给人一种无穷的力量与憧憬。此刻,我仿佛站在世界的边缘,心底有个声音在对大海呼喊:我是谁?我来自何方?我将去向何处…绵绵思绪在时空无涯的荒漠里辗转游荡:天地间,我不过就是一粒微尘,一颗草芥,一只蝼蚁,原来我是多么的卑微,多么的平凡!烟笼的岸堤随视线努力向前延伸,翻涌的海浪一记一记重重叩击着滚烫的心房,那摧枯拉朽的气势,那铿锵有力的节奏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脑中渐次空明澄澈,过往的成败得失顷刻间在此落尘,湮灭,直至沉寂。此时我才真正领悟到当年《水手》传递出的那股热血豪情——身体之患大不过精神之患;世界之辽阔抵不过人心之辽阔,这才是天地永存的大情怀、大气魄。

【二】

世纪之初,我进入了一家海洋石油企业,开始了与海朝夕相伴的日子,这一伴已然十多个年头。业务范围圈定了我的脚步始终沿着南北海岸线行走,或深入大海中央。一次次大海穿梭遨游,我渐渐对大海有了一种诗意的印象:蔚蓝的天空下,几朵悠悠的白云自天水之间缓缓飘来;苍茫的大海遵循亘古不变的法则,在寂寞千年里潮涨潮落;远处的海岸线上青山延绵,若隐若现;星星点点的渔舟散落海面,随波浮沉;一阵阵快乐的海鸟贴着浪花追逐嬉戏;几座高大的采油平台稳稳扎根海底,长长的井架上喷出一团红红的火焰;还有几艘过路的庞大油轮不经意间驶过,不时发出“呜呜”的汽笛声。各种情景层次鲜明,交相辉映,在蓝天下共同构成了一幅简约明朗,恢弘大气的海景图。

每次乘船出海,赶上风和日丽,大海会显出娴静而温柔的一面。海面水天一色,一碧万顷,轻波柔浪,磷光闪耀,一副清新而慵散的模样。这时我会从船舱搬张椅子,将自己静置甲板,面朝碧海青天,任海风轻柔拂面。偶尔会有几只鸟雀不知何处飞来,小心翼翼落在身旁蹦蹦跳跳。除了机器的轰鸣和几声海鸥的尖叫,外界似乎已没有其他声音,此时的灵魂仿佛都是安静的,你只需闭上眼睛去感受、去想象——白云从我的头上轻轻飘过;鱼儿从我的脚下静静游过;渔舟从我的身后缓缓驶过…一切是多么的美好

船行之处总会留下一条长长的浪花轨迹,这时总会招来一阵阵海鸥尾随同行。当轮船的螺旋桨在海中肆意横行,惊恐的小鱼会慌不择路四处逃窜,海鸥这时也会毫不费力美餐一顿。每次海鸥的出现,宁静的心情也像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随它们一起飞向蓝天。它们是一群来自大海的自由精灵,总展现出一种乐观向上的姿态,给大海注入无限生机与活力。它们时而平静地低空滑翔,时而如利箭一般直扎海面,动作轻灵而迅捷,眨眼的功夫,嘴里已牢牢叼住一只小鱼,然后在海面扑棱几下翅膀就飞回空中。

倘若乘直升机出海,在几百米高空鸟瞰海面,那将又是一番景象。此时的小岛已不再是原来的模样,空间的距离将小岛幻化成小家碧玉一般细腻精致,俨然一座座水中盆景;广阔的水产养殖区,一排排整齐密集的大浮漂此时也浓缩成一页页凸显的盲文字符;四处散落的渔船如一片片飘零的落叶在水面悠悠荡荡;海水似乎也失去了平时的躁动,变得平静和乖巧了许多。身处百米高空,虽心怀“一览众山小”之气度,脑中却始终是一种飞不出茫茫海天的错觉。

也曾赶上恶劣海况出行,此时的大海是无情的,是狂怒的。乘直升机与平常无异,可乘船就会是另一番境遇:海面风高浪急,轮船只得加足马力,顶着风口浪尖缓慢前行。大浪一个接一个冲击着船舷,将船身冲撞得摇摇晃晃,汹涌的海水也肆无忌惮冲上甲板,四处漫溢。舱外基本无立足之地,乘船人员只能待在舱室静静苦捱。往往这种时候才能让人真正体检到什么叫孤海行舟,跌宕起伏;什么是乘风破浪,荡气回肠。多年出海让我具备了一种抗浪的本能,纵然舱内天摇地转,而我依旧能气定神闲,或找本杂志翻翻,或看段电视节目,困了就倒在沙发上迷瞪片刻,常常一觉醒来就已抵达目的地。

漂流的经历多了,对大海的秉性自然略通一二:秋季的北方海域相对温和平静,海面表现得波澜不惊,包容大度,如一位超然豁达的诗人,细腻中隐含几丝深沉。而则显得狂躁不安,经常是风起云涌,惊涛骇浪,似一头野性十足的睡狮随时惊醒,粗犷中透着一股霸气,让我对它永远充满着敬畏与热爱。

大海孕育了无数的地球生命,也养育和庇护着数以亿计的子民,它倾尽所有为人类默默坚守、默默付出着:无数的渔船在它的怀抱尽情攫取,一网网沉甸甸的鱼虾从大海装进船舱,继而走进千家万户。一桶桶滚烫的石油源源不断从海底抽出,输送到祖国的南北西东,为人们的生产生活注入无尽动力。各行各业的大海人在接受一份来自大海馈赠的同时,也感恩着大海的慷慨与无私,感恩今天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

穿越雾暗云深,探寻生命的航程,心中的那片海永远那么湛蓝,那么奔放。多少次茫然无措时,一个人静静来到海边,面朝远方,迎风伫立,听浪花轻盈歌唱,看鸟儿自由飞翔,把心情融入碧海蓝天,将一腔心事交付悠悠白云,眼前依旧会是阳光灿烂、春暖花开。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不能放下?还有什么不能释然?

人生的过程不在于伟大与卑微,在于我们是否一直在努力,一直在拼搏,一直在路上。不轻易看轻自己,也不让别人看轻,纵然一辈子默默无闻也要勇敢去尝试,去经历,去创造,哪怕有一天被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展现出自己最美丽最精彩的一面。流血不流泪,跌倒再爬起,锲而不舍,迎难而上,这样的人生才是最鲜活的人生;这才是一个男儿应有的胸襟与气度。正如水手言犹在耳的那一句——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3742/

大海情缘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