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陈本柳涵--父亲出书书气逼人

2019-04-17 08:56 作者:登哥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沐浴着初的阳光,畅想着落叶的橱窗,踌躇着隔壁的门房,落脚在记忆的堤防。

文艺青年气质直冲云霄的我,最近被一个文艺老年狠狠地撞了一下腰。老歌里唱着: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我却被唱着老歌的人撞得扶不住墙。

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做着莫名其妙的事,聊着莫名其妙的天,想着莫名其妙的人。乍一看,莫名其妙,细细想来,莫名其妙中似乎藏着丝丝道理,这是我对文艺青年的解析。就在前几日,来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文艺之气突然暴增,气息冲天,好似人间天人。这股气息出自我,因为他对我说:“我要出书。”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一本书对于一个文学好者意味着什么,就像剑客手里的宝剑,就像李白手中的美酒,就像喷子手里的键盘。

身为儿子,自当鼎力相助。谨以此文,表达我对于我父亲要出书时的复杂心情和本人博学多才的江湖气质以及对外影响最大的几位写书之人的各种情怀。借用我最尊敬的文学大家金庸先生的“十四天书”,开启我对我父的情怀之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飞,原指《飞狐外传》,我这里指韩寒早期小说《像少年啦飞驰》。我的记忆中对这本小说的印象已经非常淡薄,更深的是韩寒的文风和他的事迹。毕竟我也是投稿过新慨念作文大赛然后石沉大海的少年创作者之一,对于金奖得主自然万分关注。郭敬明和韩寒都是有思想有文化有抱负有理念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冠军得主,在我少年时也曾看《悲伤逆流成河》泪眼婆娑,更曾因《光荣日》鸡血澎湃。然而当时这种文字在老一辈眼里是不被看好的,我的武侠世界刀光剑影,突入的青春悲伤明显打破了惯有的思维动向,这一切没人知晓,因为在青春最开始的时候,大人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雪,原指《雪山飞狐》,我这里指网络大神烽火戏诸侯的武侠名作《雪中悍刀行》。以前网上有这么一句话,金庸封笔古龙逝,世间唯有英雄志。这是对台湾作家孙晓的武侠小说《英雄志》的推崇。现如今金老爷子仙逝,我愿把这句话改成,金庸封笔古龙逝,世间唯有英雄志,武侠万古如长,还有雪中悍刀行。书中既有金老爷子的家国情怀,也有古大家的柔情似水,更有所谓江湖中不是江湖人的现实悲悯。所谓江湖,不是江湖,正如刚刚初入社会的我们,热血飞扬之下,柴米油盐,青春落寞,无人感知。

这是自身的成长经历,和书一起,和文字一起。父亲的言行举止对我影响在身,书本的字字句句对我影响在心。两相结合,促成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文艺青年江湖儿女。

连,愿指《连城诀》,我这里指网络作家禹岩成名作《极品家丁》里的一首诗,算是我爱情的奠基诗吧,这首诗出处很多天花乱坠,但我初见是这部小说,配合情景,竟是泪流满面:连就连,你我相约到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情窦初开之时,朦胧美好,大部分长辈皆是闭口不谈或委婉相距。不过我在这一点上十分非常超级感谢我的父亲,同时文学海洋上徜徉的男子,压抑肯定不是最好的方式,他的选择是,不管。

天,原指《天龙八部》,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家国情怀,大情大义。在我高中住校的时候,老爸对我说过一句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话对我的影响至今未灭,当时在我身边的同学都以这句话为人生哲理,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房屋收拾的整整齐齐,时至今日都是整洁干净。唯独我还是乱作一团,因为在《天龙八部》的影响下,我那个时候的重点在寻找我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射,原指《射雕英雄传》,我这里指的东西比较多。小时候家里有土枪,听说父亲拿它射过;我最好的朋友是射手座;射箭这项运动居然会成为韩国人的最强项,飞将军李广心情很低落。我不喜欢木讷的郭靖,但爱着他的侠义心肠。喜欢古灵精怪的黄蓉,又看不惯她心机甚深。矛盾的体质开始现象,人生开始面临选择,各种各样的选择。我没有选择,因为父亲在做着他认为对的选择。

白,原指《白马啸西风》,是老爷子手里影响力相对比较小的一步小说。我这里指我最喜爱的一位历史人物,充满着神秘的传奇色彩——李白。我无时无刻不在研究于对李白大神的模仿,所以我擅长酒后作文。甚至也出现过酒后豪情万丈,文章字字扎心的情况。我没有李太白那等敢叫权贵脱靴的豪迈,好歹也跟在老大爷跟我去完脚上死皮之后说句谢谢。梦想与现实的差距,一步步走不过去,我就一夜夜梦到那里。

鹿,原指《鹿鼎记》,我这里没有什么深意,我妹妹叫露露,这一段完全毫无遗留的表达我对妹妹的溺爱之情。兄妹情深,其利断金。

笑,原指《笑傲江湖》,一个跟李白一样举足轻重的人物出现了。当父亲哼唱着《笑傲江湖》主题曲的那一声“咿呀~”的时候,传一曲天荒地老,共一生水远山高,真正的笑傲或许只有真正笑傲过的人才写得出来。就像带领天下群雄赴少林救爱人的令狐冲,心里还会想着小师妹。大爸去世的时候,没有挽联,只有四个大字“笑傲江湖”挂与正中。这是父亲想的,应该这是只有他们两兄弟心里才会明白的一种情绪。令狐冲说:我这一生,麻烦之事,天天都有,管他娘的,喝酒喝酒。难怪我和我都这么喜欢喝酒。

书,原指《书剑恩仇录》,我这里指我父亲给我买的第一本书,高端到我根本不可能看懂的《安娜卡列尼娜》。应该是初中,带着一本插图版的世界名著,四处给同学们讲解托尔斯泰的故事。文豪啊,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头衔,以前只听说过作家、艺术家、思想家、哲学家,这文豪听起来都是世界级别的头衔,说起来也是感觉自身档次完全了升华。站在人群中,手里拿着巨著,嘴里说着文豪,感觉自己在改变这个班级这个学校这个国家。不管权贵阻拦,不论强权欺压,自己都要站出来改变这些无知的少男少女,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然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托尔斯泰的任何一部作品。

神,原指《神雕侠侣》,我这里指一首将喻户晓的歌曲《神奇的九寨》。随着老百姓生活的提升,新纪元的到来,我们小城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家庭影院的出现把家家户户都变成了灯红酒绿的卡拉OK。容中尔甲是著名的藏族歌手,有个很奇怪的现象是我父亲年轻时与他颇有几分神似,这让我对他产生了本能的记忆。记忆更深的就是我爹在酒后那声嘶力竭的几句:“哦~神奇的九寨。哦~人间的天堂。”儿时的记忆总是那么深入骨髓,人间天堂九寨,至今,我都没有去过。

侠,原指《侠客行》,我这里指的是我们两父子与生俱来的侠义心肠。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和老爸在外吃米粉,遇到两母女,老母亲面色忧愁,小女孩乖巧可爱。看准我们两父子气质不凡,上来便问:“我们俩孤苦伶仃,流落至此,饥肠辘辘,无家可归。”父亲豪迈的打断了她们的自诉,点了两份大碗米粉,一边吃着一边同她们闲聊。家住何方,为何流浪。最后在听闻父亲要联系救助站时,两人悻悻的离开了。当时我不认为她们是骗子,她们应该是真的需要帮助的人,而父亲就是那么一个乐于助人的侠义之士。两个单身男人,大口吸着米粉,心中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我崇拜着吾辈侠义之士,父亲想着:想骗我,没那么容易。

倚,原指《倚天屠龙记》。父亲这一形象一直是顶天立地的,不容侵犯的,不受质疑的。《倚天屠龙记》里前期的著名场景就是武林各派齐聚武当山逼问张翠山金毛狮王谢逊之下落,最后落得张翠山夫妇双双自杀。此等剧情,人间悲惨。第一次看时,我看得心口疼。转头看看电视机旁的父亲,竟然不停的在搽拭眼泪!原来坚强如父亲也有脆弱的一面,那么他为什么会哭呢。是被张翠山夫妇的情意所打动,还是为孤苦伶仃的张无忌所动容呢?

碧,原指《碧血剑》。在这里我把碧喻为一种颜色。碧绿,应该是家乡的颜色。如今青山不再,只剩高楼大街,碧绿黯然,刺眼就绿灯红。跟父亲爬过的后山,走过的草地,行过的小桥,翻过的高粱,都成了记忆中的那一抹碧绿,刺眼却忍不住不停回望。不知不觉,碧绿成花白,到不了的远方,回不去的家乡。

鸳,原指《鸳鸯刀》。算是金老爷子最不出名的一本书了,我这里引用鸳鸯之意,夸赞我父亲的点鸳鸯之能。有爱之人爱一切有爱之事,对于红娘月老这一类职业,他是相当热衷,促成一对又一对,猪头肉收了一只又一只。当然也会棒打鸳鸯乱点鸳鸯,当然对象仅限于我。举杯邀情侣之时,他有三愿,我听是老生常谈,细想确实天下之愿,他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有情人早成眷属,有情人永成眷属。

十四个字,讲了十四个心情,十四个故事,十四个状态,十四种情怀。

此文千字,情怀却万千。

成长如此不易,情怀需要珍惜。

水中月就是天上月,眼前人便是心中人。

金庸先生千古,吾辈侠义之心永存。

父亲出书,书气逼人。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jxepkqf.html

陈本柳涵--父亲出书书气逼人的评论 (共 9 条)

  • 从余东风
  • 王东强
  • 紫色的云
  • 草木白雪
  • 听雨轩儿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江南风
  • 豫原

    豫原豫原:拜读欣赞。“十四个字,讲了十四个心情,十四个故事,十四个状态,十四种情怀。”解析的好。学习了。推荐阅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