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爱的微语

2015-06-02 07:55 作者:雅静未亡人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邻家的石榴树在五月时绿叶丛阴,开出的花红得似叠着的红丝绸,也唯有伸出墙外纷披的它让我想起如火如荼的天。 虽然我是听歌楼上的不再怀有少女,总是又止不住地在晨雨细洒的时候,想起那些泛着霉湿气味的往事。很奇异的是,有一位在街头探索时间的物理学家,惊奇地发觉老来的时光变得似从前慢,而沉淀在老人记忆之海里的是那些熠熠生辉的美好岁月,但也许它添了一层老无所成的悲凉吧!

午睡梦醒时分总是如挥着双翅的天使坠入人间。摔撞是一身的硬疼,还沾了一层俗世的灰尘,怎么掸也掸不掉。越是竭力地挣扎,人生仿佛只是徘徊在痛苦的边缘,昏昏。欲说些什么,却是声咽气堵。欲进红楼一窥,却是啼笑姻缘。有时感觉自己不再坚执于一己的悲欢,内心深处是一幅幅生活在乱世中的惊恐微民,还有那些生而残缺的婴儿。

我是又一度听到红尘角落里的喁喁说话声,关于那些悲欢离合的红尘事。听着听着,怎么越听越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悲楚。想起那些陷在已血肉模糊的旧里不能自拔的有情人。他们是不是忘了陪有情人做快乐事的初衷,别问是缘,是劫这句话。并没有爱情里的患得患失啊!反而自然的得享一段甜蜜的爱情。但是有情贞烈之人也难免会想,这是爱情浪荡子的一句情如戏的托辞吗?只在乎朝朝暮暮。那些可恶的滥情人啊!

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天地寂静,令有情人长相思的那人已远离了有情人的心,剩的只是有情人粗重的呼吸。一颗恨的种子入了心土,在萌芽。有的人执着了一辈子的仇恨,心中从来就没有风清云开的画面。生本多艰,恨又是多么沉重的字眼。

凝视着掌心里纵横交错的纹路,纠纠缠缠,扯不出个头绪,如失路在星坠云散的晚秋时节。一个若有所期地走在前头,背着手,脚步声轻得如猫步,心里却犹如一头迷鹿闯入,轻嗅着微颤的心花。走在前头雾里的她心想,怎么还不叫我留下,这一走可怎好,万一踏出了一条斜着的银汉,可怎么是好?他远望着前路身影逐渐缩小成黑影的她,这一秒的他却想着上一秒的事。既然她说想离开,那么离开就好了。前头有雾,有叉形的闪电,你都不要心生怵惕。尽管走,后头有我目送你,每一个凝视都是爱的力量。爱的心期最终结在了掌心里,摊开微红的手掌,才知爱的臆想,就这么生生得错过,想来都是有所惧。

掌心里的爱是温暖的,你与我之间不过一个拳头之间的距离。为何偏偏有情眷侣却硬生生地扯开一条鸿沟,隔着不能呼吸的厚重空气,以爱的名义在相互地施虐。只有在微寒的天气里,才会想到那暖手炉的幸福。平素他们只是像个玻璃人一样,一碰就会碎,还将爱美其名曰纯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感情线的曲折不就是每段感情的预言吗?始于爱的磁场相互吸引的那一刹那。美丽的青总是满足了每一个女孩子对于白马王子的幻想。纯真无邪的年代里,或许女孩憧憬着潇洒轰烈的爱情,并且时常梦见自己穿上了水晶鞋,成为婚宴舞池里最惹人注目的新娘。随着时迁岁移,世味浓厚,才渐觉爱田需要的是深耕细作。平淡的爱情才是最有味。原来爱是即使我们回首坎坷情路,也会如热恋般深情凝视彼此。

五月的石榴花在地上铺了一层,如花谢人非的旧爱。枝头殷红的花,如花盛情浓的将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60393/

爱的微语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