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轻烟拂流水,落日照行尘

2019-11-24 20:35 作者:闺中月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帘卷西风,荻花飞,可我们南方的小众姑娘还有露着香肩的光着长腿的在艳阳高照中四处溜达,能怪吗?这两天白天最高气温都二十几度呢,前几天,倒貌似第一场寒潮来袭,我等弱势体抵不过它的突袭,自是丢盔折戟,涕泗横流,偏遇红粉,就不要脸地自嘲一番:“好嘛,通在外面的洞眼都在冒水啦”那时间,就像小学做过的一道无聊透顶的数学题,一边打开水龙头往池里注水,一边打开池子的三五个排水阀门,问:何时能蓄满呢?

失水失到苟延残喘,也要倔犟到底不吃药。“一团茅草乱蓬蓬,蓦地烧天蓦地空。争似满炉煨榾柮,慢腾腾地暖烘烘。”小雪节气,俗人坐在寒凉中最先想到的大概就是“慢腾腾地暖烘烘”,榾柮[gǔ duò]:木疙瘩子,老的树根,这首《题壁》是宋.无名氏题在照壁墙上的一首诗,拙朴易懂,寓意却深,小到居家过日子,大到人生处世,轰轰烈烈注定难长久,平平淡淡方可细水长流。好像古代人言论特别自由,心里想到什么了,就即兴题在墙上或摩崖上,也不怕抓去罚款,苏轼在庐山的西林寺的墙壁上就敢留下《题西林壁》,林升在杭州的一家旅舍墙上就大胆题有《题临安邸》,陆游在沈园的感伤无处倾泄,就着墙壁疾书《钗头凤》。

闲暇来了,眼泪鼻涕也停了,晨起,踩着《猛士》的旋律蹦跶一会儿,再去集市买肉回家炸肉丸,香诱左邻右舍,即便世界抛弃了我,我依旧有歌有翩翩,有肉有清欢。我的清欢,莫过于到处走走,随意拍拍,然后,应景儿装腔作势地写几句,倒也可以抵挡来自生活的烦琐,就像拿着一把残破的扫帚在院子里不停地扫啊扫啊,扫掉了一批落叶,身后却又马上纷纷扬扬落下一地枯叶,再接着扫,总是扫不干净,但扫着扫着就有了耐心,我怎么觉得有点《道士下山》里僧人扫地的境味?!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那是被莺莺的离愁别绪的眼泪濡湿过的枫叶,而这斜阳残照中的枫叶看起来尤为赤焰红艳,这该是李后主眼里的“相思枫叶丹”吧,离人未还,只剩“一帘风月闲”。我一边走一边误闯古人相思林,好像还就真有了他们的那种既视感。

走过曲曲折折长长远远的栈道,末端便是一座小巧的廊桥,桥上一对篆体的楹联:”轻烟拂流水,落日照行尘“,在落日余晖里邂逅这副文字,也算是一种机缘巧合吧,曾来过这三两次,就是无心无眼神读到这副对联,大概时机不对。它出自戴叔伦的诗句《送友人东归》,唐朝时期,他是这儿的本地人。廊桥似乎都与离愁漫漶沾在一起的,镌刻上这样的诗句好像才完整,我一身沉潜的墨色加上一脸的落寞站在余晖里也是合乎它的逻辑的。

穿过廊桥,一道幽径,一片葱翠的小竹林,快结束拐弯处,蓦然一树喧喧闹闹,累累坠坠的殷红小果笑着挤着闯进我的视线,这些指甲般大小的玛瑙似的海棠果儿油光透亮,满满当当缀在枝间,一看就知晓它们没受过尘世污秽的侵扰,没受过俗人粗鲁的采摘,缘于它们藏在这片幽篁里,鲜有人在此出没,来年天,一定会有一树仙气十足的海棠花悄然绽放,我会再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暮色四合,道旁的几簇黄菊枕着路牙,即将就寝,我也该收回流浪的脚步啦,路过荒地的一团乱蓬蓬的茅草丛时,还是被那轻柔羽状的荻花牵引了,靠近它,拂在脸颊上,像小孩柔软的小手抚过,色衬着它的萧瑟也托着它的柔曼,此时抬头,天空刚好有两架并驾齐驱的飞机划过,转眼则各自东南,留下两道忽明忽暗的尾烟印在长空,渐渐地越来越长,越来越淡,直到遥远的距离。而天空的另一半是一群倦归巢,我以为此般情景最是这个季节的境味,我匆匆录下自己的剪影,以便编在回忆路上的风景里。

明天,我的早餐,或许又是一马克杯奶泡燕麦,一对烧饼油条,一枚茶叶蛋,像一只吃饱的长颈鹅,风风火火,奔跑在纸墨书堆里了。

原创|——闺中月 草于2019年11月24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zibkqf.html

轻烟拂流水,落日照行尘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