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密云第二十八天】值班散记

2019-07-23 11:36 作者:峨眉玉雪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密云第二十八天】值班散记

今日,一人独守公司。名曰:值班。

对于值班这个充满艰辛和汗水的概念,曾熟悉到就像熟悉一道菜,或者一件衣服,一个人那样。

那个时候,淘气的学生有的不归宿,床是空床,早晨懒床不出操,队列里的位置是空位置,白日不上课,座位是空座位,还有个别孩子领着校外青年进校戏耍,闹得风生水起。

这些,那些,就都填满了一个礼拜的日常。

今日再接触这个概念,面对的不再是人,而是一座比较庞大的楼宇,以及空旷到辽阔的院子,就怎么也调不起涟漪再起漾涟漪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等从家里懒洋洋地出来,打开公司大门那刻,宁静得像脚下那片瓦白瓦白的混凝土。

唯有我的视线落在右侧十几珠金竹上面,心里才有些酸酸的味道。

看到金竹,就想起家乡,想起家乡的父亲,想起孩子,想起那些姐妹兄弟,想起空旷的居室,想起居室前面那条河流。

离家快有一月,虽然这里有野草丛生,近似于家乡的野草,但修竹难得,跑遍整个密云,还就唯有公司这几棵竹子散发出家乡的味道。

门前那堵挡墙依旧素净得一层不染,似乎与红尘隔绝,挡墙顶上,琉璃瓦片静悄悄地俯瞰门前一切。菜园里的番茄,辣椒,黄瓜,茄子水汪汪地迎我,那棵孤独的柿子树,宛若一名少妇携儿带女地显得婆娑四溢。

我遵循我的初衷,即是遵循我对情谊的理解和应用来到密云,并滞留至今,老姐对我的赠予和笼罩,我一直心怀感恩,也自始至终要帮她到我以为足以让我觉得辽阔为止。

或许,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将把我这种属相的性格演绎为长城的风光,广播在她的领域里面,我也在这种情谊的沐浴下覆盖许多我不喜欢但是必须面试的光景。

这几年,一直在江湖上游弋,有时候遇到惊涛骇浪,借朋友之力和我自己的浮力度过难关,有时候遇到狂风暴,就自己撑着一把油纸伞躲过风雨交加。记得在阿坝小金县那场被人坑的工程,一人单打独斗居然战胜了小金县政府和业主的所有能人,那个时候,真觉得自己一个人就是千军万马,可以凭一己的力量让耍赖的业主和牛逼的政府投降,终于为农民工讨回一年的血汗钱,成为自己一生中最辉煌的壮举。

今天的我,只在为情谊奔走效劳。

为情谊奔走就要领养人间的悲喜,领养世俗的胭脂粉黛,红色的腥香,黑色的缠绵缱绻。

因为领养红尘所有,我得暂时放下自己高冷的骨骼,学会把自己的高高在上降到高高在下,再把自己大哥的姿态变为小妹妹的情怀;我得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气魄和韩信胯下受辱的精;不但如此,还要将这些超脱于我的观念范畴被世俗供养的东西养殖得风生水起。

我会挖一个小池来专门供奉我的猥琐和低矮,再修筑一个湖泊偷偷养育我那些高高在上的珍珠,等我完成使命再放干湖泊,让她们重新回归到我的身体里面,成为我永久的佛。

都说,人是会变的,又都有人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我不知道前者正确还是后者正确,但就我观察,觉得似乎都有道理。人会变,是说人为了生存得适应环境,不得不改变一些习常,比如高冷,可以变为低冷,乃至可以变为高热,但我想我即使改变,也只是微微一点儿,而不至于将自己的脊椎削平变为无脊椎动物。

此刻,突然有孤独席卷全身,就像广袤的一片树木突然被搬走只剩下一个小苗矗立在那里。

面对这幢灰色大楼,我自然显得矮小和抑郁。

孤独寂寞不是因了我一人守在一座三层楼的大楼里面,而是思想上的懒惰大于行为上的松懈。

近来不知怎么不想思考了,无论是红尘的红还是黑尘的黑,抑或白尘的白,这些带着色彩的尘俗都似乎要远离我让我清闲下来。

我不知道她们是否已经觉得打扰我太久有些心怀愧疚,抑或觉得我已经衰老不合时宜而规避我的风险?

这些,我都不知。

我握着键盘的手越来越轻,思路却越来越离谱,似乎在红尘之外飞扬,又似乎在红尘之内跋山涉水地不知翻那一座山,也不知要趟那一条河。

他总说我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她也说我走路有神仙的飘逸姿态,岂不,难道,我真的成仙了不成?

又突然觉得那棵柿子树好像我呢。

老兄说,这棵柿子树太单一了,独木不成林,非要老姐再种植一棵,那样才好事成双。

可是,要物色一株姿态相近,又优雅又妩媚的同等气质同等渊源的柿子树,多么不容易啊,就宛如我等了半个世纪,也未曾遇见那个我的出现一般艰难的。

我自然不关心她到底单调还是孤独,也不关心她如何痴痴等待另一位的到来,我所最应当关心的是上面那些我还未曾见到过的具有头脑的柿子们。我关心他们那一天成熟了摘下来送进口里慢慢品尝,慢慢吞咽,直至品尝出北京柿子与四川柿子最本质的区别为止。

也关心他们的味道是甜蜜还是苦涩,如果甜蜜,我可以日日采摘,如果下面的采摘完了,再攀爬着上树采摘高处的柿子,那样,就有一种极目远眺而装进天下的感觉。

我不擅长妩媚,尤其在不该妩媚的地方释放妩媚,我也不擅长婆娑,尤其在不该婆娑的地方去绽放婆娑,因为妩媚和婆娑这两枚花朵具有罂粟的气质,也颇具荼蘼的色彩,一旦放入茶杯成为茶水或者进入别人的呼吸道成为血液,便会让人陶醉,让人萎靡,抑或堕落,所以啊,我时常被骂作没有女人味道的女人(笑)。

为了别人的家庭,我自然只能永久做个没有女人味道的女人了(苦笑)。

2079-07-20于密云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enbpkqf.html

【密云第二十八天】值班散记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