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二哥大——偏口鱼——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二

2018-11-02 15:15 作者:龙鼎山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哥大——偏口鱼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二

大耗子胞弟郑德安二哥,是郑氏家族中德字辈的二哥大,孩子们都叫他二大大。幼年时因患疳病,引起口腔溃烂,左边嘴上下嘴唇长在一起,形成一个小而偏的小嘴儿,故绰号偏口鱼。二哥虽无大哥的大高个儿,但人长得也蛮帅气,两只清亮的大眼,高高的鼻梁。二哥当过八路,后部队解散回乡。相传他和二嫂相亲时是穿军装戴口罩去的。后来我问二嫂你看好了二哥啥?二嫂说,我看他戴口罩穿军装还以为他是军医呢。二嫂生下的四个儿子三个女儿,个个以大眼著称,故儿子的外号分别叫“大老眼”至“四老眼”。

二哥在海上的职务是“把头”,主管“帘子网”和“须龙网”。用现时的话讲叫“业务一把手”。二哥眼尖手快,干活麻利,使船灵巧,每每出海钓鱼钓蟹,他的产量最高。我刚到渔业组,便跟着二哥干“帘子网”。

别看二哥嘴儿小,嗓门却豁亮,是村里秧歌队里的名角儿。说学逗唱样样在行。他的拿手小品《打枣儿》演红全乡。其中“吃了一肚子,带子一嗉子,一迈门槛儿造了一裤子”的名段儿至今流传。他的《赶船》唱词我还记得清:“往东走到高丽国呀,往西走到渤海湾哪,往北走到湖北口哇,往南走到小小云南哪。”因二哥是把头,嗓门儿亮,自然每天的“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便由二哥主持,但说穿了便是一件事,即早饭前领伙计们喊完敬祝万寿无疆和身体健康后便一声令下“开饭”。

别看二哥嘴小,吃鱼喝酒的速度一点不比别人慢,最令人惊奇的是他吃苹果,别人一口一口咬,他象削皮机那样转圈儿啃,一圈儿下来,半个苹果就没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天二哥喝酒时讲了一个笑话。说的是二台子农场革委会的领导到某生产队检查工作,看着厩里的驴问饲养员,这驴咋这么瘦,饲养员拍着大腿向领导保证:领导,你别看这驴瘦,可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就为这事,这位饲养员被判了现形(反革命)。渔民讲江湖义气,不讲政治,因此渔业组成了什么话都敢说的世外桃源。比方说,“战士读老三篇”二哥唱成“暂时爱读老三篇”。“山欲来风满楼”二哥说成“筛雨欲来风满楼”,并解释说什么叫山雨咱不明白,“筛雨”是用筛子筛的雨,那才叫大呢!

渔民喝酒,爱吹大牛,爱讲荤话。俗话说,能说玄话,不说闲话。那一日喝酒时二哥又讲起1960年到营口抢险的故事。他讲他如何在水里背起一个新媳妇,那媳妇如何如何害羞不肯让他背。陆大插嘴道,她是叫你那偏口吓的。四龙王说,你背新媳妇是假,摸人家屁股是真。二哥说,咱口偏心不偏,县里抗洪表奖大会咱上台戴大红花那才叫“牛”呢! 二哥喝酒一喝就多,一多就睡,他说这叫一醉解千愁。二哥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紧巴。过年时把空酒瓶灌满水摆在堂箱上给外来人看。这秘密被堂弟德新识破了,二哥捅德新胳肢窝儿,可别对外人说呀,你大侄也不小了,万一谁来给介绍对象这也好看哪!真是苦尽甜来,那年营口渔业公司招工,专招渔民子弟,二哥的长子景洲被招了去,待遇不薄,二哥家生活有了根本改观。

这些年,二哥常到辽化来,因其亲妹妹在辽化,所以我们哥俩常见面,二嫂眼睛倒睫,我给找大夫做的手术,曾在我家住十多天。做完手术,双眼蒙上,全靠我女儿海云护理,喂饭洗脸上厕所。二嫂说,海云比我亲女儿还得济。就为这事,老两口念念不忘,每次来辽化总想办法带点土产水产品来。

今年二哥七十三岁了,还挺能喝。他对我说,我一天一瓶白酒,一顿三两多点,再来一瓶啤的。只是牙不行了,只能吃豆腐和鸡蛋什么的。我笑着说,这可应了你当年扭秧歌的唱词:“老汉今年六十八,门牙掉了仨,豆腐脑地瓜咬不动,嘁哧咔嚓造牛角(音甲)。”二哥说,兄弟你真能逗。我扭秧歌那点事儿都叫你写书里去了,赶海的事你能不能写一写。我说能,你等着吧。前几年,二哥拿着“荣誉军人证”找到县民政局,问能不能享受点什么。管事的说,老大爷,你怎么不早来呢?二哥现在享受“荣誉军人”待遇,每月由县民政发给抚恤金,也算有了基本生活保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gmskqf.html

二哥大——偏口鱼——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二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