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听梦蝶姐姐讲过去的事~汉阳系列之三

2018-12-06 20:03 作者:梦中蝴蝶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碗玉米糊糊的故事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先闲扯几句题外话,让大家放松心情吧!

在那些年代,一对父母膝下有五、六个子女是普遍现象;有七、八、十一、二个子女的也不稀奇;不知道那些年代那些连肚子都整不饱的父辈们精力怎么那么充沛旺盛,“繁衍”能力怎么那么强。有位大哥哥是这样打趣调侃父辈们的:那个年代不通电,没有电视,甚至连必不可少用于照明的“煤油灯”的“煤油”都是凭票计划供应的;天还好,天或者寒冷的季节,天一黑,就只好窝进被窝“做游戏”打发无聊的时间,“仅的”整出来的娃儿自然也就出些“次品”“废品”。(四川话的独特魅力就在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嘛,看客们就自己意会去吧)。

其实,那些年代政府鼓励多生,听说有位生了十一个子女的还被冠之以“模范母亲”"英雄母亲“敲锣打鼓戴了”大红花”呢。

言归正传

因为一碗玉米糊糊一句话,就让让一位温柔贤惠的女人轻易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是不可思议的事对吧?也许,还有人觉得是我杜撰的,可这就是发生在年少的我身边的真人真事,为了尊重当事人的隐私,且称故事的男主人翁为“某爸”,我们这里人对与父亲最亲近的好友都冠之以姓、尊称“某爸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是一个初秋的深,在临街房间里酣睡得正香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敲打窗户的声音惊醒;迷迷糊糊的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是谁,只听“嘭、哗嚓”一声脆响,窗户被强行推开,放在不太牢固的木窗子下、桌子上的暖水瓶被撞到地上摔的粉碎;刺耳的声音夹杂着急促的、慌张的、变了调但依然熟悉的、接近嘶裂的、带着哭腔的声音:“奶猪儿”“奶猪儿”,快点喊你爸爸,我老婆上吊死了。这个人是我爸爸最好的朋友,我叫他“某爸爸”。没等我起身去叫父亲,睡在后面房间的爸爸已经急急火火的胡乱披了件衣服开门一路小跑;我和妈妈紧跟在后面,也一路小跑着来到了距离我家不算太远的某爸爸的家里。

家徒四壁黑黢黢破旧的家,嬢嬢已经被取下来平放在了一个破门板上;门板前面、侧面、破旧的四方桌子上、凳子上、分别点着几盏煤油灯,没有风罩的煤油灯微弱的灯光被风吹得摇摆不定,某爸爸家里最小的只有三、四岁的小女儿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乖乖的睡在她妈妈身边,一双小手还不停的抚摸她妈妈的脸,小脑袋不停的磨蹭她妈妈的胸口,并时不时的瞪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大家,不哭不闹也不笑…

在大家的追问下,某爸爸给大家讲了事情的来胧去脉…

当天下午,在外面“吹牛冲壳子”耍够了的某爸爸回到家里,老婆端给他一碗玉米糊糊,他一看就酸不溜的埋怨道:一吹一个浪,一喝一个凼,弄的啥子东西!她老婆默不作声的将碗筷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一言不发转身就去收晾晒在外面坝坝里的玉米粒去了;等傍晚出去“摆龙门阵”摆够了回到家里,发现老婆吊在屋子里早已经断了气。

某爸爸家里有五个子女,家里生活非常困难,(其实当时大部分农村家庭的生活都很困难的),再加上某爸爸“大男人主义”严重、肚子里又多少喝了些“墨水”,喜欢咬文嚼字酸溜溜的不说,还喜欢耍嘴皮功夫,说白了,就是懒惰,并且“一副穷酸相”。而他老婆性格内向,平时少言寡语的很少与人接触交流,属于吃苦耐劳典型的贤妻良母。也许是长期以来生活压力太大,心力交瘁;也许是长期以来憋了很多怨气;也许,也许是真的寒心了绝望了,那碗清汤寡水的玉米糊糊所引出来的那句话、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那个年代,不堪生活重压欲轻生的不止一个二个,也不只限于女人,就我居住的这条街,喝农药轻生未遂的、上吊轻生未遂的、自己给自己绑块石头欲沉河轻生未遂的就有好几个。

四十多年过去了,原以为很多事都会淡忘于时间的河上,也许是现在的我生活太清闲的原故,也许是老了吧,往事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

后来,某爸爸的子女们现在都为人祖父祖母了,并且个个都很蛮有能力、且生活富足;某爸爸晚年也享尽了儿孙满堂、子孙敬的幸福生活。曾经那些轻生未遂者也都过上了丰衣足食幸福的晚年生活,享尽了儿孙满堂、子孝孙敬的天伦之乐,

后记:

无论在何种境地,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总有一天,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天空,绝不会永远的乌云密布,终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只要活着,好好活着,不是、绝不是自欺欺人、自我安慰的相信,而是一定会走进阳光灿烂的日子!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pxskqf.html

听梦蝶姐姐讲过去的事~汉阳系列之三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