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心系荷香

2018-08-24 13:18 作者:包子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阴历六月,天气最为燥热。百花似颇有畏惧,蔫然如病,独荷花可人之心意。故而,六月有荷月之称。

我之与荷,心系良久。惟前年以来,接触多次,方才感悟颇多。

荷之根,即常云之藕,淖水凉拌,清香可口,很早之时,就有印象。

再模糊之记忆,村人有筑泥塘而育藕者,泥塘不大,周围水泥砌砖,塘中蓄有浅水,莲叶似不旺盛,下有鲶鱼游动。南北相邻者,为一池塘,村人灌溉时用。塘中有水草杂织,有五彩小鱼,儿时多去捕捉;也有草鱼、鲤鱼,池塘干涸之时,村人争相跳入淤泥之中。干涸过几次,一则不便于游泳,二则少有鱼捕,就很少再去。水充足之季,荷塘水多为患,就听说有人遂手捕到鲶鱼。

中学时代,我对诗词古文就产生了兴趣,尤其喜“爱莲说”和“芙蕖”两篇。“爱莲说”将莲花视作君子之花,心中由此而敬佩此花。“芙蕖”则言花之可目、可鼻、可口、可用,从多个角度,表达此花给予人的多种便利,读得我为之心驰神往,恨不得马上与它结交。(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就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漾日荷花别样红。”你看,碧叶连天,红花荡漾,真是美不胜收啊!“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多么朴素,多么优美,充满诗情画意,让人身入其境。

大学时,一晚电影院看至凌晨,学校晚上大门落锁,三人出来之后,只好在市区一河畔游园小寐,天气已凉,难以入睡。天蒙蒙亮,只见河畔荷叶凌乱,多有枯黄,十分的扫兴。

枯黄的还有公园池塘中些许的莲!感觉中,似乎每次去那里,都让人意兴阑珊。

莲,开始在我心中淡忘,一过许多年。

爱人老家在一丘陵地带,一间大瓦房坐冈而立,门对东面有一深沟。院植桃树、梨树、葡萄树数株,唯梨树落花结果即甜,让人喜爱。院子南面为方圆几丈之菜园,有大缸三两个作为间隔。与爱人结婚三四年间,偶然前去,必见莲花数株探出头来,别有一番趣味。岳父说:种莲,过年时掘来吃,不用再买。我心中颇为赞同——此李笠翁之好也。

平原之地种莲,多取低洼有水源之处。莲叶高耸,大片皆是,颇为可观。总想去细细品位,无论清晨还是傍晚,也无论风雨之日还是月圆之,然而这总不过我的幻想罢了——能够邂逅,望上一两眼,就是莫大的缘分

人生如同走路,有时登山,有时低谷。如果曲折可以看风景,那么平凡简直令人窒息。在无数交际之中,人有时又如河流湖泊之中的浮萍,忽聚忽散,自然而然;泰山之高,江海之深,凡人难以企及。我的追名逐利,不过想生活的好些而已;心中总是浮躁,一边是理想,一边是现实,什么时候,心才能沉静下来,踏实的生活?

出行也许是为了散心。财力足者多游,财力乏者近游。不知何时,小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多了,汽车多了,同时花草树木也多了,河水也多了;水清树绿,天蓝城洁,老护城河被深掘,然后贯通,河畔金柳飘飘,荷花田田,时而有水上公交鸣笛声传来。地灵人方杰。

水清了,荷花多了,一二次邂逅,我惊艳于它的美丽了。于是,总想抽一个时间,认真地观赏一番;就像要吃一道美味的食物,一下子要吃地打饱嗝一般——赏个遍,观个足,方才过瘾。

小城旧时称许,一个被称为许由之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许由道德高尚,尧帝欲以天下拖累许由,许由临颍水而浣耳,简直就是不屑一顾;也许在许由认为,治世之道,当以无为而为之,百姓才能够真正的安居乐业吧!

这个地方在东汉末年,成为了曹魏统一北方的粮仓;颖川学士的声名,更是震惊一时。此地也产一花,名为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看起来普普通通,却又是卓尔不凡。

去年乔迁新居,心中颇为放松,炎一日上午八九时许,佳兴偶发,便携妻带子,去市里老护城河南岸一带观赏荷花。

河水三二十米宽,堤岸石砌的栏杆,栏杆旁金丝柳依偎着。河水中间七八米处,河水甚深,供游船之来往。两边浅水处,种满了莲花,一望之间,仿佛水田一般。此时正值蝉噪不休热气扑面之时,栏杆一边触手即是荷花,栏杆这边则是羊肠小道,人甫一近前,果真是“避暑而暑为之退,纳凉而凉逐之生。”不仅如此,这一刻,让人的心也仿佛变的宁静而祥和起来。

儿女兴奋的叫嚷着,伸手要摸住荷叶,最好能够采摘到一朵荷花。妻子取出手机摄像。我则呵斥儿女:只可观赏,不可采摘;花朵只有在自然生长之时,才是最为美丽;一旦采摘,无疑就是对它最深刻的伤害;况且,美丽是属于大家的,独自拥有,就是自私的行为。

妻子似乎嫌我对儿女管的太宽:出来玩嘛,应该放开些。我无话可说,他们玩他们的,我则静静的独自赏莲。荷叶如绿蜡般圆润,高低错落有致。荷花则有红白二色:红色的浅淡,耀眼而不妖艳;白色的点缀着黄蕊,素气而不失清雅。在日光的照耀下,在水波的晃动中,有的花朵昂然而立,大气淋漓,就仿佛大家闺秀一般;而有的则是娇滴滴,欲拒还迎,犹抱琵笆半遮面,却又似小家碧玉。花如美人,美人如花,此言真实不虚!

沿着小径,就会见到建在水边的木桥。走在木桥上,就和荷花有了更近距离的接触。荷花是高洁的,而我不管自己是否的形秽,只想贪婪地把它据为己有。荷花“有风则呈飘摇之态,无风则呈袅娜之姿。”身处其间,自己也仿佛变成了一支荷花。可是,又忽然觉得,荷花就是中国勤劳与智慧并存的女性的象征,而自己更像是一株柳树。柳树与荷花做伴,不管风雨雷电,夏秋,总是矢志不移——它们就像是一对挚爱的情侣!

有一天,在微信里随笔写下一段文字,目的是想说一说莲花,当时写到:做人不易,莲却做的很好。根扎在淤泥,波流时常涌动,青蛙鸣噪,游鱼嬉戏,你看它怎么做的?在静定之中,足踏大地,身躯直挺,双臂伸展,头顶青天,与天地合一;从泥土中汲取养分,用自己的理想拥抱太阳,饱经风雨,开花结果。不自满,常怀谦虚之心。不自傲,出淤泥而不染。不偏不倚,自力更生。一身正直,两袖清风,三才为一,四季轮替。它就像大道的浓缩,我们为什么不去效仿它呢?我似乎从荷花的身上悟到了做人的道理,我的一生虽然是平凡的,我最起码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今年春天,柳枝绽出嫩芽的时候,我们一家人终于一起坐了一次水上公交——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坐船游护城河。水碧清。船虽然低矮,却也可以同时容纳一二十人。马达声响,水中掀起波澜。这个时节,离花红柳绿还差一段时间,只见往年的残荷枝干,零星的存于水面。这让我迫切地希望看到荷钱出水时点缀绿波的样子。

初夏,下了几场小雨,左右闲着无事,不如骑着电车去赏荷。还是去年夏秋之时赏莲的地方,当时的莲花盛开,莲蓬如婴儿拳头般粉嫩;然而此时只有稚嫩的荷叶。小荷才露尖尖角。是的,小荷的尖尖角,如同从水底伸出的一支箭头,一把小儿玩耍的短枪,尽管似乎软弱无力,它还是任性的伸出了水面。接着,箭头一下子又炸开了,折了,仍旧和箭柄连接在一起,似斧没斧宽,似撅没撅横,就仿佛蚕虫爬上了柴火棍。它又慢慢的变了,成为了似展而未展的,如戏剧里圣旨一般的锦幅,褶皱的绿,又像是春天被卷曲来一样,想看又看的不真切。已而,又变成了一面小筛子,或者小碗子,好像是在等待着接受天之甘霖的奉送。当它全面展开之时,浮在水面上的,如放大了若干倍的浮萍,如平底锅中摊出来的薄饼;而擎出水面的荷叶,则如盛着美味佳肴的盘子,如被风反张开了的伞,如接受信号的大锅。一片片的稚叶,连接成散乱的队伍,仿佛放学的少年们一下子拥堵了校园的门口一样。

初夏的荷,是生涩的。冬初的荷,是衰败的。只有夏季的荷,和秋季的荷,才是最为美丽动人的。夏荷如待嫁的少女,而秋荷就是少妇的熟韵,圆满,以至于渐渐的徐娘半老。荷的生命力是顽强的,它的根,深深的扎进淤泥之中,它的种子,包裹着坚硬外壳。传说,恐龙世纪,就有了荷。强大的恐龙灭绝了,而荷这样的极少数植物却生存了下来——它是让人不禁惊叹的!

莲藕在西周之时,就被列为常食之物。在《诗经》里,它又和山上的扶苏、水中的香蒲齐名。它的各个部位,也被《尔雅》赋予了不同的名字。荷,又名芙蕖,言其伟岸。它的茎,呼之为“茄”,言其有力;它的叶,呼之为“蕸”,言其多姿;它的躯干,呼之为“蔤”,言其多毛刺;它的花朵,呼之为“菡萏”,菡(含)苞未放,萏已将绽;它的根,呼之为“藕”,要挖出来;它的果实,呼之为“莲”蓬,要采摘;莲蓬之中的莲子,称为“菂”,剥皮之后是白色的;莲子的莲心,就是薏,很苦的黑丝。

莲花可谓是一身皆宝:藕节多孔,可以凉拌,清香可口;荷花清丽,远望近观,赏心悦目;荷叶圆润,可采摘洗净,做蒸煮裹物之用;莲子可煲粥,譬如银耳莲子粥,补气养心;莲子心泡茶,清热去火;莲房入药,消瘀止血。对于希望清洗肠胃减脂排瘀的人来说,荷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莲花可谓是兼食用、药用和观赏价值于一身,甚至被佛道二家纳入宗教之中,譬如佛家的莲花座,道家的莲花冠。莲花入画,更是国画花画之中的一大靓点。

种莲之法则有二:一是初春以莲种头下芽上而种之,一是夏秋之交以莲子磨口而种之。莲种当年可开花,莲子则需要两三年时间在泥水之中积蓄能量。前者宜栽种食用,后者宜取子自种而观赏。夏秋之时,荷花开放。临近年关,莲藕纷纷被挖掘出来,投入市场,换取报酬。专业的种莲户,挖掘土地,成为一个个方塘,塘底敷以厚的薄膜,防止蓄入的水迅速的漏掉。膜上敷一层厚厚的土,莲种种在这层土上。至于种莲观赏,大可在院中置一大缸,即可时时相伴左右,做那荷花居士了!

种莲的事,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然而又始终不曾付诸于实践。大概自己就是一个凡夫俗子,种莲这种雅事,需要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或者那看破红尘的隐士去做吧!(2018年8月24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fhskqf.html

心系荷香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