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旋转的六月雪里,也有涟漪——为心情随笔《跳舞的石榴》而写

2016-06-27 13:18 作者:峨眉玉雪  | 1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1.

自出了一部万行情长诗《紫姻缘》之后,便觉得出书也就样子,便不思长进,为粮草奔波去了。

现在,不知怎么又突然萌生了一种把博客里的随笔整理成册,再出一本纸质书的欲望,并且,还为这些随笔取了一个跃动的名号《跳舞的石榴》。

到底是在为粮草奔跑的旅途中感到疲惫又再回到这里来规避疲惫,还是本身就带着文字的烟火难以去掉,依然要回归文字的灵魂里面匍匐不起?

我实在不知。

头上这个题目,为把我的文字读成冰朋友所起(微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记得,有人说我的文字很冷,很凉。

到底是俗世本身予了文字的薄凉,还是我自身并不暖和,而让文字滞留在原始的寒意里边缺乏热度?读了让人寒颤颤地深陷其中。

我也不知。

或许。都是如此的吧。

2.

或许,就是因了我本身的寒意无法褪去而让我的文字也绽放出冰雪的容颜,把原本炽烈的火焰降落为薄凉的意境。

也说不清楚。

我的天,如此说来,我简直就是一块冰川,顽固不化到了凝聚着五千亿年冷漠的北冰洋(大笑)

而真实的我,却是一名说一句话绽放一万次笑的火热女子,也即是说,我是把笑时常挂在脸上来取悦时光,以提高温度的充满沧浪的人啊。

美容师一再警告说:笑得越多,脸上的皱纹越繁盛。我还是依然故我地忍不住奉上我从内心深处提炼出来的带着微笑的玫瑰供奉予人,且这些,绝对是来自内心深处(又笑)。

可我不知,在除开我之外的外人看来,这些玫瑰全都带着凛冽色彩(苦笑)。

或许,从她们的刻意解读里面,我火烈的眸子也是冰冷的湖泊,里面的鱼水和秋草都在寒风里泅渡,和我的灵魂一样高冷。

于是,就有这些冷凉冷凉的文字诞生于我的指尖而成为旋转的六月的雪。

3.

雪便雪吧,冷便冷啊。

雪花绽放在寒的寒抵达妖娆至极的岁月里不也是一种至极的荣美么?

那些一怀抱一怀抱的暖意从南方划过秋景刻意雕琢的姹紫嫣红之后,寒,便要接着而来的。

我想,你在我的文字里冷得打颤的时候,一定就有波澜壮阔,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同一种感受,或许,有人一辈子在我的冷里面一蹶不振。

亲爱的,那不是我的罪过,是你的意境抵达不了我的意境(歉意地笑)

4.

如此说来,那么——

我的这些随笔是随随便便敲打出来达致癫狂时代快要崩裂的冰川,因了感染暖意而促使她们龟裂。

如果你能在里面获取一点热量而驱除寒凉,那么,请你记得,是我,拯救了你(大笑)。

多添加点衣裳才来阅读我的这些随笔,亲爱的,既然是随笔,也请你随随便便地阅读:敞开自己的心扉,放松自己的骨骼,别计较得失。里面不谈得失,只谈拯救,崛起,只谈如何在薄凉的路途里勇往直前,抵达美好

任何事物都有阴面和阳面,任何人都有优点和缺点。如果我们走的是一条坦途,便要准备着在我们的前面突然出现一段坎坷,风水是轮流转动的。

5.

旋转的六月雪里,有小阴晴,小雪月,就像六瓣的雪花多棱,就像六月的雪花,因了季风的推力而旋转着,诞生炽烈,沧浪,美好。

如若,你能静下心来赏读,一定会读出涟漪朵朵,婆娑婀娜……

如何把自己拯救到人生的至高点位,不至于从烟火欢色里堕落成为不值一提的沙粒,相信,我的随笔可以给你一条出路。

6.

站在下雪的地方才能看到雪,亲爱的,宛若,站在开花的地方才能辨别出花朵的名称一样。

不同的景致在不同的时光有不同的气质,但同一个地方,在不同的季节里也有同一种水墨。

我的工笔和我的水墨并不一样。你能从中释放出你自己的寒冷而博得你最亲爱的人的温暖,恐怕就是我这朵旋转的六月雪所需要抵达的高度。

我们视觉的取值范围不宜太大,亲,如果太大,便会有应接不暇之苦,而我们在视觉里偶然安放一点单调的色彩,比如白色,便有了在鲜花丛里陶醉的欲望。

欲望是一朵莲,欲望也是一朵雪,雪莲花绽放在最高最艰苦的地方,这就是她的气质。

我的雪花可以在炎热的季依旧开放,且,开得繁盛多姿,玲珑剔透。那些无法对比的沧桑和无与伦比的严寒所萌生的希望,必定要在每一个带着炽烈的时代里点燃薄凉的希望。

7.

我本人并未对我的这些文字诞生过期望或非妄,而遗忘了世间的美好来自于对自己的刻意雕琢,才把刻薄停留在表面,因为表面的刻薄而把内心的炽烈融化到了积雪时代。

就像我不知虚伪为何物,而有人硬要把这顶桂冠硬套在我头上一般。

我的这些随笔在心灵炽烈的人的眸子里成为冷饮,他们忘了石榴的表面粗糙而内部晶莹细腻。

其实,就我本人而言,总在相信,世间的美好来自我们人类的互相携带,总把飘落的尘埃看作是旋转的火花,总在相信人的语言来自灵魂最深的部分,因了总在相信言为心声之说。

直到人家都做出比我独自想象的要残忍的时候,才木纳纳地看着人家说过的话目瞪口呆。

许多时间都是被人把冰凉的刀片架在我炎热的脖子上面,我还想着要用我的热血来融化人家的飞刀。

8

这些零碎的文字,或许,就有大片大片的带着烟火换色的雪花洒在我炽烈的灵魂里,湍急不已。

当然,我承认我的高冷,也承认我独自行走在每一个繁华的历史潮流里均入不了流俗

寒,并非我需要的颜色,也并非我刻意要杜撰的意境。我的文字因了在冰天雪地里呆得时间太长的缘故而浑身沾满雪花,即使想办法挨近火炉,也拎不出水来抵挡寒凉。

既然没有办法挨近世间的暖意部分,那么,只好在远离火炉的带着北国和南国雪花的疆域里独自绽放。

9

这本随笔就像旋转的雪花一样是有姿态有性情的文字,有近二千条,有峨眉在姹紫嫣红时的真实写意,也有在百花凋零时的工笔缩写,有的是随波逐流时的崛起,有的是逆流而上的堕落。

我把她收拾起来,集结出版,是因了我自己对文字的独自膜拜和对自己的一个唯一交代。

完成于2016_05_20

因为篇幅所限,随意选了几条附上:

看到波澜,便感激宁静;看到险象,便感激安稳。人生笔直,世道蜿蜒,走好人生之路,确实不易。珍惜自己珍重他人。

2012-10-:21

与人交而不妄,与人言而不虚。诚信感恩,知足,此乃人之仁心,人性,人意。

2012-10-:31

人无一隅何处栖身?人无一技,何以谋生?百足之长,长于大集,百兽之王,王于山林,所长所短,均为一用。

2012-10-:07

成一隅而流芳,闭闹市而名千古,博天下群书,撰奇文异志,释天地万物,点世人谬误者,浙江乐清人士南怀瑾先生是也。

2012-10-:03

捧长卷顿悟人间烟火,孔子,老子,一圣一仙均我炎黄之瑰,华夏之宝,起于《易经》,行于五行,天干地支,透彻,透彻!

2012-10-:08

人生做云游状最好,最好飘在云端,看尘,看仙,再看神——固定与不固定都无关。

2012-10-:15评论(0)

遇到灿烂,要保护眼睛,别被炫目刺伤;遇到阴霾要睁大眼睛,迎接光明。

2012-10-:21

人其实很不容易,无论你得势还是失势,你都要面对,所不同的是前者面对逢迎,后者面对谴责;无论你得宠还是失宠,你都要面对,不过,前者面对欢色,后者面对灰烟。《甄嬛传》无论表演技巧多么不到位,但作者或者编剧对这方面做了最透彻的渲染。

2012-10-:09

且,所有得势与失势,并非亘古不变,甄嬛与皇后,西贵妃,以及其他妃子,贵人,搭应,围着宠爱,就如此地此消彼长,循环往复,谁笑到最后,谁才笑得最好。

2012-10-:13

人之一生,据说只有七十二个小时真正拥有幸福,其余,都在经历苦痛和磨难。或者荆棘,或者丛林,均有。那么,告诫自己,不与人争,不与兽争,不与风斗,不与斗。当别人还将你当做人的时候,你千万别将自己不当人看。人家没有将你当做人看,你更要将自己当做人看。这是原则。

2012-10-:19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848541/

旋转的六月雪里,也有涟漪——为心情随笔《跳舞的石榴》而写的评论 (共 1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