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闲意不在远

2019-03-19 21:42 作者:闺中月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油菜花盛满了乡野,且不说巷头村尾的桃李杏, 花田有青埂,走过皆良人,哪怕你三天没洗脸尘满面,哪怕你穿着又旧又沾泥的衣裳,身于其中你都是良人一个,想起《雅歌》里有几句唱诗被电影中的黛博拉念成了这样:“我的良人白而红,他的皮肤如至纯的金,他的两腮如香草畦,虽然他三天没洗脸;他的眼睛如溪水边鸽子的眼睛,他的身体如象牙 ....虽然在肮脏的裤管里孤立着” 若有饭后花田百步走的习惯,真该有想活多久就多久的逍遥命了,此闲多乎?不多矣!

“不羡神仙只羡闲” 一位朋友曾这样说过我,想来我那时那刻浑身散发的落拓不羁的闲意令人心向往之,被人欣羡,我是又不敢相信又暗暗沾沾自喜。容我以为闲意是一半烟火一半清欢可以着地的仙,无处不在,但可遇不可求;神仙则是传说里虚无缥缈的不着地的仙,目前为止尚未遇见。闲意和自然是合二为一的,看这位师爷的闲意:“学经妻问生僻字,尝酒儿斟潋滟杯。安得小园宽半亩,黄梅绿李一时栽。” 再看这位的:“闲意不在远,小亭方丈间。西檐竹梢上,坐见太白山。”如斯闲意古诗词里多得去了。

黄昏,我散步她遛狗,村口遇见,她多数时候在江西,难得回乡必定出来遛狗,同龄人的妇女嘛,每次遇见都会无章闲聊几多,一只拉布拉多犬和一只斗牛犬,不料就那一会儿,她的斗牛犬青睐上我邻家的“妞儿”了,别看它满是皱褶的老脸,像泼过硫酸似的,丑死了,它却敢对妞儿说尽甜言蜜语,妞儿一副瞧不起的波澜不惊,任它赖着屁股卖力地说,主人也在一旁帮腔:“妞儿,交个朋友了喂,干嘛不理呀.......”妞烦了索性转身回院子去,斗牛士竟不要脸地跟进院子,反正这张老脸豁出去了,预备演它一场未了情,惹得我们大笑一通,闲意在村口。

他去参加同学的现代婚礼,用了古老的汉乐府诗里的一句作祝福语“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祝福你们!” 老成又传统吧,从婚礼上抢来一只红色的亦兔亦狗(拎着两耳朵就是兔放下则成狗)的可玩具,我看过后,顺手搁在玻璃柜上,第二天发现他竟挪到他自己的枕边了,孩子气呢,他辩解:“盗空间看过吧,男主总有一个道具放在身边,当无法辨别梦里还是梦外,就靠这个道具了,看见它就是在梦外,不见就在梦里,我若做噩梦了,就抓这玩具一看,便安心继续睡”真希望他身上的这种稚气简单的快乐一直不减,今天拖地经过时,我怕它滚到床底下,信手沾了点口水在吸盘,牢牢吸在枕边的床木上,嘿!神气得很,闲意在枕边。

吃,是个再熟悉和简单不过的动作了,要说吃得出个中闲意,我以为儿子的吃也算到了某种境界。晚上做了一道红烧鸡翅鸡爪,他夹了一个翅中给奶奶,自己啃着一个鸡爪,不疾不徐和我搭着话:“妈,吃翅中,就好比行走在大草原,天高地阔,任由驰骋;吃翅根,就好比行走在山林小溪,有崎岖有蜿蜒;啃鸡爪,就好比翻山越岭,吃起来曲折辛苦,但就是在这种困难里享受到了别样的愉悦,就像登上顶峰时的快乐” 可以呀!分析得有模有样,闲意在舌尖。

闲意远吗?方丈间的林林总总,都是闲意出没的地方,余不一一,终极神器大概是有颗不泯的初心和日后修炼得闲淡的心吧,这样的人都不懂什么大道理,对生活也无大欲望。(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创——闺中月 草于2019年3月19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wopkqf.html

闲意不在远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