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朵两朵三四朵

2018-03-05 08:09 作者:闺中月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朵两朵三四朵花轻轻飘落于我晚归的发上,也飘落于那些萦怀不去的记忆中,弄湿了冷清的晚空。昨晚婆婆就问过“要不要煮腊八粥呢?”“当然,我们每一个腊八节都会正经过的”没经大脑过滤,这席话就从口中蹦出,其实心里清楚得很,除了好吃此物,更多的是粥里寄放了我不肯舍弃的怀念

小时的腊八节,有时艳阳有时飘雪,那时的嘴叼得要命,却偏偏对腊八粥执念不悔,父母惯着哦,初为人妻,母亲生怕我饿了馋瘾,一到腊八,就早早煮好又香又糯的腊八粥,盛满一搪瓷锅,叮嘱父亲送过来,父亲照办不误,粥到后,便悠哉悠哉往电影院看他的电影去了。后来,公公也在每年的腊八节一早生起一个火炉,细煮慢焖一大锅腊八粥,至此,母亲才停了念头。然后,一群儿女围着火炉喝上一碗又一碗香糯的腊八粥,暖得他们个个肾上腺素升高,欢语笑声盖过头顶。多年以后,这样的幸福时光,使得远在地中海海岸边的姑娘每年都怀念不迭。

那一年,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吃了腊八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挽着父亲的臂膀逛街,那天,父亲特意在外加了一件藏青的风衣,一朵两朵三四朵雪花轻轻飘落于他的肩上,一青一白,像巧手绣上去的雪花,我那天穿着黑色的流苏磨砂短靴,像逛街也像旋着舞步,如今,穿着它上班,显得仓促不安了。觉得手指有点冷,我们就逛进商场,我挑了两副云烟灰的针织手套,情侣款,谁说过女儿本来就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女款的还绣着两朵白梅呢,像雪花落在手背上,每年寒我仍套着它,只是那副男款的早已随风而逝,恰恰是在逛街的下一个腊八节而逝的。

前段时间,一个雪后清冷的星,我和儿子从厨房出来,几乎同时仰望夜空,他指着高空中一个细小的忽闪不定的正从我们头顶慢慢划过的红色灯说:“妈,这就是机翼观察灯,我们也设计”我的视线由忽闪的灯滑向夜空中几颗清亮的星子,暗暗遐想:如果人往生之后真的变成星星就好了,当我思念他们时,只要一举头便了却纠缠了。

此刻,外面正飘舞着雪花, 瓦当上的雪已填满,我也该睡了,明早起床又归于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又粉饰了我昨夜悄然暗生的一怀忧伤

原创——闺中月 完稿于2018年1月24日腊八节夜(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1786/

一朵两朵三四朵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