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春夜喜雨

2020-04-07 23:18 作者:孙逸华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晚风不闻来急,飞丝隔窗弄琴音。雨声清脆和急促,像悬挂在枝头的,一经阳光,便化作一泓清流,匆匆扑下。今年天的第一场雨,在几日晴空的铺垫下,舒舒服服地来了,不似春雨,胜似春雨。她是踩着高跟鞋来的,在雨棚上、地板上踏出清晰而急切的步伐。然而,几声滚雷落下,反倒把雨吓了回去,如受惊的孩子屏息着,只剩下无尽的清凉在色里扩散蔓延。

雷隐隐,夜朦胧,这是雨季的暗示,还是一次撩动心弦的偶然,尚不可知。天的雨去燥,秋天的雨相思,只有春天的雨更像一种希望。她从诗词的曼妙优雅中来,又归到生活的细密绵长中去。仿佛是自然本身,亦即生命本身。窗台上的植物,蒙不上这种恩赐,而我也只能在心里承接着太多不实的感慨。

早开的花都谢了,遇上雨季的花也将会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花雨同春弄姿妍,忧的是细雨频催早落花。雨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她的存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却因此泛滥起一股或美妙或忧伤的哀愁。天落疏雨,地生滋润,春风吹寒意,无人不生情。她攀上枝头,抹在山石,氲于空气,飞舞山巅。刚萌发的根,刚出芽的树,就要装点出青山,装扮出春色。春雨润春色,春色熙如画。心潮为马,时时行天涯

雨停了不久,像重新打扮好的淑女,轻轻静静而又细细密密地来了。或许这才是她的本色,之前的暖场舞曲,之后的隐隐雷声,都只是用以提醒那就要沉入梦乡或心怀期待的心灵。梦初醒,不正好赶上这场雨。海的叹息、山的回忆,无数意象奔腾在浅草滋生的心海里。和春的界限原本不是那么的分明,也许是那来去匆匆的桃花推开了春的大门,也许是绿意悠然的水草敞开了心扉,但只有这样一场充满柔情的雨,才真正昭示春的来临。是时候释放蛰居在内心的渴望,走到春里去,钻进雨声里。

春雷惊蛰大地醒,飞丝无边竹叶青。抬头已是三竿日,篁林深处笋齐身。春光美,奈何晓梦迷醉,误了多少清晨。忙碌的人喜欢夜,清闲的人喜欢晨。夜是白昼的延伸,晨是夜晚的相续,在两个临界点上沉迷、陶醉,不得不说是怜惜自然、珍生命的可人儿。生活的艰难或许会夺走人不实的遐思与清梦,但春却一次又一次将心灵唤醒,并归还整个世界。

晴时的风尘和雨后的泥泞,总在交替,我在忧郁的夜晚回顾着他们的踪影。当雨没有预兆就从墨色的天空而降,击起的是现代的声响,潆洄的是旧时的欢情。旧时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娱乐项目,没有那么多的商业诱导,对自然的本真见识得更加丰富。诗句中简洁而丰富的蕴意让现代人既叹为观止又望尘莫及,只一遍又一遍念着词句,而转身又被现代的形色与技术手段所迷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夜关上了白昼的大门,当雨平息了生活的燥气,春宵一刻,春雨声声,这犹如一个神圣时刻的来临。仿佛回到了幼时,站立在屋檐下看雨,抑或是少时,匍匐在窗前听雨,但俱已被回忆和舒适折服。好像自身的存在已轻如鸿毛,心弦的拨动早已和着雨的节奏,同为一体。人在社会上的活动,大多在表现自己的伟大,体现着自己的重要性。卑微和温柔对于竞争来说,仿佛是拿不出手、也不可取的生存之道。仿佛强势和手段已成为社会的真谛,其他的都已不重要,不需要你的缱绻多情,不需要你的谦让礼仪。有多少人旁敲侧击,社会也在不遗余力诉说这个道理,奈何,我不曾完全听进去。而我该如何反驳和对抗呢,是拿出诗句还是袒露胸怀,恐怕最后只剩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样的诗句依旧在流传。是怎样的一种温柔,让生命欣然折服并时时沉沦。自然已经用相当的例子在告诉着我,滋养着我,携领着我。温柔有一种强大的生命力,那是自然蕴藏的魅力,也将因此孕育出我的性格特征,并展现出独有的魅力。这种魅力在自然里是受人欢迎的,那么在人群里也将同样受到爱戴。

雨落苍穹万物春,一洗三冬病疴沉。

入夜初闻心怀梦,辗转已是相思深。

新燕无忧天南客,寸草有心海北春。

柳有新黄桃有色,碧水不改清白身。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pywbkqf.html

春夜喜雨的评论 (共 3 条)

  • 春暖花开
  • 魏兵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