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国人为自己而活”,进步还是倒退?

2018-11-28 13:44 作者:陈宣章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国人为自己而活”,进步还是倒退?

陈宣章

传统道、传宗接代、养儿防老、亲情纽带,这是从西汉儒家确立起来的社会秩序。“孝”一直是中国社会伦理关系的核心。改开后,社会秩序发生巨大变化:国人为自己而活,没本事的子女在脚跟前啃老,有本事者远走高飞。不少父母感叹:“我们已经没法像上一辈那样指望儿女了,将来夫妻俩那个先走的曾有老伴儿照应,少受点苦,后走的肯定是去养老院,这不是儿女有没有孝心的问题。”“孝道”已经只是媒体上的空谈。“国人为自己而活”,是进步还是倒退?

养儿防老?

父母病重,每天能来病房探望几个小时就算很尽孝了,此外还能怎样?儿女有自己的工作,总不能辞职侍奉;何况“自己也不是医生,来看一眼就能当补药吃了?”再说,儿女有自己的家庭,所以,“养儿防老”在现实中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在传统家庭中,婆媳矛盾最难弄。丈夫基本都向着婆婆,甚至婆婆没道理时也这样。现今,“养儿防老”不再可行,生儿育女成了“纯属自愿”但没有回报的事;而且,两代人之间的权利边界清晰,父母难以再干预子女生活,而只能转而“自己管好自己”。婆婆看不惯儿媳,儿子直接说得她噎住:“两代人不同,你看不惯很正常,但要你看得惯干嘛?我看得惯就行了。这事你就别管了。”岳母看不惯女婿,女儿同样如此。他们都把自己的老公老婆护好了,根本没得你插嘴。传统的族权已经烟消云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现今,生儿育女没有“回报”,而且代沟之深,长辈已无法介入儿女的生活。两代人生活习惯不同,大多数情况无法平静地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所以,不少父母感叹:“养儿女真是毫无意思。”导致社会上产生“丁克族”。再看现在的“全面二孩政策”,效果如何?!

有人吹捧:“这是三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其意义再怎么都不会高估。很大程度上意味着中国长久以来的传统社会秩序正在瓦解,新的个人正从中分化出来获得自己的权利与自由。”

进步还是倒退?

儒家观点,每个人的本源是祖先。个人与祖先以“孝”作为情感和伦理的联系。其表现方式:1.祭祀已故的祖先。2.侍奉未故的长辈。其含义:1.传达后人的敬意。2.传承纵向的代际延续、支配。3.原封不动地遵行祖先和父母的意志。这种儒家社会伦理关系的基础是血统,即不间断继承同一祖先血缘的子孙群体,强调直系亲族,通常以姓氏的继承表现出来。对血统的记录叫家谱。对血统的研究是族谱学。现今又产生基因族谱学,通过遗传学来研究血统,能进行亲子鉴定或计算任何人和已知DNA的古代名人之间的血亲距离。汉人、犹太人和英国贵族是世界上著名的重视血统的民族。儒家著名观点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儒家认为,社会秩序只有在基本的血统纽带上才能确保稳定,才能拨乱反正,才能扭转先秦时代那样礼崩乐坏的局面。因此,“孝道”不仅是代际的相处原则,也是社会的秩序原理:上对下的支配不容置疑,社会上所有人都有明确序位,形成尊卑分明、等级森严的结构。所以,形成封建社会的四大权:神权、皇权、族权、夫权。

孔子批判的“礼崩乐坏”局面,实际上是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质变的结果。秋战国时代,出现“诸子争鸣”的学术繁荣局面,其中以儒、道、墨、名、法五个学派最为著名。儒家在先秦时,和诸子地位平等,并不处于一尊的地位。故各家对孔子的毁誉不一。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学从此居于统治地位,成为官方的意识形态。

随着几千年对封建社会制度的冲击,被封建帝王捧到极致的儒学,越来越显现阻碍社会发展的特点。资本主义社会发展中,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列宁的十月革命开创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从1919年五四运动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经历翻天覆地的大变革,结束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开启了新的历史纪元。1956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基本完成,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社会阶段的结束和社会主义阶段的开始。

马克思主义提倡集体主义、国主义、共产主义(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唯一宗旨。但是,几千年的封建意识趁改开之机泛滥成灾。“国人为自己而活”,就是极端个人主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翻版。

有人借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代沟》一书宣扬“前象征”文化类型:年长者不得不向孩子学习他们未曾有的经验,这使年轻人拥有了新的权威。米德提出:“现代化已经瓦解了老年人的权威和代际之间的联系纽带,使每个人成为平等的原子化个体,关注的都只有‘我’自己,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是没有‘子孙’的,正如我们的子女没有‘祖先’一样。”但是,澳•德里克•弗里曼《玛格丽特•米德与萨摩亚--一个人类学神话的形成与破灭》对米德的结论进行质疑和反驳,得出了截然不同的结论。

中国四十年来的经济发展,新生资产阶级具有家族化特征,也就是说,带有严重的封建色彩。社会流行的“官二代”、“富二代”、“既得利益集团”与“社会严重两极分化”成为新的社会现象,而伴随出现的老人空巢化、老年人的失落、子欲养而亲不待、传统道德失落,并没有让人们研究其真正的产生原因,却歪曲地解释为“传统社会秩序正在瓦解,新的个人正从中分化出来获得自己的权利与自由”。这就把“国人为自己而活”这种原本是倒退的社会道德解释为社会的进步。

有个名言:“不是我们病了,而是社会病了。”社会混乱的根源就是极端个人主义的合法化:“国人为自己而活”。

“国人为自己而活”的延伸

有权者“为自己而活”,忘了权力是人民赋予的,以权谋私,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10月15日中午,中纪委监察委网站发布公告,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这起被称为“建国以来的金融贪腐第一案”揭示,赖小民有“3个100”: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位情人,其中几十位来自华融内部,此外甚至也不乏家喻户晓的女明星。

有钱者“为自己而活”,坚信“有钱能使鬼推磨”,用金钱铺路,什么事情都能办到。于是,公安局长成为黑社会的保护伞;官场上买官卖官;各种贿选……

行商者“为自己而活”,假冒伪劣、偷税漏税、缺斤少两……以不正当手段牟取暴利。

行医者“为自己而活”,索取红包、过度治疗、开药回扣、天价医药费……医生希望病人生病,希望病人的病程长一些、治疗多一些……

教师“为自己而活”,上课不正经,课后搞有偿辅导,教师节成为收学生礼品节、各种考试中的作弊。一些学校向家长收取“择校费”、“资助费”等等。

……

不管什么领域,只要是“为自己而活”,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混乱。各种领域都混乱了,就是“社会病了”。

《共产党宣言》:“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这就是“国人为自己而活”的最好注解。

吹捧“国人为自己而活”的根源

对“国人为自己而活”的评价为什么截然相反?这本来是正常的现象。这是现今社会不同阶级的不同观点。《共产党宣言》:“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还有一种原因:“进步还是倒退”取决于出发点。如果把出发点定在“封建社会”,那么资本主义社会比封建社会进步。但是,把出发点定在“1956年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基本完成,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社会阶段的结束和社会主义阶段的开始。”那么“国人为自己而活”的资产阶级观点就是倒退。

《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到说明;因此人类的全部历史(从土地公有的原始氏族社会解体以来)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之间、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这个阶级斗争的历史包括有一系列发展阶段,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一切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

掩盖社会的阶级和阶级斗争事实,无法揭示争论的实质。2018.11.28.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bmcskqf.html

“国人为自己而活”,进步还是倒退?的评论 (共 6 条)

  • 雪
  • 千尘
  • 漫舞洛城
  • 雪儿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国四十年来的经济发展,新生资产阶级具有家族化特征,也就是说,带有严重的封建色彩。社会流行的“官二代”、“富二代”、“既得利益集团”与“社会严重两极分化”成为新的社会现象,而伴随出现的老人空巢化、老年人的失落、子欲养而亲不待、传统道德失落,并没有让人们研究其真正的产生原因,却歪曲地解释为“传统社会秩序正在瓦解,新的个人正从中分化出来获得自己的权利与自由”。这就把“国人为自己而活”这种原本是倒退的社会道德解释为社会的进步。 有个名言:“不是我们病了,而是社会病了。”社会混乱的根源就是极端个人主义的合法化:“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写的好!当代鲁迅!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