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皎皎明月志

2019-08-12 02:30 作者:孙逸华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月,是什么时候升上了天空,又是什么时候照向了旧时的窗棂。我站在窗台边,待五脏的燥气慢慢散尽。有些人的志气像太阳,有些人的志气像月光,强烈的光属于伟人,温柔的光也自有其妙。

月球表面的阴影,如美玉上的瑕疵,瑕不掩瑜。尤其是在秋日逼近的日子里,月光仿佛自带清凉的因子,消解一天的疲劳,也消解一日的胸中暑气。已有多久没这么宁静的看月亮生活的节奏没有给月光留下太多的余地,很多时候休息的时间都不够。花时间给工作,花时间给家庭,花时间给应酬,却少有花时间给月亮。人在趋利的文化环境里,渐渐找不到看月亮的目的,月亮仿佛可有可无。可在某些无助和孤独的时候,月亮却胜于兄弟与手足,倾听内心的诉求,带给你如她一般的温柔与纯洁。人都钟情于跟自己内心本质相似的东西,我喜月亮,要嘛我内心一直崇敬和追求月亮的纯洁属性,要嘛我和月亮一样一直散发着同样并不那么耀眼的光。

有月的日子是幸福和幸运的,而错过她的时间居多,她虽说是我内心的友朋,但天天和朋友相聚并倾吐衷肠又是不可能的。但无疑的是,不管多久不见,都不会生疏,她最为可靠而让人信赖。“绿瓦红砖,柳树和青苔,过去和现在都一个样。”她比歌里唱的还要恒久不变。而世道在变,生活在变,环境也在变。时光往而不返,月亮依旧清白如初,这也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长安十二时辰》里有个叫赵参军的人物,上元节要当班迟迟不能回家陪妻子,手下的人让他买一盏灯回去。他却说放着银盘似的月亮不看,买什么灯。别人都觉得他抠门,我倒觉得这样一个不尽忠职守、看似一无是处的人,对月亮倒是如此偏爱,这种矛盾性想起来还真有趣。古时可供消遣的东西少,倒也成就了不少与月亮的佳话,诗词自是不必说,连平民百姓也深谙其中的妙处。这妙处自然不能以准确的、可供计算和比较的物质享受更为准确,却无疑带来了更多的心理慰藉。

初中学地理的时候,说是可以通过月相判断日子,但自己一直不会。也因此分科的时候读了理,而多年以后,才发现自己更喜欢文,真是成也月亮、败也月亮。上弦月,下弦月,半月,满月都各有千秋,月明月暗也自有大气主宰。在空气污染一直蔓延的今天,能看到照亮空的月,也是托了前两天大的福荫。

空气变得干净,万里无云,共同为月亮腾出空间,让夜色变得不再单薄而可怖,反而给我一扇打开心窗的契机。全世界的灯都该因此关闭,我坐在客厅里摸索着键盘等待纯真的降临。月是否真的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冲淡夜的墨色,照出植物幽冷的形貌。窗台上的多肉沐浴在她圣洁的怀抱,它们的颜色已经变得不重要,月如铅,扫下它们的轮廓。夜深沉,无边,我却不肯轻易睡下,为那个不约而至的月亮,也为那个执着而深沉的、如月一般明净的志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年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是否源于内心如月一般的本质——纯洁明亮。人的志气与志向是统一而分立的,志气是生而带来、服从自我的诉求,而志向是一个具体的、服从志气而取得的成就。志气不可期,而志向不能强求。你只能凭着志气化作的锐气发散你的光,至于能不能照亮别人受各种因素的影响。若一味强求,志气也会扭曲变形,就活不出你本真的样子了。但依然要放出自己的光,先照亮夜晚,驱除内心的幽暗,才可能实现你的志向。这就是我的皎皎明月志。

因为带着这样的期许,我仿佛比别人更具有使命感和紧迫感,不舍昼夜,不辞辛劳。既要完成家庭的责任,也要暗地训练自己,培养所谓审美、哲学、文学方面的修养。苦恼的时候,疲惫的时候,还好有明亮这个时不时出现的、总是带给人宁静的友朋。我和她推心置腹,她与我物我两忘,我们在夜晚结下情谊,也在白昼互相鼓励。在与别人的相处中,我也总是敞亮单纯,这并没有为我带来更多实质性的好处。算计注定是我一生都不会的功课,就像当初分科时对地理的退避三舍。当然理科也在注重算计,但我更注重了逻辑推演,这促进了世界观的最终形成。

月已然翻到了建筑物的后面去了,从建筑物边缘散射的光是她作别时的脸。也许是在给我加油,也或者是劝我早些歇息。夜更加的浓稠,只听到空调水砸在雨棚上,来不及有回音,就被下一滴声响淹没。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oodpkqf.html

皎皎明月志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