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如此儿媳(小小说)

2014-01-11 19:47 作者:在乎你渴望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如此儿媳(小小说

文/渴望

1

曾婆婆近来总是喝水,还特能喝。以前每天最多两杯,现在八九杯、十余杯不止。水喝的多,这尿自然也就频了。一会儿喝水,一会儿去厕所。一天天这么折腾着。原本红扑扑的脸骤然灰呛呛的,没有多少血色。身上和脸明显的干瘪了起来;身子有衣服包裹着看不打眼,明显的是露在外面的一双眼——泛着困乏的光。走起路来更加的笨拙,且感乏力。老伴见这情形,心急火撩的给俩儿子打电话。儿子们迅速叫来了车,把老妈送到镇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老太太血糖过高,还严重超标。最后医院确诊曾婆婆得了糖尿病。要求留院观察。

曾婆婆知道两个儿子家里都不宽裕,这一住院得花好多银子呢!这钱谁出啊?小儿媳倒没什么,一想起大儿媳那个视财如命的泼辣女人,她的心里不禁哆嗦了一下,连连摆手,住不得!住不得呀!然后转脸看着医生,可怜巴巴地说,“不怕你笑话,我们乡下人,靠种地,能余几个钱儿。你看给我开点儿药,回家口服或点几瓶,只要让俺不喝水,不撒尿就好了。这院俺不住了。”

医生瞥了眼站在曾婆婆身旁的两个儿子,便笑呵呵说,“阿婆,你这血糖严重超标,不住院……”他摇了摇头,又瞅了瞅那俩儿子,转回脸来似有几分焦灼地望着曾婆婆的脸说,“你会有生命危险的!”然后站起身,用手轻轻拍了拍曾婆婆大儿子的肩膀,说了句“你们看着办吧!”就呼哒哒走了。其实医生这番话是故意讲给她两个儿子听的。同时也给他们肩上和心里压上点沉甸甸的东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两个儿子听医生这么一说,都异口同声的对妈说,“妈,能花几个钱,把身子看好了比啥子都好。医生要你住,你就住呗。”

曾婆婆这会儿的心才落了地,脸上泛着幸福的微笑,“那就住吧。”

住了两天院。曾婆婆的血糖总算降下来了,病情稍有乐观。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但是医生体谅曾婆婆的处境和心情,让婆婆先出院,但每天要到医院来复诊。直到把血糖控制正常了,就可以不回院复查,服药调理就可以了。

曾婆婆回到家,还没坐稳当,大儿媳就扯扯老公的衣角,低声问,“花多少钱?是不是俺们家出?你弟弟也是妈的娃,也要出点吧。每次有啥事。都你一个人扛着,俺们家可是四个娃上学哩。”

大儿子斜眼瞪一下老婆,“去去,女人就是钱大过天。那是我妈!钱能相抵的嘛?就知道钱,钱,钱。”

大儿媳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肚子冤屈没处发泄,这会儿更是火上浇油。她不服啊——小叔也独立成家了,才一个孩子,老婆又在工厂打工,有固定收入。一家三口过得蛮好的。我咋了我,我起早贪黑从田头摸过田尾,种那么点不值钱的庄稼,能卖几个钱,我四个娃都上学哩。我就看钱比亲生娘都亲咋了,我容易吗?我累死累活还不就为了这个家啊!凭什么就我家出钱呀?都吃一个奶头长大的娃,为啥就你一个人扛呀!

曾婆婆虽然老了,现在也添了毛病,可她心里明镜儿的,啥事也逃不脱她的法眼。她人趟在床上,眼角早就瞄到了大儿媳用手扯儿子的衣角儿。心里就猜到了几份,一定是为钱的事。再瞅瞅她那张苦瓜脸,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了她钱似的,难看死了。

曾婆婆垂下头,一声不吭。

大儿子将在医院的情况详细的跟爸说清楚,告诉他老妈病情已控制,叫老爸别那么担心。只是老妈还要继续去医院打针检查,平时要注意饮食,凡带糖分过高的食物都不能给老妈吃。至于带老妈去医院打针的事就落在他们四个人身上了,一人轮一天,毕境时值农忙时候,田里的庄稼要收成啊,耽误不得。

这时小儿子跟大哥说,“你们忙地里的活吧,我负责送妈妈去就成了。”大媳妇听小叔子这一说,心里本充满不快的思绪算有点点平复。心里说,不是你送去谁送去呀,钱没出了,力总该出一点吧。看看这没啥事要用的上她了,就借故说回家给儿子做饭,拍拍屁股走了。

2

曾婆婆家离镇医院有二十公里路,没有公交车,出入都是麽托车代步。幸好两个儿子都有麽托车,这也算是方便了一点。

第二天一早,小儿子骑着摩托车驮着妈妈去医院复诊。要知道注射这胰岛素可不能急的,要慢慢的输液,可得花好几个小时呢。这样一来一回就得大半天。回到家已经将近黄昏了。

大儿子也忙完地里的活儿在家门口等着他们了。妈还没下车,他就急着问弟弟啥情况。弟弟停好车,嘴角露着笑对哥说,“没什么大碍了,还要坚持打两三天就可以不去了。”

“哦!”大儿子悬着的心落了地。他对弟弟说,“你地里的茄子几天没灌水了吧?明天我送妈去好了,你去忙地里的活。”

小儿子有点歉意的跟哥说,“那哪成呀,我钱没出几个,就多出点力呗。说好我送的吗!你家地多,你忙完再说嘛。”

大儿子容不得弟弟多说,打断弟弟的话,“明天就叫人来犁地,没啥活儿,就垄好了种玉米,你嫂子可以送妈妈去,你就别推了,让她送妈妈去就好了。”

弟弟也只好听哥的!

“俺不去送,小叔不是拍着胸膛说他负责送的吗?现在是咋了,干吗要我去送了,我不送。送,你自己送去,我一大堆活儿呢!”大儿媳听老公说明天要她送婆婆去医院,生气的冲着老公在那里嚷嚷。其实她就是嘴硬,她不敢不听老公的话的。

3

大儿媳尽管满心不情愿,憋了一肚子气,可还是不得不按照老公说的,早上八点就开着女装麽托车载着婆婆去了镇上医院。在医院那几个小时里,她坐立不安,在走廊里来回踱着步字,见哪哪都不顺心。她最讨厌医院里的药水味,和看见医院里来来回回的病人。她走出注射室,在走廊的板登上坐着。特别当见到护士给婆婆扎针的时候,心里特不痛快。于是在心里诅咒着,“老不死的,好好的,干嘛要得这可恶的病?还赶上最忙的时候。不知道你儿子一家老小都指望着那些庄稼过活吗?听说这糖尿病无法根治的哩,还要长期服药;这药费又要你家大儿子买单呀!哎呀,算算,得要多少钱呀?”正当她在算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婆婆在叫自己。仔细一听,果真是婆婆在叫她过去,说要去尿尿,要她扶着去的同时还要高提着吊瓶。这里是医院,她不能在那里干坐着不管老太太。她怕别人说闲话。只是很不情愿的扶着婆婆去了趟厕所。动作之粗鲁,就连旁边的人都看不过眼,。见大儿媳不在跟前,临床一个老太太忍不住问曾婆婆,“在哪里请的护工,服务态度太差劲,这个不行啊,换人。你的儿女都干嘛去了,你生了病,他们都不来陪。”

曾婆婆只好笑笑说,“孩子们忙着田里的活儿,脱不开身。这不,有大儿媳来伺候着我。知足。”

当护士又给婆婆挂上一瓶药液时,大儿媳不耐烦地问,“还要打多少瓶呀,这都换了两瓶了呀!打完不都快天黑了。”

女护士瞅瞅她,笑了,“这是最后一瓶了,大约要一个半小时打完。你耐心的等着吧。”

大儿媳绷着个脸。这几个小时就如小被困在笼子里飞不出去,快要憋屈死了。她讨厌这充斥着药水味的围城。她半刻也不想呆在这里,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的婆婆的份儿上,打死也不来医院受这个罪。她宁愿在地里陪着她的庄稼,她宁愿在烈日下忙活的汗流夹背。想着想着居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长嫂,长嫂(农村人都喊大儿子的老婆叫长Zhang嫂),我们回家了。”

大儿媳被婆婆摇醒。用手揉了揉眼睛,没好气地跟婆婆说,“打完啦?”

曾婆婆“诶”了一声,不敢多说。

大儿媳看看天,再看看手表,呀,都四点多了呀!心里很是不悦,以为打个针放个屁的功夫也就得了,谁成想要这么久。家里秧好的玉米苗得浇浇水,太阳那么晒,不晒死才怪.明天咋种呀?她心里越想越不舒服,便冲着婆婆吼了声,“回去吧!”

曾婆婆没有说话。

婆媳俩一前一后走出医院门口。

大儿媳去推麽托车,嘴里恶狠狠地怒斥着,“什么病不好生,非得生这没根底的病,还连累俺们瞎折腾。不知道农家人地里多活儿么?医生说了还得再来几次呢,谁有功夫老送你来送你回去的。我告诉你,明晚让你老儿子接送吧,我们可没有闲工夫。”

曾婆婆一声不吭,垂着头,跟在儿媳后面走着。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13045/

如此儿媳(小小说)的评论 (共 2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