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再谈“读白字”

2019-03-29 10:27 作者:陈宣章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再谈“读白字”

陈宣章

自从北大前校长在校庆演讲中,将“鸿鹄之志”的“鹄hú”错读成了“浩hào”,全民都注意字的读音了!“黄冠南”整理了《经常念错的100 字》;还有人整理了《容易读白字的词和成语的正确读音》。群内@张安兄转发了。

这里有三个问题:1.这两个“文章”是不是有权威性?2.这两个“文章”的根据是什么?3.国内汉语权威工具书是《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

但是,《现代汉语词典》从1960年试印本,1965年试用本,1978年12月 第1版 5.6万条,1983年1月 第2版 5.6万条,1996年7月 第3版 6万条,2002年5月 第4版 6.1万条,2005年6月 第5版 6.5万条,2012年6月 第6版 6.9万条到2016年9月 第7版修订,主要内容为:全面落实2013年6月由国务院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表》;增收近几年涌现的新词语400多条,增补新义近100项,删除少量陈旧和见词明义的词语;根据读者和专家意见对700多条词语的释义、举例等做了修订。

《辞海》1915年由舒新城接任主编以后(1936年12月出版《辞海》上册,1937年又出版了《辞海》下册),经历次修订:1957年版(1965年公开发行)、1979年版、1989年版、1999年版、2009年版。据悉,新版《辞海》预计于2019年出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新华字典》历经几代上百名专家学者10余次大规模的修订。

《辞源》编纂开始于1908年,1931年出版辞源续编,1939年出版辞源合订本。1949年出版辞源简编。1958年开始修订,1976年再次修订。

不同版本的《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可以发现其中的差异(包括读音)。如果对照同时期的《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本身,也可以发现其中的差异(包括读音)。例如:我在《汉字词拼音变动的争议》中所说:“说客的“说”已由原来的shuì,改成shuō,并备注旧读shuì。(《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1286页)。另外还有“说服(shuō fú)”。2.呆板ái bǎn,《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已是dāi bǎn。3.确凿中的“凿”念什么? 是念zāo还是záo 还是zuò?《汉语大字典》上说念zuò。4.拜拜,《新华字典》第11版第11页的读音bái bái。5.荨麻疹,《新华字典》第11版第564页“荨”的读音xún,而“荨麻”中的“荨”读音qián。6.铁骑,《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是tiě qí,但《新华字典》第11版改成tiě jì,备注旧读qí。7.唯唯诺诺wéi wéi nuò nuò改成wěi wěi nuò nuò。8.箪食壶浆dān sì hú jiāng,而《新华字典》第六版改成dān shí hú jiāng。9.唐•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古音为了押韵,读作xiá。2018版人教版小学语文三年级上册的《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生处有人家。”“斜”字清楚地标注xié。10.唐•贺知章《回乡偶书》“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18年前的教科书上“衰”的读音就是shuāi。11.明•张岱(《湖心亭看》选入课本16年,其中一句“余拏一小舟”的“拏”字读音改了3个不同的音,而且反复改了4次,意思改了2次,每教一轮这篇课文都害怕读错。12.唐•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三首•其一》“一骑(jì)红尘妃子笑”,但《新华字典》第11版却是“一骑(qí)红尘妃子笑”;新版教科书也是“一骑(qí)红尘妃子笑”。13.粳米的“粳”原来读jīng,现在读gěng。14.秦朝修建的“阿房宫”。本读作阿(ē)房(páng)宫,现在教科书里早已改成了阿(ā)房(fáng)宫。……”

上述两个“文章”还有一个问题:大多以汉字注音,而汉字常常有“一字多音”。例如:《经常念错的100字》中,粗犷(广),“广”字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中有两种读音,而在《辞海》第六版中竟然有五种读音。

所以,与其叫大家“学习”上述两个“文章”,不如直接查最新版的《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

于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出现了:最新版的《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之间存在不统一。最新版的《辞海》是第六版(2009年),最新版的《辞源》是1976年版,最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是第7版(2016年),最新版的《新华字典》是第11版(2017年)。

《辞海》第六版(2009年)中,“赐(cì,读音sì)”。而《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2005年)是“赐cì”。

上述“我在《汉字词拼音变动的争议》中所说”的14个问题,清楚地看出《现代汉语词典》、《新华字典》和《汉语大字典》上的差异。

所以,如何认定“读白字”就成为疑问。

《光明日报》2019.3.28.发表记者 周世祥 刘博超 刘剑的《审音并不涉及文言词古诗词》。请各位仔细阅读(可以在网上下载)。它的三个小标题:1.审音只审普通话中异读词。2.变更读音须有依据,并非“大部分人读的就是对的”。3.读音仍应依据1985年审音表。

所以,认定“读白字”的标准是“1985年审音表”。如果《辞海》、《辞源》、《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等工具书以及教材、播音人员参考手册不符合“1985年审音表”,也是“读白字”。辽宁师范大学教授洪飏表示:“我比较同意审音表的意见,但同时也认为,我们认定读音时要与时俱进。审音审的是普通话,代表的是国家规范,需要形成一个共识。”

(2019.3.29.补充修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vjzpkqf.html

再谈“读白字”的评论 (共 7 条)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草木白雪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