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组老照片的留白

2019-03-23 14:13 作者:梦中蝴蝶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临江仙·何处觅曾经

〈正格三,词林正韵〉

白日里千人叩首,千帆入境消停。

来临万盏明灯。

棚街声鼎沸,酒令过三更。

旧日繁华今不在,孤舟只影江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兴衰荣辱任人评。

悠悠东逝水,何处觅曾经?

提起汉阳古码头旧日繁华盛景,肚子里喝了几滴墨水的老辈人,就会摇头晃脑一脸自豪的来几句盛景写照:一沱三渡口,九块半边山;白日里千手拱地,夜晚来万盏明灯。

一沱三渡口,指的是岷江流经汉阳,上至“竹坝儿”,下至“金沙坪”这段没有滩口的水域;这段一公里左右的水域,有三个渡口,即:张深沟渡口,洞子口渡口,罗宝渡渡口。罗宝渡渡口,也就是人们口中的老码头古渡口。罗宝渡渡口,虽历经了沧海桑田,风采不在,但至今任然摆渡为两岸的人们提空方便。

九块半边山,想来应该是指,从“洞子口渡口”至“张深沟渡口”这段,与江相依相伴的九座山吧。

白日里千手拱地,夜晚来万盏明灯;从这两句口口相传于今的诗句中,不难想象古码头曾经的繁华至极。

对于古码头盛景写照,还有另一稍有 不同的吟唱,即~白日里千人叩首,夜晚来万盏明灯。这句口口相传昔日盛景写照,源于一个典故,因具体于什么年代不祥,故用“某个朝代”代之:某个朝代有位姓祝的翰林,因年老多病,自知命不久矣,执念着叶落归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青神。故回故乡青神,请了位有名的“阴阳先生”(风水先生)在青神区域选择风水宝地,最终看中了位于汉阳坝“新路口”“长板坡”上的一块宝地。阴阳先生对祝翰林说,这个地方,白天有千人叩首,晚上有万盏明灯;并对祝翰林说,你死后灵柩归于此地,安放归位的之时,恰好是“鱼儿上树,戴铁帽的人到达”。返京不久,祝翰林一命呜呼。灵柩到达此地,原本大好的晴天,居然下起了不大不小的,此时,正好是从汉阳赶集的人返回的时间,恰好,有人买了串“猫鱼”,为了看热闹,就顺手把鱼挂在了树上;更巧的,有一个人买了一口铁锅不早不晚刚好走到此处,因下雨,就把铁锅反扣在头上,也算得上是戴铁帽了;二人到达的时间,刚好契合灵柩下葬的时间。貌似有些玄乎对吧?虽然我也有这感觉,不过,汉阳新路口长板坡的确有个“祝翰林”坟,只不过祝翰林坟在1961年当地农民开荒时给破坏了,据说,开馆时,棺材里有小半棺材水银,祝翰林的尸首变成了“木乃伊”。听了杨叔叔的讲述,我也讯问了解了“长板坡”的地里位置,的确,当年,从下游往成都方向的纤夫们一步一叩艰难前行到“哑婆滩”这段水域正好面对“长板坡”;而夜晚来临时,在“长板坡”上,汉阳码头盛景尽收眼底!

汉阳古镇临江而建。因岷江河道宽畅,水量充沛,江水颇深,大小船只终年穿梭不断,是闻名成都、重庆以及江南地区的水路重要通道.

而上至成都,下至乐山重庆以及江南地区的这段水域,滩口众多.顺流而下还好,若逆流而上,全靠纤夫们一步一叩首背水牵滩而行;而汉阳居中的位置,自然就成为了船工们歇脚吃饭之地,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上来下往商贾们的货物转运地.

再因汉阳是周边十里八乡各种农副产品集散地,故而,外地商贩们将日用商品运进来,将本地的农副产品运出去,自然商贾云集,热闹非凡.

自打我记事起就双目失明的奶奶,在世时时常念叨汉阳河坝曾经的热闹情景,听奶奶讲,当年,从盐关坡下至河边,两边都是用“沙木”树子弄的可以抬起走的架子棚棚,棚顶是用竹子或者可以承重的不太粗的木头横竖绑扎,再在上面盖上麦草或者谷草;一到晚上,所有棚子上挂的“马灯”都点亮了,河坝通亮通亮的,有卖粑的,有卖汤圆儿的,有卖醪糟儿的,有卖炒花生的,卖烧酒的…叫卖声不断;尤其是那几家卖椒麻鸡肉的,一个个都托着钵钵,大声高气扯开嗓子喊:鸡肉,鸡肉,椒麻鸡肉,2分钱一坨,声音一个比一个大;河坝头的人多的挤都挤不过。

《纤夫》

叩首躬身犁地郎,牵滩背水扯长缰。

沉声吼罢川江号,抹汗抚痕望远方。

《躶体纤夫》

赤身裸体牵沧浪,血印肩头汗洒江。

百砺千磨皆不惧,心虚中渡活阎王。

在位于汉阳的这段水域,还有一个“中渡儿”渡口,“中渡儿”渡口位于汉阳电站一百米左右处;这里的“中渡”指“中渡儿”渡口。

活阎王:指于“阎王碥”周边的那些女人们。

阎王碥,也位于汉阳电站大桥下游100米左右处。“中渡儿”渡口,在这段二百米左右的“阎王碥”之间。

“阎王碥”之名的由来,据老辈人讲,每到秋初之季,纤夫们大都是赤身裸体一步一叩首经过这段河碥;这段河碥,也是附近村妇们洗衣洗菜淘猪草之地;每当赤裸裸的纤夫们经过此地,女人们就会用“活毛”去抽打赤身裸体的纤夫,被“活毛”触及之肌肤,就会出现密密麻麻的红斑,且奇痒难受,以至纤夫们谈起这段河碥就会心有余悸。在纤夫们心里,这段河碥的女人们比阎王还凶,“阎王碥”之名由此而来。后来,纤夫们经过此段河碥,再也不敢赤身裸体的了。

“阎王碥”之名的由来民间还有另外一个版本:岷江流经这段长约二百米、距离水面高约7米的悬崖陡壁,纤夫们叩首拱地于这段河碥时都提心吊胆小心翼翼,若稍有不慎掉入江中,很难有生还的可能,故而,此段河碥被形象地冠名“阎王碥”。

渔夫》

一舟一影一江里,双桨轻摇水晕开。

日近西山何所得,风光载满一船来。

一舟一人一江 ,曾经的繁华如这悠悠江水,一去不复还。那白日里千手拱地,夜晚来万盏明灯的夕时盛景,留印在了老照片里,渐行渐远在了时间的河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kbopkqf.html

一组老照片的留白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