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听梦蝶姐姐讲过去的事~汉阳系列之五

2018-12-09 19:46 作者:梦中蝴蝶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遗失在时间河上的那山、那水、那银色的沙滩,还有那人》

蛮喜欢《在时间的河上》这首无歌词的旋律,不知道别人听这首音乐时是何等的感触 ,只知道自己只要一听到这旋律,就会莫名的伤怀,莫名的泪流满面。

第一次听见这首无歌词的旋律时,莫名地一幅画面浮现眼前:如明镜的一江碧水中,倒映着蓝蓝的天、白白的云、青青的山,血色的映山红、白的野百合;一只只欢快跃过江面的儿、一叶叶停在江边随着河水轻轻摇晃的渔舟;哦!还有、还有一个静静坐在河边发呆的小女孩;这画面好真好真,啊!这不就是故乡的那山那水?那静静坐在河边望着河面的女孩,不就是曾经的自己么?

故乡有条河,叫“岷江河”,老一辈人是这样描述故乡的的这段“岷江河”的:一河三渡口,九块半边山。白日里千人烘手,晚来万盏明灯。

一河三渡口,九块半边山,是指岷江蜿蜒于汉阳这段三公里左右的河岸有三个渡口,有九块半边的的山。为啥叫九块半边山?我也不知道,想来大概是因为这九座山只是一面傍水的缘故吧!

白日里千人拱手,夜晚来万盏明灯。这是对历史上曾经的商业重镇、四川至乐山、重庆以及西南广大地区水上重要通道、舟船停泊的重要口岸、曾经繁华的形象描述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白日里千人拱手:那是一只只从下游满载货物的船只,一根根粗壮的纤绳、一个个赤裸着上身的纤夫双手拱地、一步一叩首奋力前行的写照。

夜晚来万盏明灯:从这句老辈人的描述中不难想像、曾作为上来下往舟船停泊歇息的重要古码头,自然是商厦云集、热闹繁华至极。小镇、故乡的河、曾经的繁华于我们这代人以及后辈们而言,已然是传说了。

河岸边有片沙坝,记忆中的这片长、宽分别有好几百米的沙坝的沙是银白色的,人们称之为“白盐沙”;每当太阳出来,金色的阳光洒满河滩,整片沙坝银光闪闪。日的傍晚,好些大人们都喜欢坐在河岸边乘凉;而顽皮的孩子们则三五成群地在沙滩上“打沙仗”,或者藏在沙堆里只露出眼睛玩“躲猫猫”。

孩提时的岷江水如镜般的清澈透明,清澈透明的可以看清水底石头的大小、形状、以及颜色;清澈透明的几乎可以细数嬉戏游玩在腿肚边的小鱼儿。

父亲喜欢去河边钓鱼,其实,不单单是父亲喜欢钓鱼,那时候的好多大人都喜欢去河边垂钓,当然,有这好的都是男人们,除了男人们,特喜欢去河边嬉戏追逐玩水的就是孩子们了。

那时候的我,时常提着“笆笼”屁颠屁颠跟在父亲身后,坐在父亲身边,用一根从“长扫帚”中抽出来的细细的不到二米长的竹丫、模仿着大人们拴上鱼线、系上用玉米杆顶端最细的那一截做的浮标、再细心穿上蚯蚓、学着大人垂钓;渐渐长大了,便时常和邻居小姐姐“杨二姑”一起背着猪草去河里淘洗猪草;最享受的就是涉水入膝盖,任由顽皮的鱼儿轻轻舔戏着腿肚子,那痒痒的感觉如今回味起来都好安逸啊!

清晰地记得,盛夏里一个炎热的上午,我和小姐姐在河里淘完猪草后,因贪凉贪玩忘了时间直到如火般的骄阳晒得头皮火辣辣地生痛才想起回家;赤脚走入沙坝中央,被晒得滚烫的河沙烫的脚丫实在受不了,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背着满满一背篓猪草在沙坝中央不停地跳着嚎啕大哭;幸好不多时,一位名叫季学明的搬运工叔叔经过,赶忙将两个双脚烫的通红的小女孩抱上“板板车”并送回了各自的家,这情这景,仿佛就在昨天!

好多好多年了,当再次站在故乡的河畔,呈现在眼前的是满目的疮痍;沙滩不见了,随处“坑”的大坑小坑;河水浑浊了,多年用“电烧鱼”,站在齐膝的水中,再也没有鱼儿挠腿肚子的痒痒了;就连那傍水的“玉屏山”也明显萎缩变矮了,都说是因为多年肆意取沙以及“淘沙金”,以致河床变窄变深、山体缺失了有力的支撑、以致整体下陷了。唉!曾经山色倒映水中清丽秀美的的画面再也见不到了,见不到了!物非景非人非,一样的憔悴、同样的沧桑。

父亲走了;季叔叔也走了;曾经那个天真顽皮快乐的小女孩早已不见了,是啊,不见了,如同故乡的那山那水那河坝,早已经遗失在了时间的河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qqpkqf.html

听梦蝶姐姐讲过去的事~汉阳系列之五的评论 (共 7 条)

  • 稚藕弋
  • 木谓之华
  • 雪儿
  • 心静如水
  • 东湖聚李胤德
  • 淡了红颜
  • 倪(蔡美军)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