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偶问红尘事

2015-04-20 09:34 作者:雅静未亡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阑珊,花微落。浅浅叙欢,人愁各。

——题记

&#;

为何好易逝,美人易迟暮?我问友人。

正因为易逝,才显得珍贵。不忧心有怅怅,只患不曾为人间添锦增丽。她起身拾起杏黄色柜里的轻纨团扇,轻轻地摇着。扇柄上的绛红色的蝴蝶结随着她的纤腕一上一下翻飞着。她抿了抿嘴,抿出一朵淡红色的花来,一只庄生的蝴蝶贴上了她的唇。

我只是摇着花荫下的藤椅,人间佛微微一笑,他知道他看见了落在蓝色湖泊里的心花。而我心眼不见美的蓝图,又何来怨恨。只留待我清晰地听到花碎的声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音,只有心静无旁骛的人才能听到。

&#;

为何问花花不语,却是泪眼。为何游人未赏的芳菲世界,不能付与莺与燕。我问超然凡尘的友人。

凡人都会有牵挂之心,我们不是世间的空心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目遇成色,红尘中人遇色不为空,明心即是为了见性,也即不沾染主观色彩,入心却为空。友人巧笑,一双手搁在无弦琴上。一双流目似含情,却是空谷无音。苍松翠柏下,有白鹤舞影,忽风过留红。

似有所悟的我暗自解下香囊,轻分了分罗带。我知春归如过翼,为何花何在,怕是一场来风雨,葬在了楚宫。友人连连叹息:世事皆空。世事皆空。

&#;

为何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为何午醉醒来愁未醒。我侧目问友人。

我们本是赤条条地来到世间,轻盈地如同一粒浮尘。步履轻轻地行走在人生岁月里,耳闻目遇皆成色,使得我们人生的步履变得越来越沉重,使得我们的心灵变得越来越厚重。太过于执着人世间的恨情仇,便会迷失了本我,从生命的轨道脱轨了。友人吟吟地笑着道。

深蓝色的胆瓶里插着一细长花柄的花嗗嘟的月季花。友人刚刚泡的茶水搁在淡粉色的花下。逆着浮光,褐色的茶叶缓缓地舒放着,浮在热气氤氲的水里。有的茶叶沉寂在厚重的杯底。坐在小木桌侧首的友人似有蕴意地笑着。我慢慢地卷好手中的画轴。未有赏鉴不成的落寞,也未有初见时,心中邱壑有磅礴的雾气,开阔又雄浑。

&#;

于今多数女子不会空空地守着一段旧情。为何韦郎去后,婢女玉箫忘不得玉环分付。我心凄怆厉厉,问闲闲摘花萼的友人。

你可见白石道人的一阙自制曲《长亭怨慢》里的:

第一是,早早归来,怕红萼,无人为主。

玉指环是定情信物,既已遇一人,身嫁与一身休,忠贞于主。如今多数女子奈不住空闺房的孤寂,即使朝夕有郎君的简讯问安,却另寻风流缱绻。当代情欲泛滥,世事变幻莫测,欲望蒙心。想那玉箫空有一玉指环,心担忧无人为主。七年之后韦皋未至,竟做一烈女,绝食而亡。

如果不是为情而痴,怎会如此。不过玉箫也参透不了缘,选择用一颗坦然豁达的心去面对韦皋的不至。友人好像看透世事,得一颗澄澈菩提心。

花萼满满地被友人塞在玻璃瓶里,清淡的香气扑鼻。我手持红丝绒线,小心翼翼地系在纤细的花梗上。不忍盛开的花做了小猫的玩物。

“莫问,莫问,一切红尘事,随我去伐船吧!”友人甩了甩衣袖,理了理布扭子。

破旧的小木船悠悠地荡在湖水里。我离神地听到一阵悠扬的箫声。

你道是谁?却是白石道人姜夔。

天空是纷飞的花,船头有一歌女小红轻启丹唇,和箫而歌曰:“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48955/

偶问红尘事的评论 (共 2 条)

  • 荷塘月色
  • 恨秋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