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望儿山,那个古老的传说哟……——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八

2018-10-10 16:41 作者:龙鼎山人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望儿山,那个古老的传说哟……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八

每当回老家熊岳城,经过望儿山下,望着大钟形的山和山顶人影般砖塔的时候,我便会想起妈妈一遍又一遍给我讲的那个古老的传说,想起讲故事的妈妈,还有妈妈的妈妈……

妈妈的妈妈家就住在望儿山下的朴家沟。小时候,妈妈带我去姥姥家,总是指着山顶的砖塔问:“你看,那塔像不像你姥姥呀?”“像,不像。”我记得,我们每年正月去给姥爷姥姥拜年时,姥姥总是拧搭着小脚,爬上门前的小山包望呀望的,一直望到我们来。而每当这时,我的眼里便依稀叠映出望儿山顶那位望儿回归的老妈妈。

舅舅考上大学的时候,是国家最困难的时候,也是姥姥家最困难的时候。舅舅对体弱多病的姥姥说:“妈,我不念了,打石头砍大柴养活二老。”姥姥生气了:“混小子,望儿山一个老太太能供儿子进京赶考,我和你两个人供不起?”估摸到了放假的日子,姥姥便天天爬上小山包张望。舅舅回来,总是远远地看见山包上的姥姥。就在舅舅念大学最后一个暑假快到来的时候,骨瘦如柴的姥姥终于跌倒在山顶上。一封加急电报,把舅舅催了回来。舅舅跪在床头,攥着姥姥的手:“妈,你看,这是毕业证书。”姥姥的眼睛不行了,看不清那红底金字的毕业证书了,只是用手摸了又摸,满意地点了点头,幸福地闭上了眼睛。那年,姥姥才63岁。

难道寿命也如此遗传吗?妈妈在刚刚过完第63个生日后不久,在省城最大的医院里,永远,永远离开了我们。妈妈比姥姥的贡献更大,她把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送上了大学。一个庄稼院,要供四个大学生,其艰难是可想而知的。跟姥姥不同的是,妈妈始终没有上山望我们,因为我们村没有山。但我每次回来,总会看到站在村头土岗上望儿归来的妈妈。而每当看到妈妈,我便会想起山包上的姥姥,想起望儿山顶的砖塔。妈妈好记忆,好口才,能讲好多好多故事。她除了讲望儿山,讲杨运,讲张大帅,讲王尔烈,还讲三国西游封神榜。谁能相信,没上一天学堂的她竟能把成段成段的古戏唱词背诵出来。由于妈妈的熏陶,我们兄弟都上了文学。当我们的作品印在报纸杂志上的时候,她总是捧在手里,横过来看,竖过来看,嘴里念叨:“这书,没白念哪!”眉宇间流淌着满足与幸福。(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天,偶然从一本旧杂志上读到一首《望儿山》诗,作者是我的老乡姚志刚。他在诗中写道:

“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呀!

你可听见我滴血的呼声……

今天,我回来了,回来了,

望儿山,你为什么像一座碑

高高指向苍穹!”

志刚老乡,难道你是在为我写诗吗?难道你是在为我呼喊妈妈吗?我敢说,你写的是你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是一辈辈含辛茹苦育儿成才的妈妈。

呵,望儿山,那个古老的传说哟……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vpskqf.html

望儿山,那个古老的传说哟……——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八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