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国人的“皇帝梦”

2019-01-27 15:51 作者:陈宣章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国人的“皇帝

陈宣章

北岳文艺出版社《文源讲坛——2015年下半年讲座精选》有一篇文章《小小的皇帝案》;还有广州出版社《帝梦惊华》。看后引人深思:为什么那些国人会做皇帝梦?

先看新中国成立后的一些“小小的皇帝案”:

1.1950年,会道门“九宫道”坛主李懋五在北京召集道徒开会,宣布要成立“大顺国”,改元“佛化元年”,还要在5月5日自己生日“登基称帝”。但是,在“登基”前就被公安机关破获。其实,在会道门案件中,想当皇帝者很多,李懋五仅是其中一个。

2.“大中华佛国”(1947-1953,1983)。清•光绪年间,湖南地主石顶武自称“燃灯古佛”再世,继承其大地主父亲在湘潭创立的“三期普渡道教”的会道门组织,设立佛坛,并请人编写《三期普渡历史大概十五章》,作为入道必读经书。1947年,石顶武宣告“大中华佛国”成立,自称是佛国皇帝,正式“登基”称帝,并制“黄杏佛旗”为国旗,分封左丞相王裕契,右丞相陈太来,保驾将军屈照白,军师张启方等人。同时,还组建“大中华佛国护国军”,简称“佛国军”,封陈德炎为总司令,石顶武之弟石克钧为副总司令。各县根据人数多少设总队、大队、中队、分队和班。兵源即三期普渡道徒,还接收地方上一些地痞、流氓和基层政权的骨干成员,实施军事、政治和特种训练,并确定军旗、番号、肩章、帽徽等标志。为加强“佛国军”的军事装备,还特别购置一批枪支弹药。新中国成立后,石顶武越玩越大,居然跟国民党残留在大陆的特务组织联系上了。1953年,石顶武图谋叛乱,湘潭地区行署公安处采取内线侦察与发动群众相结合,于石顶武与其皇后企图通过忠实道众逃往海外之际将其抓获,并缴获隐藏在醴陵、浏阳、湘潭的长、短枪一批,手摇式发报机一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石顶武被处决后,其之石金鑫继承其父衣钵成为道主,自称“顶盘老祖”转世,号称“普衡法渡主”,使三期普渡进入“全盛”时期。1983年石金鑫在农民“丞相”李丕瑞“辅佐”下“登基”,于湖南醴陵农村“复国”,称石顶武“先主”,自己是“后主”,并宣称如若入道,能够使人在生时免除一切灾难,死后可入天界仙游,遂吸收众多渴望消灾除难的人入道。但很快就被当地公安机关破获。人民政府念其无知,后来将石金鑫释放,李丕瑞被处死。

3.“道德金门皇帝”丁兴来(盲人),别名丁瞎子,道名丁官绪,生于1926年,迷信职业者,麻城市张家畈镇丁南冲村人,1943-1945年先后加入佛门练乩坛、龙门道、观音门、宣佛门、古佛门、瑶池门等会道门组织。1946年加入道德金门。1953年政府取缔反动道会门时登记退道,1963年因组织道德金门复辟被罗田县人民法院判刑5年。出狱后,丁兴来继续传播邪教,积极暗中联络道德金门残余分子谋划恢复道德金门。1980年起,丁兴来宣扬自己是“柏子大仙”下凡,在上天统管三界,现在下凡了,可以普渡有缘之人士等。1986年岁首,在鄂皖交界的龟峰山脚下,丁兴来、胡海青、蔡国章3人商议恢复反动道会门道德金门。丁兴来首先召占再蛾及其两个儿子加入了道德金门,并占有了占再蛾。与此同时,丁兴来还以“驱邪治病”、“普渡缘人”为名,借机发展道徒,培养骨干,扩大影响,曾利用“诊病”、过“仙气”等方式哄骗和以妖言恐吓等手段,先后骗奸妇女达55人,还纳“妃子”60多人。丁兴来借鄂皖交界地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人们愚昧、医疗条件落后等特点,采取胡诌乱侃、煽动、诱骗、恫吓等各种手法,拉人下水,复辟反动道会门道德金门。丁兴来等利用封建迷信,以接受“仙气”、返老还童、做皇后娘娘等为诱饵,奸污妇女多人,并装疯卖傻,狂呼乱叫:“现在三期末劫到了,真命天子要登位,天下姓丁了。”丁兴来召集108名道徒,在湖北罗田县举行“登基”坐位仪式,在“万岁”、“万万岁”的呼声中“称帝”,封“宰相”(占再娥的儿子沈洪兰)等“官职”21人,分赐“仙印”41枚,并封姘头占再娥为“正宫娘娘”,还有、“东宫娘娘”、“西宫娘娘”、“宫女”等。因交通闭塞,称帝后十年才被发现,1990年湖北麻城市公安取缔道德金门,共摧毁据点9个,收审骨干成员9名,查获道众多人,搜缴各种证据277件。

4.朱仕强,出生在大巴山地区,1980年自称皇帝,仅七日即被村书记带人灭了。

5.1982年,60多岁正皇帝张清安和副皇帝廖桂堂在四川巴中称帝,成立“中原皇清国”,年号“皇清”。张清安刻“玉玺”,还有平昌、通江、南江等县的印鉴。张清安设“后宫”佳丽6人,封妻为皇后,其母为太后。又分封“丞相、文武百官”,赐封廖**等5人为元帅,刘**为武候王,杨**为西蜀王,廖**为巡府,廖**为国翁,何**为通天师。之后又分批“赐封”雷*、易**为一品夫人,王**等6人为贤臣,余**为清相,廖**等人为先行……总计共封50人;还“颁布《天律森吏》”,打算定都巴中县,把巴中川剧团大楼当皇宫,甚至写好了准备(通过邮局)寄到台湾的册封蒋介石为“威国王”的“谕旨”(《皇清圣诣(旨)职字第五号》文件),还决定要“御驾亲征”,结果还没出师,就被县公安局给灭了。

张清安自学一点中医,平时走街串巷给人看病。廖桂堂是张清安朋友,搞装修的。他们竟然不知道蒋介石已经于1975年去世。

6.1980-1982年,林文勇在大巴山仪陇山区成立“圣朝国”,被县公安局处决。林文勇(在位时间1980——1982),地处大巴山仪陇山区,1980年称帝,国号圣朝国。被县公安局镇压。同年同样地处大巴山的朱仕强称是朱元璋后代,自称皇帝,仅七日即被村书记带人灭了。这哥们比较悲催,仅仅当了7天“皇帝”就被村干部带人给收拾了,算是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比较有喜剧性。

7.“玉皇大帝”曹家元,原为四川巴中县青山乡曹家沟农民。1982初开始,利用当地医疗条件相对落后,农民敬畏鬼神,得病寄希望于巫医神术,自称“真龙附体”、“玉皇大帝下凡”等,以“驱邪治病”为名在当地从事宗教迷信活动。数月之内,有来自巴中县的青山乡、福兴乡,南江县的朱公乡、凤仪乡、正直乡等5个乡200余名乡民前往拜曹家元为师,求神“化水”者络绎不绝。曹家元认为其羽翼已丰,自己称帝的条件已成熟,遂选定1982年5月16日举行“登基”仪式。曹家元身着龙袍坐于用木椅代之的皇位上,其党羽或坐,或站立分列于其左右两侧,男女老幼等共计81名信徒跪倒前排,三呼万岁。被封为“龙王三太子”的曹玉元因曹家元当皇帝而突然心生妒忌,欲篡位改由自己称帝,遂上前将曹家元从宝座上强行推下后自己坐于上面。会场秩序开始混乱,致使登基仪式一度中断。后曹玉元经劝说放弃了篡位的想法,曹家元又重新坐回皇位,登基仪式得以继续进行。巴中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后,曹家元、陈从强2人被分别以首犯和主犯身份被逮捕归案;马明华、蹇明秀、曹玉元、曹湘元、曹南山等5人被予以行政拘留审查。

8.“大有国皇帝”曾应龙,男,四川广安县人。1985年,其聚集数千躲避计划生育的人,为反对计划生育而建立大有国,自称“皇帝”,改1985年为太平元年,以龙旗为国旗,调动大军(数百人),杀入县城,攻陷县医院,俘全部医生护士,将所有避孕用品搜出并销毁。人民解放军迅速发动反击并围困县医院,“皇帝”率军顽强抵抗后兵败被俘。由于在战斗中有2名女护士死亡,本应判该皇帝死刑,念其无知,判处无期。他老婆在他判刑后选择与其离婚,而他却对记者说,已经把“皇后”贬为庶人了。

9.“大圣王朝女皇帝”晁正坤,女,山东省潍坊安丘人士,擅长生男生女事。1986-1988年行巫术、招童男、建“后宫”、设大臣,并策划由信众出面在全国各地贴标语插旗进而上京。曾指点一团职军官生男,结交颇深,该团职军官亦为“女皇”事件之分子,枪有一团之数,装备现代化。“女皇”一事因疏致废后,政府将晁关押于县看守所,审后就执行枪决,与《帝梦惊华》书中记录不符。

10.“万顺天国皇帝”李成福自称唐朝后裔,河南人,1990年宣布“万顺天国”正式成立,自己是“皇帝”,并莫名其妙地根据“闰七不闰八,闰八动刀杀”的民谚,拉大旗作虎皮,准备找一个闰八月举行起义,妄图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复辟唐朝帝制,定都西安,国号万顺天国,自建安民党、万李起义军。1992年,李成福被3名派出所民警剿灭。后来,李成福的儿子李欲明子承父业,但没过多久又被剿灭。李成福的妻子为太后垂帘听政,兵拥八人,立丞相,修皇宫(后因资金问题改为一个瓦房)也被公安干警剿灭。

11.90年代地处大西南偏远山村的农民赵振国自称天道教的玉皇大帝。

新中国成立后,这类“小小的皇帝案”有好几千件。其实,不管什么朝代,无论当时的皇帝是清明还是昏庸,都有无数的“小小的皇帝案”爆发。(《小小的皇帝案》)《帝梦惊华》作者莫辛:“我们是在贫穷、落后的中国创造现代化。就在东南沿海和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呈现代化腾飞之势的同时,内陆和西北一些地区的贫穷落后并没有决然改观。广大农村的小生产方式,为旧的社会观念和势力留下了盘踞的“根据地”。近十几年来多起闹皇帝事件,大多发生在贫穷落后“老少边穷 ”地区,当然,也有的发生在内陆和尚海地区。即使是大中城市,也有那些由宗教、巫术或是气功中的异动者们闹出的称帝事件。”

莫辛:“我所接触和调查过的‘皇帝’,大致可归为三类:文盲、江湖术士和权力狂。文盲称帝,大多在边远地区和山乡。交通不便,贫瘠落后,文盲乃生。有人为称霸乡里,奴役乡邻,作威作福,而聚众称帝。有人仅仅因为梦有异兆,或算命卜卦说有异相,便做起皇帝梦。我为中国农民既往的苦难情感伤,也为穷苦人的愚昧惴惴不安!他们,也是在为摆脱命运的桎梏而寻找出路啊!只是,囚于传统思想的牢笼,中国的农民,几千年来,一直在被压迫奴役和血与火的反抗中循环往复,重复着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旧的轨迹!愚昧产生专制,专制供立暴君千古一体!当代中国称帝者形形色色,无一例外,均是他那一亩三分地上的暴虐之君。然而,读过本书,你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在远离城市的中国农村大地上,现代文明的普世之光,并没有照亮那些愚昧的人心。”“当代中国一度出现的称帝现象,对于中国社会现代化问题研究,对于共和国史、社会学、中国文化学以及法学研究,都有其独特意义。”2019.1.27.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hbgpkqf.html

国人的“皇帝梦”的评论 (共 7 条)

  • 漫舞洛城
  • 雪儿
  • 心静如水
  • 平顶儒士
  • 晶湖
  • 烟雨流峡
  • 王东强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