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色难

2019-09-23 13:24 作者:闺中月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别瞎想哦,以为闺中月闲得发慌要扯谈一些黄色绿色蓝色...带颜色的事情了,“色难”一语,出自《论语.为政》:“子,子曰:‘色难’”意思是子女侍奉父母,要始终保持和颜悦色,是件最难的事。无疑,这是孔圣人阅尽世态,洞彻人心之后的结论。

人尽皆知,一个人的语言、行为,甚至面容表情可以伪装,但唯有“色”即眉目之间的那点颜气无法伪装。我和婆婆在同一个灶台上盛饭有二十六七年了,多数时候我还是温顺善解且带点小幽默的,可我也有狗脸说翻脸就翻脸的时候。黄昏,该是一天之后最散淡的时分,婆婆已完成大小花盆的水利工程,仰靠在藤椅上满意地欣赏着那些吃饱喝足后的小清新发出盈盈的笑,我在厨房切好藕丝,兀自走近一盆挂满青椒的花盆,正待下手,婆婆触电一般坐直身子,手直摇,两腿直朝下探,本来迟缓的双脚乱急急地套上鞋:“我来我来!!你不会摘!会把辣椒树拔起的” 我好笑地缩回手,“我有那么粗鲁呀?”就折回厨房,烧红铁锅炸香油,等到锅里的油升腾起袅袅青烟时,青椒还没摘来,我急乎乎奔到门外,她总算百里挑一找到一个歪嘴核桃般且带着虫叮后的烂斑的青椒递过来,各位请帮我一个忙,教我如何把眉目间的那点颜气调得和颜悦色来面对她,我嘟嚷着接过那只坏辣椒一脸愠色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进垃圾桶,拽了两个鲜亮的青椒就回。晚上就餐时,我们三个又打趣地说笑起它,仔细想想,觉得自己那张狗脸翻得真不够修养,为她做一道投口的菜很容易,替她盛一碗饭也很容易,但刚刚的脸色却给了她情绪上的尴尬。世上有个最短的无情对——色难,容易。用在此契合。

那晚散步回来,打开大门时,敛声静听,黑咕隆咚的楼梯上有一哒一哒缓慢而下的脚步声,我不容思想,飞奔而去,迅捷打开楼梯间的灯火,然后又惊又恼地将老太太堵在楼梯上,连珠炮式地发问,狠狠训了她一顿,因为这已不是第一次被我逮着下楼梯不开灯了,若是小孩子的话,我早已伸手过去拎上耳朵了,《礼记》中有:“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 但它没有告诉我,我柔声以谏多次,她还是不听不改,我是否可以怒斥之训斥之呢?可有一点我明白,站在孝道上我是错的,即使我是为她的肉体的安全而为之,却给了她精神上的不安,陪她聊天很容易,给她安暖的房间也很容易,但始终保持和颜悦色真的难。

邻居的朋友在吾悦广场开了一家卖女士什物的店面,生意不景气,只好狼狈收场,邻居就带回一大捆围巾一大摞带点微坡跟的拖鞋,分发给左邻右里的女性,婆婆也得一双,当天我就轻声提醒:你腿脚不灵便,家里又有合脚的拖鞋,不要穿它哦。她沉默以对,不知是老了还想赶一趟fashion的风?还是顾及邻居的情意?或者觉得摆在那儿太浪费?总之,万万没舍得丢,天天穿着这双微坡的女生鞋,走西穿东地溜达,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竟然旁若无人地拖到井台上打水浇菜了,这次我的脸色腾地变丑,下最后通牒:你明天不把它扔了,我晚上不睡觉也会扔了它。第二天她狡黠地说:扔啦!没过一个星期,那双微坡的女生鞋又妖魔一般出现在她脚下了。天呐,给她买衣买鞋很容易,给她钱带她去游玩也很容易,但..............真的难,我的修为真的不够,还得继续修炼。

我们房客家的“妞妞”狗真能生,小个子的身姿一下生了六只豆豆般大小的狗崽,一只豆豆有事没事就来我们家串门,婆婆讨厌它,嫌它会随地大小便。早晨,窗明几净,闲焙糍饼,庭院风满香,似乎可以把平淡的日子过成诗了,婆婆吃我做的这种茼蒿蛋皮馅的糍粑,尽管是我第一次露手,用她的话说:“第一次就做得这么有心思,一口咬下去,外面是酥脆的糯米香,里面是茼蒿的清香”八十六岁的她能吃下这么大的一个带半个呢,她回堂前时,正好一只豆豆往里闯,她又急又恼,情急之中,就用那只不太着力的腿脚扫狗崽出门,不料,豆豆没赶出门,自己却歪倒在地上,吓死我了,冷汗直冒,好在是慢慢歪倒的,并无大碍,不然,前一秒的诗情则化为后一秒的悲歌了。这次我压抑又压抑着自己的心绪,耐心又耐心地劝说,但眉目间的颜气好不到哪里去:“老了老了还这么性子急呀?让它在家里溜达一圈,有什么损失呢,何况还这么好玩?再说你可以叫我来赶它啊?”

现在人的压力都蛮大的,有生活上的繁杂,有工作上的不顺意,有心理上的无法言外无法安放的焦虑,...............使我们变得容易急躁和不耐烦,容易孤独冷漠,有时即便父母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错,我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给父母脸色看了,而父母总是无条件无理由地包容了我们所有的丑色,过后细想想,即使你给足了她所有的物质享用,那也只能算是低层次的“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原创闺中月——于2019年9月23日中午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tgcpkqf.html

色难的评论 (共 7 条)

  • 紫色的云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林从年
  • 三月雷
    三月雷 审核通过并说 我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给父母脸色看了,而父母总是无条件无理由地包容了我们所有的丑色,过后细想想,即使你给足了她所有的物质享用,那也只能算是低层次的“孝”。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现在人的压力都蛮大的,有生活上的繁杂,有工作上的不顺意,有心理上的无法言外无法安放的焦虑,...............使我们变得容易急躁和不耐烦,容易孤独冷漠,有时即便父母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错,我们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给父母脸色看了,而父母总是无条件无理由地包容了我们所有的丑色,过后细想想,即使你给足了她所有的物质享用,那也只能算是低层次的“孝”。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