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学木匠

2020-08-01 08:51 作者:小小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学木匠

梁孟伟

如果没有1977年那场高考,我可能还在做着木匠。

1975年1月,当我一脚迈出高中的校门,就知道校门已向我重重关闭。沿着崎岖的山路回家,开始了坎坷的人生

那个年代,我们回乡知青的希望,比萤火虫的光还要微弱。一是参军,二是代课,三是上学,剩下的就是种田。

参军自然要根正苗红,而我是“特务”“反革命”的后代;代课就那么几个名额,轮到我可能花儿也要谢了;推荐上大学更是痴心妄想,我公社没亲戚大队没靠山。高中毕业回家乡,风里来里去,田里滚泥里爬,皮草鞋踩破数双,肩膀皮磨厚几寸,总算把自己摔打成一个十足劳力。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不以为喜,反以为忧,觉得我这样下去,终非长久之计,不如学点技能,有个立身之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父母求了一位师傅,让我拜其为师。师傅我不陌生,曾为我家造过楼房,是个闻名乡里的大木师傅。大木意指造房架屋,细木则指做装潢打家具。

那时农村有门手艺算是高头,不要说木匠、桶匠、簟匠、漆匠、泥水匠,都匠匠响亮;就是那些锔碗的、补锅的、修伞的、阉猪的、弹花的,也个个吃香。

做木匠也好,学泥水也罢,我总有点疙疙瘩瘩,因为内心想着读书。但当时想比云远,前程比暗,所以父母一提出让我从师学艺,不管我答应与否就定了下来。

当时,师傅如能答应收徒,算是给你天大面子。所以母亲叮嘱再三,要我恭敬有加,事师如父:譬如干活要比师傅早,收工要比师傅晏;洗脸先为师傅舀好面水,汰脚先为师傅烫好热水;吃饭要比师傅快,夹菜只夹眼前碗;可以吞下万千苦果,不可发出半句怨言;师傅骂是为你好,师傅打是对你……

于是我便开始了吃百家饭的木匠生涯。开始做学徒的第一站,是造乡政府的大会堂。我一早赶到工场,师傅递给我一把弯形刮刀,让我把一堆杉树刮皮做椽。开始刮刀拿捏不稳,要么刮破里层树肉,要么外皮没刮干净。好在一天下来掌握了要领,师傅的脸色未再阴沉。

刮完了椽树锯木头。当年还没锯板机,板材方料都得人工锯,最大的锯子有一两人长,每个锯齿比鲸鱼齿宽。师傅先根据各种用途,把树截成一段段木头,然后根据厚薄弹上墨线,再把木头进行固定。长的搭个三角架,支起来像个炮筒,师傅站在木头上面,我站在木头下面,你拉我送地锯了起来。伴着嗞嘎嗞嘎的锯声,细碎的锯末在空中飞扬,像天的第一场小,落在我的脸上和身上。短的木头就固定在柱子旁,我和师傅分站两边,嗞咕嗞咕地送往迎来,高时站着拉,低时蹲着拉,最低时坐下拉,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随着钢锯的来回拉动,各色的粉末撒金泻银,芬芳的木香弥漫周围。拉锯两手讲求平衡,否则锯子就要溜偏走歪,锯成的木板就会厚此薄彼,既浪费木材又影响工序。师傅感到我运锯不正,就会停下检查,一旦发现锯痕偏离,会问“你看见墨线没”。这时我冷汗热汗迭出,手抖心跳加快,赶紧把走歪的锯齿偏回。

俗话说,做样生活换副骨头。全力推送,拼命回拉;弓腿屈膝,前俯后仰。不到半天,双臂似被撕脱,两手又疼又酸;腿脚开始麻木,头身像要分离。我拉锯时就抬高空转,推送时只蜻蜓点水。这时突然传来师傅的断喝:“做人要有点筋骨!你到底想学不想学。”我猛然惊醒,只见师傅铁青着脸,一边推送一边训斥:“有的师傅会突然压锯,翘起的锯把撞击你的下巴,重则掉几颗牙齿,轻则吐几嘴鲜血,算是对你偷懒的惩罚……”我诚惶诚恐唯唯诺诺,弯腰躬背拼命推拉。

锯后就是刨。刨分长刨短刨,短刨主要光面。譬如用短刨光楼板,楼板一头搁木马一头抵柱础,人就叉步躬腰推刨向下,这时呲呲有声刨花翻卷,刨光一端一气呵成,刨完一头又换一头,刨完一块再接一块。刨得树纹似波板光如镜,但我力脱气乏眼冒金星。短刨凭力气,长刨凭技术。需刨的木条师傅会用线划好,但刨多了接榫宽松,结构不稳;刨少了又套不进,硬敲容易开裂。曾因多刨几下而木头报废,现在想来还内疚惭愧。

有次刨条差点闯祸。因为家里起了楼房,却没做好楼窗。随着寒冬来临,趁空学做窗门。窗条需要刨槽,刨槽要用线刨。第一次用这种工具,大概吃木过深,大概握刨不稳,右手推送线刨起跳,一下刨掉左手腕上一块皮肉,露出了青黑动脉和森森白骨。后来才知道那是手腕动脉,如果刨断就生命堪忧。至今我的左手腕还留着一块月牙形的伤疤。

伤好后我心有余悸。师傅看我畏畏缩缩,他边推刨边对我说:“作为木匠,推起刨来,只管向前,不管多硬,也要推过去!”师傅正刨着一块结满疙瘩的木板。有些木头越老越爱长疙瘩,刨子刨在疙节上,就像推在铁板上,顶得刨铁飞出刨床,五脏六腑生疼。但师傅把刨子推得噌噌地脆响,刨花和木渣从刨口中嗖嗖地窜出,像条条玉龙,在他身边翻飞;像飞舞飘带,又瞬间卷成刨花。那种潇洒之姿,那股英武之气,在我的精神上烙印,脑海中定格。

接着就是凿和削。凿就是凿孔打眼,用来拼接榫头,连成整体。师傅会根据尺寸画出宽窄深浅的榫眼,你侧坐木条上面,依眼打凿即可。随着斧背的击打,凿口的移动,木渣飞溅,榫眼渐深。开始不甚熟练,要么凿刀划破了裤腿,要么斧背敲着了手背,弄得手似剥皮芋艿,腿上裤开肉绽。但我没有停止凿眼,火柴纸一贴创口了事。

而削就是用斧子,大者长者需劈,小的短的就削。那时主要看师傅劈削,师傅劈木时脱掉上衣,光着膀子,露出结实的腹肌和胸大肌。他抡起一把斧子,往手中吐口唾沫,肌肉鼓起,青筋暴突,仿佛一棵老树,布满了木头的纹理,和岁月的年轮。劈到吃力处,他发出嘿嘿的用劲声,像头重轭下的老牛,又像负重前行的纤夫。这时他的汗水便叭哒叭哒地掉了下来,沁进了木纹里面。由于长年握斧掌刨,师傅手上积起一层厚厚的茧子,像层粗糙的树皮;五指粗大有力像把蒲扇,指节突出如节节老树疙瘩……

“嚓嚓嚓嚓刨花飞,刨花飞,沙沙沙沙大锯响,大锯响。我是快乐的小木匠……”在外人看来,我这个小木匠是快乐的。当时主人家即使自己吃糠咽菜,管我们都是大米白面;午餐晚餐还有酒有肉,每天都发一包香烟。但我就是快乐不起来,因还做着读书的梦。

我的不专逃不过师傅的目光。他跟我说起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说起明朝有个叫朱由校的皇帝,放着皇帝不做做木匠;说起木匠的祖师爷鲁班更是如数家珍。师傅的道理我懂,但就是没有激情。高考后逃离木匠也就顺理成章,辜负了师傅对我的深情厚望。

但木匠生涯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它不仅强健了我的体魄,更强大了我的灵魂,锤炼了我的意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glpbkqf.html

学木匠的评论 (共 6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wuli小仙女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 好文字,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