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谷雨时感

2015-04-27 13:17 作者:雅静未亡人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围高墙,隔断了世纪的心灵;层层的藩篱,割碎了黑白的世界。

——题记

“连昼多了纤纤,今日雨烟子湿了花!”蹴罢藤条秋千的女友临流感赋。晶莹剔透的小雨珠像美丽的珍珠串发夹缀在她那满头的乌云髻上。

“你又学我诗情画意了。”我轻声若蝶地说。

一带涓涓曲水绕着一从修竹。临水坐在青苔满覆的石墩上的我睨了一眼衣冠胜湖蓝的她。春烟丽花丛中的她妖娆得似一朵蓝色的妖姬。我双手掬起溅起的千层水花,笑容可掬地看着手里的心型水。这从冰川纪融化而来的清清亮亮的水啊。我是多么想挽做你黑纱帽檐边的一朵卷边的花啊!我知道你今生想在广袤的大地做一个行旅者,清芬溢世。

日近正午,天气连日薄寒,我就像行走在金沙横飞的沙漠里,是多么得渴望那有生命之水的绿洲一样,焦渴地希冀着一缕清婉的阳光。我喜欢久阴久雨后的阳光,温暖昭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事在东畴的阿披着一身暗绿色的蓑衣,肩荷锄头归家。谷雨的节气,阿爸忙和着催秧。院里的浅色叶子的花丛夹杂着深色叶丛,有几只暗柠檬绿的小在杂草丛生的花木里上下跳跃着,间或会传来几声啁啾的鸟叫。布谷鸟初啼,秧苗初插的又一季农事繁忙。阿爸理了理竹篾筐里的用来催秧的稻草。全部的希望托在一筐种芽里。浸了多少昼心血的种芽啊!盼你在丰收之年结出沉甸甸的稻穗。我仿佛看见秋收时节,戴着草帽的阿爸,手握青禾一把,汗水涔涔。

阿爸半转过身躯,朝我语气轻柔地说:“谷雨时节,百谷生。三月三来,男欢女聚。和你朋友去庙里走一圈,别总是闷坐在家。”经历了半世沧桑的阿爸语气里半是疼惜。我鼻头一酸,虽然不敢说经历了千疮百孔的人世,但额角却多了一抹浅纹的沧桑。

谷雨春深,不久春将萎谢于人间,春好易碎。留不住这短暂的春光,亦无法挽回遗赠的青嘉。曲折的山路旁有桑青青然,像水粉颜料染画的。

“怎么会有一只小鸟?”被桑树叶衬着白腻脸面的她突然惊呼起来。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我分拨开杂生的茅草,才看见一只玲珑小巧的灰褐色鸟安静地躺在草丛中,我弯腰拾起它,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它连微弱的心跳声都已经消失在时间的裂痕里。一个脆弱的生命就这么僵死了。它为何会凄惨无依地死在这里啊?它的亲人会惊慌失措地寻找它吗?莫非它是一只相思鸟,像这世间为情所困的有情人贞烈地殉情了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我痴傻地轻吟着这句诗,已忘吾身。

“你又犯呆病了。”友女用手在我呆滞的眼前虚晃了晃。我回过味来,摘下一片桑叶,小心翼翼地用桑叶卷好了它,用一撮黄土掩埋了。

清明刚过半月有余,无常未曾远离,却夺走了不及展翅遨游天空的小鸟。当此际,偏有荼蘼缀枝头,哀有泪,纷纷悬开在有浮萍初生的小池塘里。荼蘼谢了春事要休,我无缘,寂寂山谷中,悲叹万事难圆。

我和女友早早地在凤仙山腰望见观音殿宇的飞檐。崇山叠翠,绿树森森,有一幽静的泉水浮流。虽然古刹没有辉煌的气势,甚至有点破败简陋,但是始建于明朝的古刹繁旺了一方水土的人丁。几经劫难,几经修复的庙宇经历了历史的兴亡,朝代的更迭。明日三月三,男女老少齐聚庙堂,求子唱戏。戏台上的戏子又要细腻委婉地唱着人事浮沉,绸绢红边的折子扇舞尽了花灯情缘,无奈有情人总多了伤感,情到荼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51090/

谷雨时感的评论 (共 11 条)

  • 淡了红颜
  • 江枫
  • 雪灵
  • 江南风
  • 孤帆鸢影
  • 荷塘月色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春暖花开
  • 龙行天下
  • 恨秋声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