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3-07-02 17:17 作者:孙逸华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匆匆一世,翩翩芳华,什么可贵,什么可?红尘俗世,我们一路进进退退、迎来送往,秉持着自己的个性,坚守着自己的原则,一步步走向未来,又一次次停驻回望,是什么在我们的生命里充当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我们又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对待当下的生活?我认为,唯诚即可。

生活让我需要分享和倾诉,于是朋友就在我们身边诞生了,可怎样才能找到最好的朋友,我认为,唯诚即可。诚是真诚,诚实,不掩饰,不夸张,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可以很自在的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也能很自然的体会他人的情感,这种舒适感诠释了真正的友情,让人感到了不用憋着的快乐。诚,让彼此更加真实和形象,富有简单而知性的趣味。即便因为直言不讳,引起一些最初的矛盾,也会很快从真诚中相互理解,并换来更加惺惺相惜的信任。如果在人世间的存留,总是需要一些花言巧语来填充,需要用不断的奉承或压抑来维护面子,那么这样的人生该多累,你自己也会潜移默化的失去本我,如此,生活的烦恼自然源源不断。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成为好朋友,其实几句话就可以判断出来了。志趣如何,性格如何,其实都是附属的了,最重要的永远是敢于真诚,说真话,做真正的自己,不矫揉造作的修饰和掩藏。诚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需要把自己整个经历和性格像说明书一样说的仔细,而只需把你最不功利的一面展现出来,因为只有不功利,友情才纯粹而丰满,你的所有作为才因此值得信赖。如此一来,我相信你就会获得你所期待的友情,也会因为某些出卖与背叛认清谁才是你的真正朋友。

我们也有着爱情的期望,而如何获得自己真正需要的爱人,也是唯诚即可。我们不仅要对爱人真诚,也是要对自己真诚。适合我们的爱人,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理想情人,我们对待他首要的原则应该是尊重。尊重一个人,就是不需要过分的去改造他,修饰他。如果他不完全是你想要的类型,却又因为其他的因素又想和他在一起,那么你就会不断的想着要如何的改造他。改造一个人,说明了你爱的并不是他,爱的只是你的某种理想。我们爱彼此,是因为真正的喜欢他,包括他所有的好,也包括他所有在别人看来是缺点的不好。这种真诚会让我们在未来的生活中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因为你理解他,你真诚的懂他,你会不自主的站在他的角度去想,甚至欣赏他这样一种行为。真诚,会让爱人之间的问题不攻自破,因为真诚让彼此少了猜忌,多了信赖。在未来的婚姻生活里,能让彼此在历经风以后依然不倒的,一定是彼此对于生活的真诚。

我们也会有自己的事业,那么做事又该以什么为标准呢,也是以诚为本。不是以获得名利为目的,心甘情愿的为之付出,不计回报,不求得失,总是心满意足。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所谓的事业,更换工作也只是想要更多的名利而已。而要想人生过得愉快,除了情感,就是事业了。如果没能找到这样的事业,你的人生其实就只剩下一半了。如果我们做某件事,不是为了把某件事做好,而是为了得到其他方面的利益,此即为不诚。当我们为了生活的需要,而拼命去改变自己却只是为了迎合某种认可和需求,这其实是一件挺悲哀的事。你既是对自己的不真诚,也是对事业的不真诚,那么如何会获得更加敞亮的人生呢!

譬如我,喜欢写文章,那么我就觉得其实做文章也一样,唯诚即可,当然唯诚也极不易。人都喜欢说些冠冕堂皇的话,这些东西就像一顶顶帽子,可以修饰一个人。所以人很容易编出一些浮夸的东西,让人浮想联翩,但却又空洞无实。真正的好文章,应该是绚烂之后归于平淡,也就是归于诚。说的话,表的情,都是自然而然,有感而发,不疲于追求文字精美,句式整齐,但一定发自肺腑,有明显的个性展现。而要做一个大师级的人物,诚代表的就是一种风格,一种个人魅力的展现,已经无需刻意去追求那些技巧性的东西了,那些已经变成写作的潜意识了,而只需按照自己的风格方式,不断的积累和塑造,说真话,诉真情。因为发自内心,源于真实,就一定会取得超出个人和国度的界限,让人感同身受,而取得让人啧啧称赞的成绩。

而对于生活,依然唯诚即可,但我们又往往受到各种价值系统和传统观念所缚。譬如中国式的打招呼往往在造作出一种亲近,其实谁和谁根本没什么关系,却又不得不制造出一种关系,以便于日后有所用。有所用,是对朋友和交际的一种贬低,它让社会的整个状态呈现出一种无比功利的形态。我们不可能对不熟的人天南地北,甚至是推心置腹,我们很多想法有时候只能隐藏起来,我们慢慢的削弱着自我,我们甚至压抑着自己去谋求某一种认同,完全把自己淹没在了社会里。于是我们各自都那么的不真诚,不诚则不自知,不自知则不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时候我们被灌输了不少要诚实的故事,但事实上,师长却不一定诚实,同伴也不一定诚实,我们又如何能因为那些小故事而变诚实呢!那些耀眼的社会地位,那些光鲜的目光瞩目,又是用多少不诚实换来的呢!即便如此,我们用不诚实换来的那些成就和人生本应该获得的纯粹快乐相比,究竟是孰轻孰重呢?我不知道这样的诚能不能为我换来某种功成名就,像无数个小人物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行在这一条坦荡的路上,我有所爱,有所乐,难道这不是每个人曾经都想追求的吗?我们已经在某一条路上行得太远,竟然忘记了为何出发。我们的面孔本来各具特色,为何一定要戴上一个面具,为了某一些不能示人的目的,做出千篇一律的行为,我不知道值不值得,我只知道快不快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544477/

诚的评论 (共 6 条)

  • 着墨
  • 汉茂油桃
  • 静静的雪在燃烧
  • 雪儿
  • 红尘梦飘飞
  • 浅笔抒写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