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寻找天姥

2020-08-29 17:12 作者:小小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寻找天姥

梁孟伟

虽然天姥就在我的家乡,但第一次知道天姥大名,却是在一本唐诗里面。记得当时正上初中,同村一位叔叔,借我一本唐诗选。在那个无书可读的年代,突然得到这样一本好书,仿佛饿乞丐面对一顿大餐,穷书生邂逅一位美眷。

翻阅《游天姥吟留别》一诗,读到“天姥”一词的注解,“在浙江新昌境内”,激动之下心潮澎湃,自豪之情难以言说。就在伙伴间夸耀,同学中宣传。又跑去问那借书的叔叔,我们的天姥山在哪里?他指指南面群山,说那就是天姥,新昌人都叫它斑竹,其实斑竹只是其中一座。那天晚上我向家里提出想去天姥山,父亲说天姥山很高大,等我长大后再说。

眼下寻访不成,只好诗中找寻,翻来覆去阅读,海阔天空想象。放学后拣柴或者拔草,总要登上南面台地,面对着天姥山的巨大剪影,耳中就回响起瑰丽的诗句,眼前变幻着奇丽的意象。感觉沐浴的不是金色夕阳,而是诗歌的万丈光芒。天姥山静静地立在那里,默默地注视着一个少年,仿佛颔首低眉似有所待。

机会终于来临,学校已放暑假。我对母亲谎称要进城,一早来到马路边等候。大队有辆拖拉机要进城,我搭车到拔茅,然后向天姥飞奔。过兰沿,经桃源,上斑竹,一路打探,走走停停。早已汗流浃背,饥肠辘辘;气喘吁吁,筋疲力尽。这时太阳逐渐西斜,天姥仍高耸入云,我开始害怕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斑竹村口,一位大伯牵牛路过,看我萎靡地坐在桥头,就关心地询问我的来历。当听到我为一首诗歌前来,不禁大喜过望;得知我还未吃过午饭,连忙领我上他家填饱肚子。他自我介绍姓吴,以前当过老师,现在回乡务农。吴老师大约五十来岁,头发花白但身板笔挺,讲话亲切柔和娓娓道来,浑身散发着儒雅的气息。他一边为我添菜盛饭,一边给我讲起天姥故事:刘晨、阮肇两人如何在这里采药遇仙成亲,鲁班曾刻一只木鹤放飞于天姥山上,有人曾听见过山顶王母的歌唱……讲得我如痴如醉,乐而忘归。吴老师拍拍我的肩膀说,“等你再长大些,我陪你去登天姥。”吴老师送我来到国道边上,拦下一辆开往拔茅的拖拉机,向我挥挥手说下次再见。第一次寻访虽无果而终,更增加了我对天姥的向往。

恢复高考后我重新坐进了课堂,一次老师正好赏析《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听着老师那激情澎湃的朗读,精彩生动的讲解,我的眼前又浮现出天姥的巍峨剪影,和一个少年寻访时的孤单身影;想起了那位和蔼可亲的吴老师,和天姥山下那一次美好的约定。学校一放暑假,我回家一放下行李,就奔天姥山而去。

的天姥虽没有少年的天姥那样神秘莫测,但依然高大崔嵬。当我再到斑竹村时,吴老师家已关门落锁。有邻居告诉我,吴老师落实政策,两年前就回南京教书,还给我留下了一封信。我激动地捧信展读,大意是说知道我定会再来天姥,他感到喜悦和欣慰,他说一个民族需要柴米油盐,也需要诗和远方。“你孜孜以求寻访天姥,但寻访不会一蹴而就,即使登顶也可能发现不了什么,美好的东西得用一生去理解和追寻。”我体味着书信的内涵,向着山顶进发。

国道开通以后,古道基本荒废。有时荆棘丛生,有时苍苔湿滑;有时路成水沟,有时路基倾颓,但上山的路径依然清晰可辨。这条南朝谢灵运开辟的古道,从前是会稽通往临海的官道。一路上,听不到熊咆龙吟,鸡鸣猿啼,只有潺潺的水声,啁啾的语。也没有千岩万转的曲折,登天爬梯的峭拔,而是山重水复,林暗花明,萦回盘旋,曲径通幽。

两小时后,我终于登上拨云尖顶。山顶萦绕着浅蓝的轻纱,山谷飘荡着洁白的云朵。这时的山顶深谷,云青欲,水澹生烟,烟涛微茫,云霞明灭。极目远眺,座座大山,形如奔马,势若波涛,状似青莲。俯视山下,田畴坦荡,云树烟村,丘峦起伏……

一路上跋山涉水的兴奋,马上被登顶后的疑问取代。难道这就是李白笔下的仙山,我心目中的天姥?绵延横亘势如卧龙的巍巍山脉,雄则雄矣,却不见列缺霹雳、丘峦崩摧之绝境,也没有洞天石扉、訇然中开的奇观,更难见青冥浩荡、日月照耀之绮丽。不要说天姥连天向天横,甚至高不过周围的大山。明朝大作家王思任也说:“……所谓‘半壁见海’,‘空中闻鸡’,疑意其颠。上至石扇洞天,青崖白鹿,葛洪丹丘,俱在明昧之际,不知供奉何以神往?天台如天姥者,仅当儿孙内一魁父,焉能‘势拔五岳掩赤城’耶?山灵有力,夤缘入供奉之梦,一梦而吟,一吟而天姥与天台遂争伯仲席。嗟呼,山哉!天哉!”(《游唤·天姥》)

无独有偶,乾隆八年(1743),清朝大文豪方苞慕名游访天姥山,却发现它只是个小山包,遗憾之极不由喟然长嗟:“小丘耳,无可观者!”在题寺壁文中称:李诗所说梦中所见,不足为信。乾隆五十二年(1787),当涂黄钺来此观景,又一次发出李白“真梦语耳,天姥在诸岭中为卑郫者。”(《小方壶斋人舆地丛抄》第五佚《泛桨录》)。

凭心而论,天姥没有他们说的那样渺小和猥琐,也没有李白写的那样峻拔与神奇,只是江南一片普通的山脉而已。这时夕阳在山,群鸟乱飞,时间不允许我继续逗留,觅觅寻寻,只能带着满腹狐疑怏怏而返。下到斑竹山脚,已是暮霭沉沉。经过斑竹村口,几位老人桥上乘凉。我向老人们说出心中的疑问,一位老者回答说,李白为啥来此,因为这是座仙山,这是王母娘娘居住的地方。就是这座石拱桥,也是来头不小,它叫司马悔桥,唐代名道司马承祯奉诏出山,走到这座桥上深感后悔,于是又返身回到天台。另一位老人补充说,为了纪念他的高风亮节,武官走到这里要落马,文官走到这里要下轿,所以又叫落马桥。顺着老人的指点,我仿佛看见仪态万方的王母娘娘,站在山顶云间的端庄丰姿;童颜鹤发长须飘飘的司马道长,毅然归去来兮的潇洒转身。

原来眼前的天姥,千年前就是道教仙山,李白来此是为问道寻仙。天姥模糊的轮廓,开始清晰起来。我查阅了有关资料,天姥就是王母娘娘,天姥山是她的行宫道场。王母本来住在昆仑天山,东汉随着佛教的传入,剧烈地冲击着中国道教,道教试图通过自身改造,来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其足迹也从西部走向东南。正因为天姥成为道教仙山,当时的佛教也不甘示弱,后梁时在170公里外的海上,建造起后来的佛教名山——普陀。后来随着道教的式微,天姥山终于归于沉寂;而佛教由于其普遍的群众基础、极大的民族包容性等,一直走到今天,而且越来强。普陀至今还如日中天,就是一个明证。

因此,信奉道教的李白,“先觐西王母,后谒东王公。”也就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因此,“天台四万八千丈”也好,“尔来四万八千岁”也罢,都会拜倒在天姥的脚下;因此,刻划出“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的非常高度,也就不难理解。

作为诗人,李白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谲诡瑰伟的美妙仙境;而作为道人,李白为我们营造了一个万事流水的虚幻梦境。在这个仙境与梦境中,分明寄托着对超尘脱俗的理想境界的追求,对精神与灵魂绝对自由的向往,这简直是诗化了的“逍遥游”!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诗歌到此,绾口结尾,也算名篇。但李白毕竟是李白,他有道家思想又不为其束缚,更像一只战风斗浪的海燕,翱翔于乌云密布的海天之间,翅膀时时掠起咆哮的波浪,迸发出震聋发聩的高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天外之笔飞来,全诗主题点亮:与其说是对名山的向往,仙境的向往,正是为了反衬现实的黑暗,官场的恶浊;表达对权贵的蔑视,对理想的追求。

是否还可以这样理解:李白梦游天姥时的辉煌灿烂,梦醒以后的残酷现实,就是李白身上道教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巨大矛盾,道教人格与儒家人格的剧烈冲突?

天姥山,在我看来,其魅力的确不在于它的海拔,它的神秀,而是这个意象。

天姥除了这个意象以外,其它是否还有很多很多?正如吴老师当年所言,美好的东西需要一生去理解和追求!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anwen/vdsbbkqf.html

寻找天姥的评论 (共 6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淡了红颜
  • 东湖聚李胤德
  • 水墨残荷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荐读!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