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嘱托

2013-12-25 17:02 作者:在乎你渴望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嘱托

文/在乎你渴望

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了。最后一次住院她听见医生对她先生说,回去好好待她,尽量满足她的心愿吧!他先生哭着求医生一定要救救她,无论花多少钱。可是医生摇摇头,无奈地离去……

她拭去眼角的泪。在先生要推她回病房的时候,她一把拽住先生的手说:“我要回家,我不喜欢这里的药水味儿。”先生像哄孩子似的哄着她说:“好!好!好!等你康复了咱们就回家;以前都是我听你的,可是现在你得听我的。用不了多久,医生就能把藏在你体内的‘顽童’一个个赶跑。”她转过头望着先生,调皮地说,“是不是看我的诗歌多了,也学会了用比喻了。这些小顽童在你老婆大顽童面前是无所遁入的。放心吧,你看我不是挺精神的吗?老虎都能打死几个 。”她故意举起她那瘦如干柴的手,“我们回家去吧!”

几天的劝都拗不过,先生只好去办了出院手续,并记住了医生的嘱咐。

每次胸闷腹痛得她浑身发抖、脸色惨白时,她先生就心疼的劝她,“是不是很疼啊,我们回医院去把!叫医生给你打一针就不疼了。”她总是无所畏惧的样子忍着疼露着笑对先生说,“没事的,忍一忍就过去了。去医院也是一样的,医生只不过给我打止疼的针,过后还是老样子。我趟下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你去看看孩子放学没?去接他们,回来好给我做饭吃。我伺候了你那么久,现在我生病了,轮到你伺候我了。”她强迫自己挤出一点点笑来。先生笑着点点头,乖乖的去接两个孩子放学。(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其实她哪里都疼,她清楚地知道,癌细包如无数只小虫子,正张着嘴巴一口一口咀嚼着她的每一寸肌肤。她曾无数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想再受这如千刀万剐般的折磨,不想再喝那些根本不起作用苦的让人窒息的中药;她甚至时常会想该用怎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悄悄的去一个没人的地方静静的死去呢,还是去一个繁华的都市找一间总统套房享受完了再像儿一样飘去她想去的地方?因为来到世上苦日子熬了三十多年了,好日子没享受过!她对自己说,“就让我耍赖一次,哪怕去住一晚。”可是,她望着梳妆柜上摆放的全家福照片,看着相框里那两个活泼可的儿女,还有她身边的先生那幸福的笑容,她舍不得离开他们。至少不是现在。回想着先生在婚礼殿堂上许过的誓言:要一生一世爱护她,不管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尽管生活压力多大,先生都一个人扛着,两个小孩子的诞生更给这个家庭增添了许多甜蜜与温馨。先生对孩子疼爱有加;对自己也是缠绵依然。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两个小孩都上小学的时候,他们开始学做小生意,因为他们诚实,物美价廉,一下子就有了稳定顾客,生意渐渐红火起来,生活得愈加美满了。

人干吗要承受生老病死的痛苦焦熬,干吗不可以和神话里的神仙一样,没有病痛,长生不老,或者可以活几千几万年,甚至更久?那样就少了很多伤痛,多了很多快乐啊!可是就在他们高高兴兴的计划着再赚一年钱就可以把现在住着的年年下刮风都要胆颤心惊的旧瓦房拆了重建时。噩耗传来,她在一次晕倒去医院诊治时确定肝癌晚期。犹如晴天霹雳,所有美好顷刻间成了碎片。在医生确定手术都无效时候,她放弃了一切可能治疗的提议,嚷着先生给她出院。或许她怕老人家说的那样,死在医院或死在外面,将来变游魂野鬼回不了家的。死也要死在家里。她也见过许多病人得了癌症晚期时都放弃医治,自动回家的。所以,她一意孤行要回家 ,尽管先生和亲人们如何劝都不听。

每当 她看着先生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心里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她心里知道,她没有嫁错人,他确实很爱她和两个孩子!对家庭负责,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她也很爱他和两个孩子啊!可是上天为何要那样折磨她啊?要让一个美满的家庭饱受如此煎熬。她本该可以看着孩子上初中,上高中,甚至考上大学。她心里知道两个小孩都很聪明,将来一定会学有所成的,她应该陪着他们一同成长,一同分享喜悦,一同度过每一个开心快乐的日子;她还要看着他们都结婚,还要看着自己的孙子与外孙出生。可是这一切都变得那么奢侈,那么遥不可及了。

这一天,她突然想起看过的一则新闻。一个高中的学生因嫖娼未遂被判了刑。原因是家庭背境复杂,单亲家庭,父亲只顾着赚钱,后母对他又不关心而造成悲剧。她心里多么难以接受,她要是这样走了,两个小孩没有了亲生母亲的照顾会有怎样的变化?先生会再娶个女人回家吗?那个女人会对我的孩子好吗?

晚饭后,她把先生和儿女都唤在身边,脸上抹着微笑,先拉着女儿的小手亲昵的说,“妈知道俺妞妞很乖巧且懂事,以后要学会帮爸做家务,学会照顾弟弟。妈也知道你学习认真,将来一定有出息的。但现在你还小,你不可以有了一点点成绩就骄傲的哦,你要更加努力才行,因为你不努力,别人努力了就会超越你了。但也不能争强好胜的,要学会谦虚。虚心请教老师。那样才是一个好学生和好孩子啊!”她伸手抚摸着女儿那稚嫩的小脸。转回头唤儿子坐近床头。她想坐起来,可是没能直起身,便使劲地挪了一下屁股,许算是空了点位置,一把搂住儿子的脖子,轻轻的说,“儿子,妈知道你比姐姐聪明,很多字妈妈没教你,你都自己学会的,但是聪明还不够, 还要靠多加努力才能锦上添花的,你要耐心的听老师指导,在家要听爸爸和姐姐的话。知道吗?将来才能成器!”儿子毕竟还小,他傻楞楞的问她:“妈妈,老师说要听爸爸妈妈话,干嘛只听爸爸和姐姐的呀?妈妈,那我要不要听你的呀?!”

先生站在一旁早已泪眼模糊了,可他还是努力的忍着。

“瞧你,跟孩子说这些干吗?他们还小,不懂这些的,咱有的是时间,你以后慢慢教。”先生忙打断了她的话,把孩子们都叫走让他们去做功课了。

小孩子虽不懂妈妈讲的是什么。但他们知道,妈妈生病了,知道要听妈妈的 话。听见爸爸叫他们做功课,就对妈妈说,“妈妈,我们知道要认真读书的,你放心好了!”说完两姐弟就去做功课了。

先生过来扶她趟下,用嗔怪的眼神看着她,“你今天怎么跟孩子说这些话啊?”她慢慢趟下,有点生气的对先生说,“我在给孩子说话,你干吗插嘴?还没说完呢!我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你说吧,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依你!”先生很严肃的看着她日渐憔悴的脸。

她清了清嗓子说,“我最大的骄傲就是嫁给了你,还有生了一对乖巧的儿女,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我要谢谢你给了我这一切。以后的日子里,我不能陪你度过每一个艰辛的日子了,我走了,孩子就交给你一个人教养,你又是又是娘的,你一定很累的。我也知道一个家庭没女人照顾是不行的,但是,我不希望你找个女人回来分薄了他们在你心中的爱。你要等他们都读完书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了,我才允许你找一个女人来照顾你下半辈子!好吗?”

先生伤心的看着她的脸,明显的生气了,“你怎么这么自私,把孩子都丢给我。别瞎说,你会好起来的,你要陪着他们成长。你说过要陪我看日落日出的 。你还说过要陪我庆祝九十岁生日的……”说完他撇过脸去,不让她看见他的泪。

她真的有点生气的对先生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还有,我写的那些诗文,你以后有时间的话,记得看看,整理一下,能够出本诗集,就了了我的心愿。”

几天后她走了,她离开了她的先生和一双儿女,去了一个没有痛苦与忧伤的地方……

若干年后的一个天,阳光明媚,花儿绽放,蝶儿纷飞,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美丽秀气的女孩和一个英俊萧洒的男孩站在一块墓碑前面祭拜。只听见那男人发出沉重而似有几分慰藉的声音,说道,“老婆,我们又来看你了!不过今天是给你报喜来了,你儿子今天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两个孩子都不负你所望 。现在都是你期盼的大学生了!老婆,你高兴不?”然后打开腰包,从里面取出一本封面设计装帧极为精致的诗集,用颤抖着的一双手捧着,面对着墓碑上的照片激动地说,“老婆,你看,你看啊,这是你女儿为你设计的封面、刚刚出版了的诗集,不信你闻闻,这诗集上面还有铅味儿呢!老婆,你了不起!老婆,你真棒!”

先生把那本诗集一页一页的撕下,在她的坟前点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608529/

嘱托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