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冬天

2013-02-04 09:22 作者:樊江晋  | 2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节选自七九六矿)

七九六矿的天来得早,过了中秋节,初飘落。寒流一个接一个到来,来时一场比一场猛烈。七九六矿海拨2400米。

下雪时常刮风。冬天冷,下雪、刮风时尤为冷,雪像蛇一般在地上窜来窜去。

冬天留在矿山的是麻雀,太阳升起后,它们飞来飞去,寻找食物。雪后,白雪茫茫,食物难觅。麻雀就在人家附近寻找食物。有人扫开积雪,支起筛子,筛子里撒些小米,筛子边支根木棍,棍子上拴根绳,拉远,躲在远处,等麻雀进筛子吃米时,一拉绳,就将麻雀扣在里面。

有时能看到色彩艳丽的大型儿出没,但极少,要到下了大雪才看到。它们在皑皑白雪中分外耀眼。没人能捉到它们。

山中有野兔在奔跑,它们刨开积雪,寻找干草。雪地上留下它们的足迹。偶尔,有美丽的狐狸在雪地跑过,它们色彩华丽,红腿,厚厚的皮毛,大大的尾巴。速度极快,一闪而过。(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牧民的毛驴冬日还在,它们多在食堂垃极堆上寻找食物,那两头小驴也在,我和三虎不去打扰它们。冬日骑驴太冷。

锅炉房循环水池的水是热的,天空中漂着雪花,雪落在头上,打在脸上。我和三虎在水中畅游,打闹、游戏,感觉美妙。难的是上岸,冷,冻得直发抖。

风雪带来寒流从各处缝隙侵入我的肌肤,骨髓,内脏。打击我的意志,考验我的承受能力。我穿棉衣、棉裤、棉鞋、棉帽,仍然觉着冷。我嚎啕大哭,很自热地哭。路上人少,没人看见,一点也不丢人。

鼻涕不停地流下来,拿手绢擦,手绢脏了,拿袖口擦,用手背擦。抹在屁股上,脚后跟上。袖口,屁股,脚后跟,明亮又光滑。来不及擦,就吃掉。鼻涕不难吃,有点咸。

家里炉火通红,还烧炕,仍然冷。

我一人睡外屋,晚上有鸡叫。我家无院,门口有鸡窝,养了几只鸡。鸡叫得撕心裂肺。我大喊;“!狐狸偷鸡了!”我狂喊一阵儿,无人应答,无趣,继续睡。早上,见小弟出生了,晚上不是鸡叫,是小弟来到世间第一次啼哭。

“小弟,大冷天你出来干么?冻哭了吧!”

有才华的父亲为小弟起名叫“芨”,与七九六矿火车站“芨岭”同名。

课间休息,天冷,出不去,同学们都窝在教室,在教室能玩什么游戏?问题难不倒同学们,我们有才华,会游戏。男同学分成两队,双方人数相同,玩“骑驴”游戏。先猜拳,输方当“驴”,赢方当骑手。输方选一小个同学立在黑板边,其他人抱他大腿、弯腰,后面人依次抱腿、弯腰,形成一条上长长的“驴”背。骑手跑过课桌中间形成的跑道,奋力骑上驴背,要全部骑上,落下判负,当“驴”。若全部骑上驴背,选一人和对方立着的选手猜拳,输方当“驴”。教室被男生闹得火热,趋走了严寒。女同学坐在座位上观看。

冬天烧煤,煤要花钱买,挣钱不容易。父亲让我去拾煤渣。两个竹簸箕,合在一起,绑牢。两边拴根绳,背上。拿铁丝,做个小耙子。居民区煤渣少,人家的煤灰比我家的还干净。要到工区锅炉房拾煤渣。七八公里路,要早起。我叫三虎,他不去,说太丢人,怕被姚静看见。我只好和大弟去。锅炉房一晚倒许多炉渣,炉渣发红,冒着烟。要赶快下手,还有许多人也在拾煤渣。人多,煤渣少。匍匐向煤堆,手脚要快,装满就赶紧撤。底下是煤,上面是煤渣。回来最怕碰到惠萍,怕她笑话我。

天太冷,冬天的自来水管常流水。水管隔几百米一个,十来个水管的水汇在一起,流向下游,流到七、八公里外的火车站。水流结成冰。我们滑冰。我家对面是木工房,木头,钢筋,钉子啥都有。自己动手做冰车,再用钢筋做两根冰叉。白天,太阳出来就去滑冰。一路下滑,坡度大,车速极快。一气滑到火车站。回来扛冰车,辛苦,劳累。

三虎的哥,从东北带来一副冰刀,冰刀雪亮。绑在双脚,左滑右蹬,速度极快,在冰车中穿行,让人羡慕。

做一陀螺,旋转在光滑的冰面,用小鞭抽打,陀螺飞转。

进入12月,天更冷。车队所有车辆打不着火,发不了车。司机往水箱里加开水,用喷灯烤油路。发着一辆,再拖另一辆,等车都发着出车,都快中午,效率太低,还没我们冰车出车快。

雪后公路积雪,经车碾压,形成天然冰道。顺公路下滑,在汽车中穿行,与司机比谁快,能将司机吓出一身冷汗。

电影《火山爆发》中,火山喷发时,人坐在厚厚的积雪上,向山下逃去,刺激!学校旁边的山上,也有厚厚的积雪。每当下课,我们就爬到山顶,一屁股坐在厚厚的雪上,快速滑下,雪打在脸上,钻进裤桶里,瞬间就滑到了山下,浑身冰凉,爽!滑得多了,棉裤屁股里的棉花不知去向,整个冬天都感觉很冷,一是冻脸,二是冻屁股。

王伟比我大两岁,也高我两级,冬天我们就在他家听他讲故事。他爱在收音机里收听评书,“三国,随唐,水浒,杨家将”他说得有声有色。他还爱看一些手抄书,那里尽是传奇故事。探险的,破案的,打仗的,五花八门。

王伟拿出他爸的竹叶青酒,让我们品尝,我没有酒量,喝了脸红,头晕,人在飘。

惠萍也喝了酒,脸蛋白里透着红。好看,让人醉。她拉着我的手,一遍遍地说:要永远对我好。

“永远是多远”

“就像到武威一样远。”

“永远也不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5754/

冬天的评论 (共 2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