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由老仙女的追忆说开去

2020-02-08 11:58 作者:闺中月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她小心地夹起一块细香芹炒鸡脯放在嘴里慢慢咀嚼,几乎同时我们也各自夹上一块,少言淡语的她忽然思维清晰地开口了:“你妈妈第一次来我家的菜地,帮着拔了移栽的就是这种细香芹,穿了一双白的球鞋和一件雪白的毛线外衣,系着墨蓝色的纱巾,那时她还是个童花头, 一会功夫就把密密匝匝的香芹拔散得像个疏毛瘌子··········” 我隔着缥缈的香气又惊又赧地望向那双苍老而幽远的眼神,说:”好像还是这样的细天吧?”她固执地回:“不,是阴天,比今天暖和多了!”你这八十七岁的老仙女呀,记忆怎么可以如此清朗?!

她慢慢嚼着细香芹追忆的样子,该像普鲁斯特吃着一块沾了茶水的玛德兰小点心一般,刹那瞬间穿越到旧时光里去了,曾为一句“就让料峭风为一早就等在门口的彩蝶吹开耶路撒冷的第一朵玫瑰”而心动动地想要寻找这本《追忆似水年华》来读,终因看了一些关于它的书评和电影剪辑怕自己耐性不够而放弃了。她的一番追忆,无疑已掀起我心中的万千波涛,想想当初那个充满活力的自己,再看看现在这个半死不活苍凉的自己,已然对时光的流逝产生了莫大的无力感。不过,以那般澄澈干净的初模样雕刻在她的记忆里,也不赖,谁的青春不曾美好

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 只是我们的空气感冒了,必须戴着口罩呼吸了,这短短半月的时间,完全颠覆初始的设想,许多人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人失去天马行空的自由,有人失去了生命,有人失去了亲人,有人在呼天抢地的悲怆中暗渡长,有人在以命相搏击·······而对这一切的发生我们除了产生巨大的无力感,只能做到呆在家不出门,不给祖国添乱。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我只在自家的阳台上出游。初一以后,除了穿过一次无人的雨巷我就没出过门,坚持不到集市去购物买菜,像一只大青虫,把老仙女花盆里的香菜,浴缸的菠菜,洗手池的生菜,差不多啃噬完了,还有一池细香芹和几盆青蒜没动,老仙女忘记喷洒”来福灵”了,以前有个于我们非常熟稔的广告: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

细雨湿流光,香芹年年长。每年春季我们家的一方净土里,总因鲜绿的细香芹葳蕤生光,这个中午,我要下手了,霏霏细雨中的香芹尤为逼格,剪它时格外小心,炒它时也格外用心,滋味不逊从前,儿子破例又添上一碗。每天除了雷打不动地刷屏疫情最新消息,好像就是睡觉做饭这些事,也没多少心情去翻书读文。昨天一时兴起,关掉手机,不受任何干扰地打开电脑,十年前的麻将的账号还在,北风级师太呢,我以为已经彻底忘记游戏规则了,玩了小半天,那些规则包括那段记忆又都慢慢活着跑回来了,毕竟深刻地捣腾过,就像铭心地眷恋过一样,不小心自摸了一牌“小三元”,已不似从前的怦然心动,淡淡定定地拿了人家二百多分,呼啦,一下跑掉二人,没隔两牌又自摸一牌七小对,又坦坦然然拿了人家一百多分,呼啦,三人全跑了,留我孤家寡人,他们以为碰上高手赌婆了,其实纯属意外,唉!还是别玩了。

当我把老仙女的一头白发浸在清水盆里轻轻揉洗时,我的眼里竟幻化出一头乌黑的长发游弋在水里的虚像,一个人又须经得起多少的流年淌过乌发清水而就变成现在的白发苍苍?忽然而已,还是莫大的无力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创——闺中月 草于2020年2月7日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ldabkqf.html

由老仙女的追忆说开去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程汝明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