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野浴——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二十六

2018-08-07 15:56 作者:龙鼎山人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野 浴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二十六

响水河自东向西流进渤海,哗哗啦啦一年四季响个不停,故名。响水河入海口处回溯十余里有个温泉村,温泉村有全国著名的温泉疗养院,疗养院接待过从中央到地方的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官员和社会名人。平民百姓是享受不到疗养待遇的,但他们却免费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野浴。

野浴的浴场就在响水河北岸,河边的沙滩四季温热,而且天气越冷水越热。尤其是天,水热沙子更热,周围的空气也温暖如。野浴的人如果在岸边沙滩上用铁锨随便挖一个坑,坑里便积满了温热的水,水汽中,有一股淡淡的鸡蛋清的香气。据说,在这水坑里烫澡能治百病。如果躺在水边用热沙敷在身上,那便是沙疗了。

随着野浴人的增多,那一个个小沙坑便连成一片了,从东到西,形成了一铺野浴大炕,东边叫炕头儿,西边叫炕梢儿。每天晚上,来大炕野浴的男男女女,到树林中褪去衣裤,把衣裤绑在指定的树叉上,按约定俗成的规矩,女东男西,头北脚南,如排木桩子一般排列在大炕上。排列的顺序也有讲究,姑娘媳妇排在炕头儿,小伙子则多在炕梢儿,中间是中老年人,男女间距离近时也不过三五米,彼此间可以边烫澡边搭话。偶尔也发生地盘之争,那就是野浴的男人多时,占领了女人的领地。而每当这时,年岁大的老女人悠荡着干瘪的大奶子,手持铁锨往入侵者身上扬沙子,口中骂道,臭不要脸的臊爷们,敢上姑奶奶炕上洗澡。男人也不恼,说道,好男不和女斗,算咱服姑奶奶了行不?一边说一边退回到男人的区域,实在排列不开就如下饺子一般挤在一起。

来野浴的人都很守野浴的规矩,也很乐于助人。最常见的是“驴啃痒痒”。驴啃痒痒原指驴、马、骡之间一递一口互啃对方痒处,这里专指互相搓后背。相邻的两个人不管认识与否,只要给对方递过毛巾,说声“来,驴啃痒痒”,对方非但不生气,反而认真地给那人搓背,搓完再由那人给自己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也有恶作剧的后生,暗中去了树林,找到那位领头争抢地盘的老女人的衣裤给换个地方,非让她出浴后挨冻一阵子不可。老女人每当挨冻时便骂,谁偷了姑奶奶的衣服叫他一辈子打光棍。骂声刚落,不知从什么方向抛来一捆子衣裤,准确落在老女人面前,同时也抛过来一阵狡黠的笑声。

不知过了多少年多少辈子,野浴大炕成了平民百姓的洗浴乐园,人们恪守浴规,相安无事,从未发生过丢失衣物,男女不检点的事情。

我读中学的县二中,距野浴浴场不足两公里。每个周末,我便会同几名同学去野浴。嗬,这里真美呀!月光下,那浴坑里的矿泉水竟清得能看见坑底的沙粒,依次排列在清泉中的男女胴体俨然是一尊尊精美的雕塑,雄壮和柔美尽现在和谐的月色下。氤氲中,依稀窥见炕头优美的曲线和挺拔的乳峰。这时,便会自然想起安格尔的名画《土耳其浴女》。在这样的氛围中,你的心灵也会得到进一步净化和升华,深切领略到大自然馈赠的慷慨和造物的神奇。往回走的路上,一边梳理着潮湿的头发,一边唱着歌曲。这时候,心中自然淌出了《侍坐》中的句子: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不久前,我回了一趟老家。晚上,就宿于温泉旅行社。洗澡时,水龙头流出的全是浑黄的不凉不热的水。问服务员,才知是从地下几百米深处抽出的地热水,地下热水水位早已下降了百十米。闻此,不禁一阵感慨。

清晨,我特意来到当年野浴的河边。这里已全然没有当年的景致,挂衣裤的树林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排牌匾醒目、名称奇特的温泉桑拿浴。我问一位晨练的老者,这里的野浴大炕还有吗?老者摇头答,可惜可惜呀,河边的热沙早就不热了,还哪儿来的野浴大炕呢?老者见我是个实在人,便告诉我,进桑拿可要小心,那里什么人都有。我明白了老者话里的话,向他表示谢意。我望着那一家家橱窗上醒目的广告,什么休闲住宿、双人包间、广式按摩、台湾修脚、鸳鸯泳池,心中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gzskqf.html

野浴——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二十六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