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女红样夹——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七

2018-10-03 15:43 作者:龙鼎山人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女 红 样 夹

——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七

在我家的衣柜里,至今还珍藏着母亲的一件遗物——女红样夹。这是母亲过世后,在清理遗物时,父亲点头让我保管的。这是牛皮纸做衬,外面糊着蓝格家织土布的夹子。夹子共三折,折合后约六寸宽,一尺长,每一折里分别夹着不同类别的女红纸样儿。

第一折里是各式鞋样儿。最有意思的是那虎头鞋样儿。虎头样儿是用报纸剪成的,纸已变黄,上面有“我中央人民政府发表严正声明,抗议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等繁体铅印文字。由此判断,当是1950年下半年剪成,其时我刚满两周岁,肯定是为我设计的。我穿的虎头鞋啥模样,自然记不起了,但后来弟弟们穿的虎头鞋我是记忆犹新的。那虎头漂亮而可,用黄布剪出轮廊,绣上眼、嘴和胡须,脑门上还有一个“王”字。妹妹们穿的,则是由母亲设计的凤鞋。邻居们看虎头鞋、凤鞋漂亮,便纷纷前来描样。这足以说明,母亲实际上领导了村里童鞋的潮流。母亲做鞋是极其辛苦的,从打袼褙到纺麻绳,从纳底到裱帮儿再到上鞋,每道工序都由她一手完成。伯母去世早,伯父连同他的子女们也都穿母亲做的鞋。那年腊月初二,母亲生下二妹秀华。娩月里,她强支虚体,戴灯做鞋。年三十,全家十三口,除了她自己,每人都穿上了她做的新鞋。知道了做鞋的辛苦,我穿鞋格外小心,去城里念中学,每天步行往返三十多里。我怕磨坏鞋,就把鞋装书包里,光脚走路,到校门口再穿上。有一回,我把大趾甲踢掉了。母亲一边给我包脚,一边落泪,说,别要鞋不要脚,有妈就有鞋穿。呵,妈妈,我是在你一次次放大鞋样中长大的,是你用一双双纳得密实实的鞋底垫高的呀!

第二折里全是软纸绘的兜肚图案。最小的那张设计很精巧:胸口处有一锁,上写“长命百岁”,锁两边是环形的链;两侧是对称的兰草;中下部是一块元宝,元宝既是装饰,又是装食品的口袋。小时候,每年端午节,母亲都给我们戴上新兜肚,口袋里装一个烫肚皮的鸡蛋。母亲说,端午戴兜肚,能捂住肚子,一年不肚子疼。这习惯我一直保持到现在,虽然早就不戴兜肚了,但睡觉时离了背心是不行的。

最有趣的是第三折里的枕头图案。有高祖斩蛇、许仙借伞、黛玉葬花、草船借箭什么的。母亲共有八个装饰枕头,枕头两头是两幅正方形的刺绣画。每年节时,才打开绷布露出刺绣画。这些刺绣画,既是家庭的装饰,又可向亲友邻居显示女主人的女红水平。画面花线配合恰到好处,繁而不乱,艳而不妖。人物兽,呈半立体状,栩栩如生。画面底色也有讲究,如草船借箭用蓝绸底布,火焰山用红绸底布。在展出这些作品时,母亲总会讲出一个个生动的故事。大学毕业的五姨说,三姐(指我母亲)可惜没赶上好时候,要是念大学,准能成个画家作家。由于母亲的熏陶,我们兄弟都酷爱美术和文学。三年困难时期,塞枕头的秕谷被碾碎充饥了,枕布缝衣穿了,那十六幅精美的刺绣画也拿到市场,被识货的人廉价买去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呵,这普通而珍贵的女红样夹哟!这里的每一件纸样儿,都记载着一个故事。这里珍藏的,是母亲的聪明与勤劳,是母亲的慈爱与深情,是母亲的欢乐与辛酸,还有母亲的理想与憧憬。母亲的才华被埋没了,她的智慧却留了下来,闪烁在我们的习作里,闪烁在我们不懈的追求中……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npskqf.html

女红样夹——长篇纪实文学《我们这一辈》连载之三十七的评论 (共 5 条)

  • 听雨轩儿
  • 雪儿
  • 心静如水
  • 孙逸华
    孙逸华 推荐阅读并说 文章不追求华丽,脉络清晰而细致,读来别致而清新
  • 龙鼎山人

    龙鼎山人谢谢雪儿雅赏、通过鼓励。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