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致桂树

2019-09-06 01:56 作者:孙逸华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季节转角,我知道我期待的是什么——那一树并不耀眼却着实繁茂的花。季弥留的时间不会太长,秋老虎的余威也逐渐散尽。是凉秋的先头兵,一整天一整天的,才不管其他,苏醒着早已等待着的魂灵。“不出三天,桂花就要开了。”我对着姐姐说着,仿佛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年复一年的规律。说此话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枝桠间已经藏不住的白色凸起。

这样的场景值得一写,写上十次都不为过,从初开到盛开,从盛开到桂落,有太多与人相熨帖的情绪,都可以从中得到慰藉。于是,我又坐在窗边,闻着初开时若有若无的香味,从细雨中游丝般蜿蜒而来。一切景语皆情语,我的欢喜默默收敛着。

忙碌的生活让人无法脱身,我又在黑里偷着时光,闲散在自我无边的海上。有时有月亮,今日有桂花。爷爷的馈赠太多,只有这一树花最为准时、也最为清雅地浓重登场。雨声打破黑夜的宁静,花香氤满黑夜的空洞,使这个夜不再成为天堂。笔触所到,皆是心之所愿,此夜,当是此生的精华。

晨间的雨,夜间的雨,共同编织成一幕初秋的帷幔。被工作和欲望交织的人们,恨透了这连日的靡靡之景。然而,却给我带来了这一刻的温馨。烦恼被驱逐到了墙角,我在悠悠诉说对时光无与伦比的

这大概是最早的一批桂花了吧,当家里的花已经开尽,落蕊成泥,才陆续看见或闻到别处的花香。人们喜谈争,却少闻争秋,她大概和我一样性子急,但不乏热烈。满树的花,满小区的味道,足以见得她没有虚度今年的春与夏。她常常是我的偶像,我一直在向她看齐。大女儿的名字叫思齐,这寄予着我最真挚的祝福。

说她是大器晚成很是准确,她的来临只是山间被爷爷寻来的、并不耀眼的野生种。在树池里年复一年地生长,也经受着来往人群与顽皮孩子的观望与折腾。直到爷爷去世,她都还沉默着,像一棵不会开花的树。如今的她,似乎在昭告世人,永远不要小看一个默默无闻而又慢慢生长的树。她会如此功利吗?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是说是我想得太复杂,对自我的投射太明显,她仅仅是在完成自我的蜕变。做她自己该做的,这是所有人看到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是否也在期许自己能成为大器,纵横捭阖,掀风弄雨?也许是有的,我并不像她那么纯洁,甚至带着自卑所赋予的自负。有太多的指向,有太多的理想,是否会直接毁了生活,毁了自己,我已经在暗暗提醒自己。是不是大器不是我说了算,但我不能沦为平庸,成为潮流的牺牲品。我可以做的有很多,并老实度过我的春与夏。

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攫取着昼与夜,我会不会过快的老去,妻子担忧着对我说。我从来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即便此刻,也从不吝惜于安乐,不惆怅于迷茫。生活在塑造着我,就像春夏在塑造着桂树一样。桂树给我更多的信心,也给我更加热忱的胸怀,即便平凡得逼近古稀之年,我的斗志与渴望都不该慢慢减退。

已经临近中秋,到那时,家里纯白的桂花应该已经完美谢幕。她从来不曾赶上这个季节,为传统意义上的团圆增加一抹味道。冥冥之中却总赶上我的生日,仿佛我和她之间有着特别的联系。我为她书写词句,她为我奉上洁白的生日礼。

树池里有两棵桂花树,已经伸到了二楼的窗台,一棵正对父母的卧室,一棵正对姐姐曾经的卧室。自姐姐出嫁后,小屋就少有人长期居住。将来会计划着作为两个女儿的卧室,不管屋内如何,一到秋天,那里自然少不了风景,也少不了趣味。银桂并不艳俗,也少有戾气,只有无限的热情和纯粹的性子。有她们的相伴,女儿们的生活、学习,包括休息,自然会从中接纳馈赠,感受美好。这一幕爷爷是否早已料到已经无从得知了,但桂树已经变成了我心上的一朵花,走到哪里终将散发出属于家风、也属于自我的独特味道。

雾落山前桂脚西,婆娑细雨正愁予。

身强不堪昼夜作,归时总闻鸡声啼。

可喜中秋已临近,生辰总伴桂蕊雨。

提灯已见银色,开窗又入沁脾馨。

常年默守一方土,不舍春夏总可期。

长夜不长惹思绪,短萼虽短撩人心。

满树细米藏不住,一身清高又可亲。

不期美名传万世,珠玉零落尘亦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mcmpkqf.html

致桂树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