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人一盅

2020-03-04 10:49 作者:闺中月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年前的某个早晨,同伴拎了一袋炒蚕豆搁在我的工作台上,说:“喏,唯你这高冷的牙齿对付它了!”嗨!这铁锅铁铲炒出的本味本样的老蚕豆还真是久违了,信手拈一个放在嘴里,不敢直接了当地“咯嘣”一下嚼开,而是婉转地咬开,因为很久不和它联络了,心里已没有底气笃信自己的牙齿和它铁到何种程度,万一咬爆了门牙,还准备着跟亲朋们拜年时道一声:鼠年吉祥,鼠年发财呢,缺了门牙的鼠和发都漏风了,那叫我情何以堪?!随着坚实的豆瓣在齿间的碎裂,一种故知重逢的馨香拥抱了唇齿。

炒瓜子炒蚕豆是我们那个物资匮乏时代最美好最单一的零食,不像现在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连洋坚果都泛泛可见:威夷果,碧根果,巴西松子,加州开心果·····。末夏初,麦香飘香月光时分,也就到了收获老蚕豆的季节,从豆梗上摘下黑色的老豆荚,散漫一场,用竹梿枷将晒脆的豆荚敲打,滤掉荚壳就剩一场青皮的老蚕豆了,收进竹箩,待某个清闲的黄昏,小哥烧火姐上灶,铁锅铁铲翻炒出沙沙的交响乐就是美好日子的前奏,炒到由青皮转棕褐色,且点缀着小小的黑斑点,蚕豆的香味就出来了,一边铲到篾簸箕里,一边就有二哥拿酒盅来,一人一盅,绝对公平公正公开,有四五双黑豆般的眼睛凝视着酒盅不闪呢。黄昏人静,暖香吹月,古人有月下独酌的诗情,而那时的我们一家子围坐在昏黄的灯火下,咯嘣咯嘣嚼着炒蚕豆,听大人话着桑麻,满嘴香喷喷的,我最小,每次总比哥姐他们多得一盅,那是父亲把自己的一盅倒给了我。也许,这就是我的牙齿比他们坚固的缘故吧。

我们这儿还有个约定俗成的说法,衡量一个人的牙齿是否坚固都拿炒蚕豆作参照,说:“那人牙齿好!蚕豆都咬得咯嘣响呢”或者“老咯,蚕豆咬不动啰!”但这个说法到我们这代人基本上就结束了,你想啊,现在还有谁愿意吃这个硬实顽固的东东?几乎所有零食都加工到非常精细,连水果都不愿意用牙齿咬了,榨汁机代替嘛。前年儿子年会抽奖抱了一台榨汁机回来,叫我把家里的苹果橙子梨子等水果榨汁喝,我斜了他一眼,长牙齿干嘛呢?恐怕还真要像英国的科学家预测的一样:千年后,未来人类的手臂和手指将会变得更长,看起来如同长臂猿一样,因为iPhone手机等触屏电子产品的更广泛使用。未来人且牙齿减少嘴巴变小,会长出四下巴来,由于食物加工得越来越软,牙齿需要咀嚼和撕咬食物的时间变得太少,无须咀嚼硬物,因此牙齿自然会变少,下颚也就退化了,哪里还有现在人的俊模样呢?还不成怪物。

炒瓜子, 秋后,用镰刀割下一个个籽粒饱满的葵花盘,拿个棒槌置在竹匾里敲打它,一会功夫匾里就会铺满一层黑白的葵花籽,几个日光照晒后,就可以归仓了,逢到乡村放露天电影时,我们的口袋里肯定有一盅葵花籽一盅炒蚕豆,有香瓜子飘香的晚,即便晚风将布幕上的人影吹成皱皱弯弯的波浪形,我们照样觉得有过节般的无上美好。

人对物是恋旧的,记得公公生前特别吃炒蚕豆,房间的桌子上总有一包,不过那时的炒蚕豆已不如从前的紧实,是从集市买回来的,已经加工得酥松了一些,毕竟那时的他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每次都会替我带上一包。到他要离世的前一年,他喜欢吃那种直接从集市买老蚕豆回家炒到七成熟,再放上一勺水煮开,然后盛在盆子里淋上香油和辣油,一边喝稀粥一边吃蚕豆。而且隔三差五就这样做。一年后,公公走了,自此,我们再也没有吃过炒蚕豆和七成熟的淋上香油的煮蚕豆。

原创|——闺中月于2020年3月3日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rdobkqf.html

一人一盅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巴吾其仁
  • 山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