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大哥大——大耗子——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一

2018-11-01 15:18 作者:龙鼎山人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哥大——大耗子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一

大耗子,本名郑德全,是郑氏家族中德字辈最年长的,比我父亲还大两岁,是“德”字辈兄弟的大哥大。大耗子个高眼大,看人时眼珠一轮白多黑少,给人傲视一切之感。大耗子没读过书,却能熟背《红楼》所有诗词曲赋。大嫂阎氏,人称阎婆媳。阎婆媳是童养媳,自小寄养在大伯郑恩田家,她十四岁上头(结婚),一口气给大耗子养了十二个丫头片子(其中夭折两个),被大耗子戏称为郑家十二钗。活下来的十个受遗传基因影响,一色儿一米七以上大个儿,一码儿大眼睛双眼皮,被誉为十枝花。阎婆媳自幼患肺病,据说生一胎男孩便会自愈,可她偏偏生丫头,病越来越重,在生完最后一个之后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可怜大耗子又当又当娘,孩子们又缺吃又缺穿,度日之艰可想而知。于是便借酒浇愁。每每喝醉时便念古诗:借酒浇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今日有酒今日醉,不管明日是和非。大耗子还自编一首诗:“养女不嫁打鱼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倘有一日回家转,扔下一堆破衣裳。”大耗子最欣赏王熙凤,也有着凤辣子的聪明。他当渔业组长,好鱼好蟹大对虾轮流着往支书队长会计家送,自然八面玲珑。城里煤场木材场酒厂都用鱼虾打通关节,办事左右逢源。但“机关算尽太聪明”,没想到栽在护林员老栾头手里。老栾头土改时入党,人称老坚决。一日晚,大耗子正在砍杨树,被老栾头拿到了大队。罚款五百!老栾头不依不饶。大耗子喝醉了酒,把自行车连同树棒子往大队部门前一扔,瞪着血红的眼道:我操你娘,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半,老栾头溜到大耗子檐下,朝屋里喊:大侄,车子柴禾都送回来了,啊!三叔怎能罚你呢?杀鸡给猴看呢!翌日,老栾头到了海边,大耗子好酒好鱼招待。老栾头走时,自然拣回了不少海鲜。

大耗子第二次犯事是五丫头写反标。那天是五丫值日,打扫完教室和另一名同学在黑板上写字玩,那同学在左边写“打倒刘少奇”,五丫在右边写“毛主席万岁”。那边刚写完“打倒”,这边刚写完“毛主席”,不知谁把她俩喊了出去。第二天一早,班主任把这事报告了住校贫农。老贫农立马用报纸把字迹遮住,迅速报告公社人保。案很快破了,两女孩供认不讳。大耗子来到学校,劈头盖脸把五丫打了一顿:你快说是哪个阶级敌人叫你写的?毛主席是咱大救星,没有他老人家你也早成了童养媳,还能上学读书吗?大耗子说着说着痛哭流涕起来,表情绝对丰富。五丫哭着说,我写毛主席万岁,万岁没写完,她写打倒刘少奇,刘少奇没写完,怎能说咱俩合伙作案呢?那女孩的家长说,咱孩子写打倒没毛病,毛主席三个字是五丫添的,咱没责任。大耗子一听急了:五丫写毛主席是对主席感情深,你孩子在前边填上“打倒”,责任正是你们的!后来这事惊动了县公安,县公安部门经认真核实得出结论:标语中间距离太大,不能视为一条标语,两个小女孩都出身贫农,无做案动机;学校将这样标语上报,实属不懂治安常识。

大耗子嗜赌,城里有一群赌友,没事便聚一起海赌海喝。大耗子输多胜少,输了便偷仙人岛毛虾卖,为这事进过局子。不过局子里也有朋友,前门进后门出,还有人招待吃喝。其实大耗子赌钱也是为了解脱,他说十赌九输,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因此他为女儿择婿有一个底线——耍钱者不嫁。尽管有些年轻赌友向大耗子频献殷勤,大耗子均白眼相待。所以十枝花都嫁了根本人家。

一日午,大耗子正醉后熟睡,忽听有人喊救命。其时正值三伏,船已推上岸。大耗子爬起,忙喊人往海里推船,急速向出事方向划去。遇险者叫唐运广,是熊岳铸造厂工人,礼拜天到海里钓鱼玩,没想到鱼线缠了脚,鱼钩钩住全身,潮水涨上后挣脱不开。大耗子用上了耗子牙功夫,将十八合鱼线嗑断,连人带钩捞上船,救下一条命。第三天,半导体里广播了大耗子的英雄事迹,题曰:《毛泽东思想照海湾,舍已救人郑德全》。大耗子听了,翻翻白眼:没眼儿的猪鸡巴——瞎编,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耗子最吃小公鸡。从城里回来,若是买了公鸡回来,八成是赢钱了。谁知65岁时患了食道癌,十个女儿轮流侍候。大女儿把老爹最喜食的小公鸡炖粉皮端过来,岂知老爹连汤也咽不下。大耗子对女儿说,拿过来给爹闻闻。大耗子接过碗,只闻了闻,便把碗摔在地上,两只大眼滚出了浑浊的老泪。嘴里咕嚷着《葬花吟》:侬今葬花人笑痴,他日葬侬知是谁。大耗子死后,房子卖给了别人,据传扒房扒出了十二根金条,那可是金陵十二钗的显灵?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cimskqf.html

大哥大——大耗子——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四十一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