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忆村,欲留怎样的记忆》

2018-08-24 20:58 作者:梦中蝴蝶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昨儿以网络作者身份应邀参加“汉阳湖·忆村”《吾乡》创刊非正式议会。自知肚里没几滴墨水,底蕴甚是不足,心上揣着七、心下悬吊着八,忐忑不安置身于名家、名人之中,真真的一半儿欣喜一半儿羞。

非正式议会后,主办方设晚宴盛情款待,其乐融融之余,特邀嘉宾高高的酷酷的内蒙汉子弹起吉他浅吟低唱助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一曲东坡先生令无数人为之动容的【江城子·】亮嗓,虽字正腔圆,于我而言真没半点触动;我对吉他老师直言感情没到位,话音未落,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色惹人醉……声,轻柔如花的私语,情,若心的呢喃, 令猝不及防的我刹那间潸然泪下、转身饮泣。

走过半生岁月,在此地落泪,这,应该是第三次了,只不过虽时间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不同而已。

第一次在此地挥泪惜别同窗二载情同姐妹的高中同学,那一次挥手,多年后再次相遇已然是相对无言,时间渐行渐远陌生了彼此。

第二次落泪,是前几天的傍晚,我像往常一样带着小狗狗独来独往溜达忆村幽径,如往常一样目中无人,入眼的除了花红就是叶绿,且自任思绪在头顶的半空中游离,任若有若无的心事随轻轻河风恍惚。不知素来目不斜视的我那天怎么会鬼使神差的环视周遭,身旁,满头花白的老汉从电动三轮车头下来,双手搀扶着坐在三轮车后座满头银发的老伴,柔声叮咛,慢点,慢点,小心点,满脸笑意,满眼柔情。

草坪上,席地而坐一对不算太年轻的中年男女,女的将头轻轻依靠在男的肩头,男的不时指着河对面,不时低头耳语,那入眼相依相偎的画面,令我动容,怕人瞧见不争气的眼泪,黯然向天,偷声吟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人一狗晃悠悠,残月孤星天尽头。

软语娇声何处寄?闲抛暗洒顺江流。

眼前灵秀幽静、些许超凡不是仙境宛若仙境的忆村,曾是一片荒芜的河滩地,也是去河对面舅舅家的必经之地。

八三年,左邻右舍以及一路之隔对面的房屋都重修建成了宽敞明亮的砖结构平房或者楼房,都装上了明晃晃的电灯,而我家如子美笔下唏嘘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那般的情形,一遇风交加天,屋外下大雨,屋内滴小雨,满屋摆满接水的盆盆锅锅,寝室内的蚊帐上,用油布覆盖;晚,别人家窗户透出明晃晃的灯光,自家透窗的煤油灯光昏暗如鬼火。老实巴交的父母,尽全力只能维持在当时还算不错的生活,没有多余的积蓄,年轻气盛的不满二十岁的我,和相处一年多的男友(也就是如今只是孩子,余生也只能是孩子她爸)一商量,重建房子。

勇气有了,也铁定了,可馍馍好吃米难求,那么多钱从那里来?男友虽工作多年,可老实的他工资奖金几乎全部上交他父母,毫无夸张的说,连理发的钱都得问父母要,翻遍了兜里,只有几十元;询问我父母,千般心疼地拿出了全部积蓄50元,一共凑合一百元多一点,重建全包需要2500元,那么多钱那里来?绞尽脑汁想到了家住河对面不远“龙泉村”的六舅舅,舅舅很有头脑,舅母很能干,可舅舅肯借吗?就算舅舅愿意,舅母愿意吗?八三年的2500可不是个小数目,若按现在算25万也不过分吧。

那是一个深秋的午后,我和男友兴致朴朴却又忐忑不安地行走在去舅舅家的路上,一路上,满满激动地规划房子的模样,满满豪情地计划着每月每年必须还钱的数目,一路上,相互鼓励着,相互宽慰着,笑着乐着激动着幸福着。

去舅舅家乘船的渡口必须要经过一片不算太窄的河滩地,在平地与河滩地的交接处有一条不算太宽但落差好几米的深沟,沟坡陡并且是泥地,头夜又下过雨,有路也无路的陡坡可滑可滑了,这可苦了穿高跟鞋的我;男友在前面开路,每走二步,转身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牵引着我一步一步的下移,指尖传来的温度、满眼的柔情,无一不令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我在他眼里心里是世界上唯一的好,我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

满脚烂泥地来到舅舅家,随意寒暄了几句直奔主题,意料之外也意料之中,舅舅舅母听我说明了来意,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诉求;回家的路上,我和男友像顽皮的孩子、一路嬉戏追逐,笑语欢歌洒满一河滩。

有孩子了,有自行车了,背着娇儿坐在自行车后衣架上去舅舅家的我,真真的发自肺腑的笑,满脸写着甜蜜幸福。

后来,举家搬进城里了,河滩地渐行渐远尘封在了记忆深处。

三十多年后,再次踏上这片土地,昔日的河滩没有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幽静灵秀如处子般美妙的忆村。无论怎么用心寻迹,都找不到当年半点痕迹, 人非了,物,也非了!

鸳鸯双栖蝶单飞

灵秀山水共谁醉

咽声问苍天

为谁扫黛眉

为谁扫黛眉

论什么是非对错

言什么恩怨情仇

一朝挥手惜别后

道声尊重自饮杯中酒

中人、梦中人

自饮杯中酒。

刊名《吾乡》,取自东坡先生的【定风波】之心安之处是吾乡,是啊,心安之处,才是真正的根之所系,魂之所栖之乡。

禅:清空安宁的心;禅驿:安宁心之归处。

忆:念,想,记住,回忆,留在记忆中;我,该念该想该留着怎样的记忆?

禅驿·忆村院子:清空心的空间,让心安宁;给未来腾出空间,且向花间留下晚霞般美好的记忆!

附:禅驿·忆村院子简介,汉阳湖·忆村院子,位于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汉阳古镇,距离县城约20公里,距离东坡求学以及发妻王弗初恋之地“中岩寺”约10公里。这里,依山伴水,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人流如织,这里远离了都市之喧嚣繁华;这里,四季花红柳绿,语果香;这里,钟灵毓秀,曲径通幽;心在这里,宁静,安适;情在这里,简单,纯粹。

夜,月光下抛钩,钓三、二条河鱼,斟二两老酒,品江水煮江鱼!

春来,暖阳下抛线,钩一江春水,钓一、二斤春鱼,春芽春水烹之,鲜美至极!

欢迎漂泊在外的游子常回家看看,让累了的心,在此得安适!

欢迎栖身喧嚣都市的朋友们,回归自然,来这里走走停停看看,让累了的心歇歇!

欢迎远方的朋友们,来这里走走看看停停,品品闻名川内的汉阳花生汉阳鸡!

欢迎近的、远的朋友们来这里走走看看停停歇歇,说不定在月朗风清之夜,还能依稀听见少年东坡朗朗的读书生,偷听到小轩窗的绵绵情话呢!

收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ynhskqf.html

《忆村,欲留怎样的记忆》的评论 (共 11 条)

  • 千尘
  • 漫舞洛城
  • 王东强
  • 梦中蝴蝶(蓉儿)
  • 听雨轩儿
  • 心静如水
  • 芦中人
  • 江南风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亓方文
    亓方文 审核通过并说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