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猫情殇

2019-04-11 09:06 作者:登哥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其实并不喜欢猫,但这两天却被两只猫的命运折磨,以至于我想提起久违的笔,记下这份感动

周嘉先生在达州文化圈内人们并不陌生,但知道周嘉先生喜欢猫,以至于猫成癖的人恐怕不是很多。目前周嘉先生家有各种颜色、体型的猫十几只,均是周先生家的上宾。据周先生讲所有的猫都能和他一问一答地对话,人猫甚是和谐。

周先生一般不把猫送人,他怕人不善待他的猫。但自从他不知从什么途径得知我虽贫却挤出钱资助一失学少年读书的事后,便固执地认为我十分具有爱心,非送我一对他钟爱的猫不可,说是为他的一双儿女寻着了一位好“父亲”。

周先生是个认真的人。那天早晨,我如约赶到朝阳天桥上,周先生穿着毛衣伫立在寒风中。走到眼前才发现他怀里蜷蛐着两只猫:黄底白纹,普通的那种家猫,两个猫脑袋静静地依偎在周先生胸前,真象婴儿依靠着“父亲”的胸膛。

周先生反复强调,这是一雄一雌两只猫自小一起,同吃同睡,感情极深,不能分开。说完还熬有介事地对一对猫儿作了一番叮嘱,便郑重其事地交给我。

我用一只纸箱圄囹地装了两只猫,拎回了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令人始料不及的是,我刚到家一揭开纸箱,两个小家伙便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一只转眼消失在屋角,一只却跃上了窗台。我试着要唤回它,它却以不信任的目光看着我,怯生生地往后退缩;我想伸手逮住它,它却在退缩中突然从窗台跌了下去,前爪绝望地抓了一下窗沿,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它便从我居住的八楼轻飘飘地摔了下去!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我被惊呆了,一时间竟作不出任何反应。

当我发疯般冲下楼去时,那只猫静静地躺在水泥地板上,鲜血从它的嘴里汩汩流淌,几近气绝。我匆忙的抱起它来,无助地看着它在我怀里抽搐着,身体渐渐失去体温。

我万般地负疚,但又不知如何弥补我的罪过。我用我的一件衬衣包裹了猫尸,在洲河边的一块草地里把它埋葬了,一起陪葬的,是我的负疚。

,剩下了那只猫开始叫唤,那声音哀婉凄凉,象呼唤,更象嚎哭。

那天晚上刚好下,风声雨声中间或响起那猫凄厉的哭号,一声一声,越听越惨。每叫一声,我的心便跟着一阵震颤,我用被盖蒙住头,那哭声还是执着地传进我的耳朵里,让我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第二天起来,那猫蜷蛐在阳台的角落里,眼角两条明显的泪痕。我匆忙为它弄了两条小鱼,那猫儿却视若无睹。

下午下班回家,那两条小鱼完好无损,那猫儿眼角被打湿的毛却更多,泪痕更长了。

接下来的夜晚又重复了头一晚的情景,那更深人静的猫哭,让我欲睡不能,欲罢不能,整个白天,那声衰嚎一直在我脑中萦绕,挥之不去。

第三天晚上,猫仍然不吃不喝也不动。夜幕降临,猫哭声再次响起,不知是幻觉还是高楼之间的回声,这晚的猫哭好象总有一个遥远的回应。这边哭一声,不知从什么地方若有如无地回应一声。模模糊糊一声声来,一声声去……

不知什么时候,两种声音都消失了,直到天明再也没有响起。

清早我发现那猫儿已不知去向,我找遍家里每一个角落也不见踪影,四周楼下也没有踪迹。

不知那猫是为了寻找失落的情感去了,抑或已是香消玉毁,不得而知。猫儿去了,我的心中却似压上了重铅,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迫使我写点文字,算是从沉闷和深深的负疚中寻找一种解脱,也算是对周嘉先生的一个交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zeepkqf.html

猫情殇的评论 (共 4 条)

  • 雪儿
  • 听雨轩儿
  • 漫舞洛城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