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看油菜真妩媚,油菜看我却不是这回事

2020-03-06 13:35 作者:闺中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相信这一个多月的疫情期,除了一线的白衣战士在无硝烟的兵荒马乱里赴汤蹈火出生入死,我们这些普罗大众也有了一个难得安静沉寂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这样的时段足以走过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至少我是。当我初次出门走在复工的路上,晨曦披拂着河畔的柳树和我的身影,袅袅秀向水的柳枝缀满一对对纯净的柳眼,几声鸣啭栖在梢头,由衷蹦出一句:曦光柳眼燕泥香,生命应如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生命最初的模样,遇见便是不谋而合的寂静欢喜。

山冈上的梅,今年不得不错过了,但是我去或者不去,它都会在那里阒然绽放,若霞若;我见或者不见,它都会在那里暗香浮动,若有若无,少了我还有群鹊蜂蝶,山丘庙宇在作陪。

前几天,我突然下班早,目光所及蓊蓊郁郁的菜田竟已黄花星星,就在菜田里千头万绪的小埂上悠悠荡荡起来,一季“雪”(实在心虚,猪年冬季只飘过几朵雪花,鼠年季也不过落了一场无地自容的雪,连屋脊的苍凉都没掩盖)后的田埂菜垄,加上前些天的霏霏酥雨,脚下的泥土格外酥软绵松,使人轻飘欲逸起来,——酥雨润柳帘青青,青青帘柳燕飞争。菜田已黄花星星,星星花黄蜂竞嗡。你看,我这可怜的文明人,总逃不过这些无用的东西。

这两天休息在家,一身慵懒的着装,张牙舞爪的发丝,黄昏我又在家附近的菜田小埂上游了,没有戴口罩,因为外人须在村东的渡口扫健康码才可以进来,且不许到处游荡,隔离在家,田里只有一两个庄户人在翻土弄菜,随着她钉耙起起落落的翻土声,惊得身旁草地上觅食的一滩雀也跟着飞飞落落起来,我自不与人搭讪,人也不与我话语,独享一个人的清欢,我看油菜真妩媚,油菜看我却不是这回事,哪又怎样呢?我可以面向晚晖落霞在三寸窄的渠道石上摇摇摆摆走“平衡木”,我可以找到自己的平衡点,不至于坠落在泥沟里,即便坠进去,没关系我可以爬出泥尘,反正我是走给自己看的。

孤村衔着落日,残霞铺在天边,老树栖着倦鸟,一点飞鸿掠过晚空。我从西边的落幕转身面对东边蓝色天穹挂着的半轮清梦似的月亮,从乡道上彳亍而归,我将在自家小屋里冉起晚炊的袅袅烟气。

今天是孩子的生日,我蓦然想起昨天归来路上遇见的一景——阳光照耀着薄膜篷,篷里是泥土中蕴育的种子,原来,人与种子的发芽都是相似的。晨起我为每个家人泡上一碗炒米荷包蛋,和他一起享受生命的快乐,我还要为他唱一首《英俊少年》里的插曲——小小少年,在我心里只愿他一直是如初少年,我还要亲手为他做一个生日蛋糕,不管是否赏心悦目,只要融进我的祝福与暖意,如此便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创——闺中月 草于2020年3月6日中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uqzbkqf.html

我看油菜真妩媚,油菜看我却不是这回事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