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何林璐----写在父亲出书之际

2019-04-15 14:01 作者:登哥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说实话,此番提笔是紧张大于激动的。

我是实打实的理科班出生,学的是公式定理分子式,原本和文字游戏相去甚远,但不知道为什么,本小姐骨子里却不知在哪儿沾染到一丝感时伤世的文人气质,脑子中时常会浮现出几句类似 “我们注定都是孤独孩子”这样的忧郁少女旷世名句(我还真的去翻了高三时期的日记,都要被自己给逗笑了)。可却万没有十分之一是被我带到笔尖上的。再说父亲出的是砖头般厚重的大作,我嫩学唱般出现在父亲的书里,指不定会显得我的文章多么的鄙陋。但老的书我是万万要捧场的,那就只好带着我的谦卑和尊敬作下这篇小文,忐忑之情,不胜言表。

话说我老爹黢黑圆脸短寸头,网游名戏取“黑光头”,虽说这个名字多少带着点自嘲气味,但不得不说十分的神似。自打我五岁起和老一同出现在大家视野之中,我听到过的最多的话就是,“天呐,你们两爷子也太像了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到现在走在街上碰见熟人也还是这样。

小时候既没意识到自己到底长什么样,也的确没有好好端详过我和老爸到底长得有多像。只是作为一个叛逆的小学生,白眼都差点翻到天上去了。心想着我怕还是要比老爸“黑光头”的形象好看些吧。心下对众人的惊诧十分的不以为然。

慢慢地,越长大也就越接受了这个设定,再听到时脸上更是带着浅浅的微笑。这种变化由于什么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大概倒也不全是因为现在的我足够自信认为我肤白貌美、秀外慧中,不再理会别人对我长相的评价,更多大抵是爸爸这么多年对我性格和态度的影响和他早已不知不觉融入了我的全部生活的缘故吧。

我之所以非常欣喜地从我妈那里接来这个写序的任务,是因为我自诩比很多人更了解爸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工作中的老爸严谨负责,小学时最骄傲的就是给小朋友们说《达州全搜索》是由我爸爸他们制作的。沉浸在工作中的父亲令人敬佩,生活中的老爸更是童心未泯,玩心深重。

我知道登哥上树掏鸟蛋打斑鸠,下地种蔬菜捉螃蟹,无所不能;琴棋书画虽不算很精通,但也样样都能划拉两下。小时候见他弹钢琴、拉二胡,走象棋,甚至练武术,至今看来,也算十八般武艺通了皮毛。

小时候杨柳垭的后山老爸也是带我跑了个遍,记忆里最深刻的就是他教我认识的一种叫做“锁眼睛”的草。只要扭开锁眼睛草的关节处就可以把睫毛夹在根茎里了,像极了睫毛上停了两只长长的的绿色蚱蜢。寒假回宜宾老家,再一时兴起强迫我表妹给她锁起睫毛时,竟也失掉了原来的趣味。现在我和爸爸已经很少爬山了,杨柳垭被推平建起了家居城,爸爸比那时也老了许多,我懒了,也走远了。

爸爸时时都在给我们炫耀他农村出生所学会的生活技能。什么“我当鱼贩子的时候……”,“种花种草这些我未必还不晓得吗”,“我原来炒的洋葱肉丝……”。鱼贩子我倒是不怀疑的,可是家里的花死了一坝坝,发财树也是换了又换。还有我爸炒的菜也真是足够“精彩”,每次碰上老爸惹我妈生气,最造孽的总是我和我哥,要忍受我爸献殷情做的饭。那肉丝散发着足以致幻的浓郁气味,其他菜大致可以按两个标准划分,超淡或超咸,生的或害人。我跟哥哥也只能相视一笑来表达内心的痛苦

虽说我和哥哥是介绍老爸的不二人选,可这篇小文我一开始害怕去完成。一部分的原因是我见识过爸爸的文章。早些年我读过爸爸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猫》,那时虽是年幼却也被震撼到了,语句朴实但拥有敲打人心的力量,这也是我仍在追求的写作境界。我深深知道我的字词还停留在无病呻吟的阶段,是那种写出来把自己感动得稀里哗啦他人却不知所云的文章。爸爸的文章让我知道一篇好的文章,并非每个字眼都是矫情的味道,所有的字对应的理应是故事。我怕自己的文章还是浮于表面,不深刻,没内涵。

第二个缘由是我似乎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和爸爸之间进行感情交流与碰撞。对我而言,妈妈是指路牌,老爸是远处的灯塔。胸中的情感快要喷涌而出,但是文不能达意,心有千千结,下笔字难出。

这篇文章虽然我想慢慢写来,磨个十天半个月,可老爸催得紧,一心想了解一下我的水平。也罢,我的父亲包容我的错误,我的文章也有幸忝列其中,也算是荣幸之至。

浏览书的目录,你会发现全书大都与情有关。重情是父亲的印记。或是因情相连,抑或是由书而结,你都能通过登哥所描述的情感世界,在书中寻到共鸣之处。

2019年3月18日于苏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depkqf.html

何林璐----写在父亲出书之际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