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写作之乐

2020-07-12 11:00 作者:小小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写作之乐

梁孟伟

一次有人问我,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你会重新选择什么。我说还是写作!那人笑我写了一辈子,图的是什么呀?

是啊,既无名利,又多劳思,图什么呢?

如果把现有的生命相加,写作几乎占到一半。当然这一半岁月中,大部分在写新闻。即使后来从事发行,也还兼写着新闻。直到新闻也不写了,十年前才写起了散文

转写散文,一是从小的文学情结,二是多年的职业铺垫。记得还在读小学的我,一天走进父母的房间,不知翻找什么东西,拉开桌子的一个抽屉,看到一个笔记本,我随手翻阅起来,突然看到两句诗歌:“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那时,诗歌之光虽朦胧微弱,诗句之意也半懂不懂,却照亮了我少年的天空,引领着我灵魂的归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再就是家里有本成语词典,一次我悄悄拿来翻阅,竟被一条条成语吸引,因为其中包含着一个个故事。在那无书可读的年代,就常常偷偷地翻阅,以至看上了瘾,基本背了下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具有初中文化母亲,是我文学之路的引领者。因那本笔记本和词典,是母亲的两件物。

正因两句古诗的启蒙,一本词典的引领,使我对文学产生了兴趣,饿狗似地搜寻着村里村外的各种书籍。书不论古今,行不管横竖,纸不辨黄白,如厕看,走路看;白天看,晚上看。每天晚上八点半后,母亲啪哒一声关灭了我房间的电灯,我就着父母房间板壁缝里透出的灯光,继续移动着书本,追逐那一行行光明。轻轻地呼吸,轻轻的转侧,轻轻地翻书,轻轻地享乐,直到父母房间也熄了灯,才万般不舍地把书塞进枕底,兴犹未尽地沉沉睡去。

正因那时的乱读,哺育出一个文学想。但即便是高中,包括后来的师范,我的作文不算出类拔萃。我想后来的进步,可能与新闻有关。但我不敢“跨界”,觉得自己浅薄又无知,缪斯神圣而遥远。要不是一次偶然的机缘,可能至今也不会与散文有缘。

那是2011年秋的一天中午,单位午餐时我无意中谈到,家乡有两位女性前辈,为了等待一位参加革命一直未归的亲人,一个为等弟归终生不嫁,一个为等夫回没有再婚,姑嫂俩共同信守着一个承诺,一直等到生命的结束。领导听后给我一周时间,要我马上回去采访。而我从那时开始,整整写了两年,直到2013年12月,一部27万字的纪实文学,题为《信念》的传记文学总算出版。后来转向散文写作,因其篇幅短小操作方便,有感而发挥洒自由,于是文一篇篇地写,书一本本地出,一发而不可收:2014年28万字的散文集《风景》出版,2016年30万字的《采薇》出版,2018年32万字的《光阴》出版,2020年约35万字的《乡愁》也将出版,十年累计码砌了150多万文字

我知道自己根底浅、水平差,写作只是自娱自乐。所以没有“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忐忑,更不会有“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那样的纠结。但写着写着,有些散文居然获了一些奖,有的散文还被一些地方选入试题或习题。

我发在朋友圈上的一些散文,也得到亲朋们的喜欢和点赞。学生刘杏铨是位资深的高中语文老师,在一篇题为《我的老师》中写道:“自从加了梁老师的微信,我就时常能读到他精美的散文。工作之余,临睡之前细细品读,犹如一洌沁肺的甘泓、一杯芳香的醇酿,令人回味无穷;又如一道温和的暧阳、一缕宜人的清风,让人依恋不舍。”“每当此时,我就把梁老师的精美小文推荐给妻子品读。她是一位初中语文老师,读后爱不释手,她羡慕我如此有幸,能遇上梁老师。更有心的是她把梁老师的美文下载打印装订成册,还想分山水篇、人物篇、乡情篇、文学评论篇等分类整理,以后可再让读高中的女儿阅读。我直说‘好,好’。”刘杏铨还发来妻子装订成册的照片,蓝色的封皮上写着“风从何处来”,下方署着我的名字。扉页上写着《风从何处来》的小诗:“一切都慢了下来/唯有风/一阵赶着一阵/河面上的光芒/折射出自身的美丽。”接下来就是我一些文章的篇目。

戴医生是杭城有名的老中医,我没少请他为我望问闻切、开方撮药,就送他两本我写的书表示感谢。这于我是一种礼数,他可能不会有时间翻阅。没想到时隔几月再去就医,他一见面就说已经全部看完,并叙说着我散文中的一些情节。还说我的散文不比他的张同学差,有的思想更加厚重。我诚惶诚恐地连说不敢,张曾是中国作协副主席,已经蔚成大家名声卓著。但我要感谢戴医生的热情鼓励。

其实,写作的快乐不仅是发表后的获奖,发圈后的点赞,更在于写作本身。每当我倾注到一篇文章之中,就会万籁俱寂物我两忘;每当我完成一篇文章,就会受到洗礼得到升华。就这样手随心动,情注笔端;就这样思接千载,神骛八方。无论魏晋,不知有汉;纵横万里,上下千年。

概括说来,写作给自己带来这样几种快乐:一乐写作恰似战争,可以指挥万马千军。诸如审题、立意、选材、结构等,均由我自主安排任意调度。“天机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非刀尺。”自己仿佛是位叱咤风云的元帅,指挥若定的将军,遣词造句排兵布阵,布局谋篇运筹帷幄。“羽扇纶巾,雄姿英发。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二乐写作是种提升,是知识的积累灵魂的充盈。写作离不开观察社会、审视人生,离不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写作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吸天地之灵气,汲文化之精华。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所以写作不仅是种知识上的补充,更是场道德上的修行。

三乐写作是种创造,创造带来快乐。藏在大脑深处的思想信息,恰似茫茫大海中的粼粼波光,你不捕捉就稍纵即逝。这些信息和思想,有的似珍珠闪光,有的也鱼龙混杂,你经过千淘万漉,经过千挑万选,然后用文字整理出来。思想一旦变成文字,每个文字被赋予了灵魂,这哪里是砌文码字,分明是在创造生命。

其实,写作毫无乐趣可言。杜甫的“为人性癖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惊人之语需要生命作为代价;贾岛的“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说明艺术劳动非常刻苦艰辛。还有卢延让“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痛苦,顾文炜“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的孤独,王建的“典尽客衣三尺,炼精诗句一头霜”的痴迷,袁枚的“爱好由来落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的执着

我有时感觉自己文思泉涌,汩汩突冒不择地而出;有时感觉江郎才尽,荒芜干旱得像戈壁沙漠;有时奔放得好像跳着冰上芭蕾,有时拘谨得仿佛排着一个个地雷;有时壮阔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有时压迫得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我为不知道下篇写啥而坐卧不宁寝食难安,为找不到好主题而失魂落魄心悸气短,为写不出一个生动语句而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为找不到一个准确词汇而白日见鬼午惊梦。即使写作完成的那一刻,也会有种心思掏尽的精疲力竭,脑髓抽光的头痛欲裂。一方面命令自己,千万不要再写了,它会像条美女蛇,迅速耗干我不多的生命;一方面又整装待发,再次端坐在电脑前面,经历着敲精吸髓的下一个轮回。但写作时那种“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的汪洋恣肆,那种“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的快意恩仇,那种“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的开拓创新,那种“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的捭阖纵横,又是那样让人痴迷使我沉醉。

所以,写作带给我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长时间不动笔,就惶惶不可终日,忽忽若有所失。“一日不作诗,心源如废井。”一敲起键盘来,就人逢喜事精神爽,春风得意马蹄疾。“片言可以明百意,坐驰可以役万里。”每当文思涌动,灵感闪现,即“中夜起坐,取烛以书。”“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

于是我远离喧嚣,在网海里泛舟遨游,在书山里跋涉览胜,在键盘上激扬文字。游走在文字间,我感到充实快乐。它拓宽着我的视野,沉淀着我的情感,充盈着我的灵魂,美丽着我的生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ansbkqf.html

写作之乐的评论 (共 4 条)

  • 淡了红颜
  • 江南风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新作,荐读,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