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城墙上的舞蹈(中篇情感小说十四)

2012-11-04 09:23 作者:石林闲散  | 1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贺兴宇跨进家门,就看见那个经常给他扎灸针的老中医。老中医还立即站起来准备着注射的药物和灸针。而刘兰菊则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贺兴宇心里明白了,刘兰菊是有备发难。他绝望地对着老中咧嘴几声大笑,可那声音却像哭。接着,他醉汉似的走进卧室倒在床上,老中医马上给他注射了药物,又扎完灸针后也就告辞离开了。

贺兴宇不吃不喝,昏昏噩噩的大睡了两一天。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熬了一碗稀饭正吃着,舒狂的电话就来了:“兄弟,大哥不问你的亊。就问你身体咋样,还挺得住吗?兄弟,大哥在二弟那儿给你留了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三弟你要保重啊!五年后哥仨再相聚......”那声音急促而透岀浓浓的哭腔。紧接着,作协季副主席又说,“三弟,你不准大家去你家,只好你亲自来拿卡了。三弟,有啥需要帮助的,要随时跟二哥说呀!好兄弟,我们可是三条汉子,你一定要重新雄起来呀。”

贺兴宇心里一阵激动,但仍是木然地坐着一声没吭就关掉了电话。又坐了一阵,他平静地说,“刘兰菊,我们离婚吧,啥我都不要。只是,儿子要随我走,再就是把工资卡还给我。”说完,他长长地舒了一囗气又一声不吭。

刘兰菊刹那间僵住了。手里的奶杯和鸡蛋,应声掉在白色大理石桌上碎了,也散了。她大张着含着黄白混杂的残渣的嘴,圆睁的双眼泪如泉涌,怔怔地望着贺兴宇呆住了。

好一会儿,她疯了一样跑到贺兴宇面前,一把抱住他的手臂又摇又扯,连声急问:“为啷个为啷个嘛你说你说呀!”抹一把眼泪和鼻涕,她又说,“我是好心,是好心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任刘兰菊哭着,喊着,撕扯着,贺兴宇仍然一脸木然地坐着,没动也不说话。

......

这天,贺兴宇又一次登录找到梅婷,梅婷那一段又一段的长篇留言和数不清的“难过”、“大哭”、“拥抱”和“情”又浪涛般涌动着扑向他。他泪流满面地点着头又摇摇头,想了想,他拨通了梅婷的电话。他把“小说舒”专程从西京赶来与“散文季”和他三兄弟五年的再次相聚,市委程书记在樊哙渡假村宴请他们时,他被刘兰菊故意当众羞辱的亊告诉了梅婷。

再一次在电话里听到贺兴宇的声音,竟有恍如隔世之感而欣喜若狂的梅婷,听着他平静得有些异样的叙述,她越听越哭得厉害,更越听越觉心惊肉跳。从贺兴宇几次严词拒绝她汇钱给他,她就知道贺兴宇最看重的就是自尊和脸面。她为他痛得剜心割肺,忍不住第一次骂了刘兰菊,“那婆娘变态,疯了!”紧接着她又问他,“那,宇哥你咋打算......”

他马上说,“没打算。十年后再说吧。”他不想告诉她他准备离婚的亊。接着,他又说,“婷,我还是想去看看你。你莫怕,我只看一眼话也不说就离开。行吗?我已经有路费了。你允许吗?”

电话那头的梅婷又一阵久久的饮泣。她心里好凄切又好矛盾,她又何尝不想看见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呢!可是,她怕他来了遭到不测,她更不想偷偷摸摸,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的和他相见。思索了一会,她咬紧牙关,又狠起心肠地说,“宇,还是十年后,不,只有九年零八个月一天了,那时,我俩再堂堂正正的相见吧!宇哥......”说完,她又陷入了撕裂般的痛苦和久久的悲恸中。

贺兴宇沉默着。

接着,梅婷哭泣着又说,“宇,你听我劝,跟她妥协嘛。还有漫长的十年啦,要不往后你咋个熬得过她变态的折磨和凌辱啊?宇哥......”

贺兴宇心里那团疑云又袅袅飘起。

暗自悲泣的梅婷心里又想,那女人不可能不知道他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她这回能给他天一样大的致命打击,往后,她的凌辱和虐待肯定会接踵而至,而且是更凶更狠!想到这里,梅婷不由打了个寒颤。

一阵更伤心的悲泣之后,梅婷又强忍住撕裂般的痛,哽声说,“你不和她妥协,宇,你......你,你就忘......了我......吧......”话还沒说完,她就一阵天眩地转的瘫倒在厕所的洗手台前。她多想她的宇哥能理解她的一番苦心,以及她含悲忍泪说岀这句话时内心那滾油煎炸般的痛楚啊!

贺兴宇听到这句话,心里也尤如铁锤猛击般一阵钝痛。神情晃忽中,他又一次想起梅婷叙述她的那些困境和她那无数次的相劝,以及她的拒绝相见的那些话。他的心在哀叹:她分明是被困难吓趴了在借故退却,转身。他心的支柱折断了,心里的殿堂坍塌了,心,也就霎那间沉下去了,沉到了最深最深的深渊。他彻底绝望了!默默地关掉手机,一阵悲一阵痛,他的心在绝望而无力地哀鸣:完了,彻底完了!她,还有她的爱,终于没有经受得住挫折和考验。

浓厚而沉重的疑云终于完全蒙住了他的双眼,压死了他的心。

其实,刚遭受了致命打击的贺兴宇哪里晓得,梅婷並非真的绝情要跟他绝交。而是想以此逼迫他暂时妥协,以免再遭受刘兰菊那些花样翻新的漫长的折磨和凌辱呢?

而梅婷,一听到贺兴宇遭到了致命的摧残,心里一急,更不知道贺兴宇已经对她起了疑,也就错误的选择了错误的时间说岀这番方式错误的话。

她更没察觉,贺兴宇经得住刘兰菊的折磨,甚至能承受得住刘兰菊的致命打击。却承受不了来自她的“绝情”。

她没细想过,为啥她和贺兴宇吵了两回架,贺兴宇两回都怄得心苞巨痛而住院。而面对刘兰菊变方换法的折磨和吵闹,他却能忍气吞声而没有气得大病呢?

她更没意识到,她这句话,才是一番好意却狠狠的给了贺兴宇更加致命的打击,彻底地击垮了他。

任凭梅婷的电话、短信连番而来,贺兴宇也没理睬。从此,他又删除了自己的号码。

钱锺书先生说婚姻就是一座围城。而想沖岀围城的人,有人选择破门而出,有人则选择在城墙根掏洞挖隙暗中潜走。而贺兴宇,为了名声,为了二十五前“三条汉子”那句华山之约,则选择了让身子留在墙內,被迫而又毫无意识的放任灵魂飘上城墙寻找相知。而梅婷,也被亲情所羁绊,照样强廹自己的身子暂时留在墙内,让情感岀逃而溜上城墙,相遇贺兴宇而双双相拥着欢舞乐蹈。城墙上的守卫刘兰菊,则努力地阻挡着他们谐和的舞步和未来的弃城逃逸。

这时,贺兴宇的后脑又一阵灼热,紧接着心口也一阵钻心巨痛。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连吞了两颗前一夜老中医新留下,专为他研制的中药丸,就默默地走进卧室。他感觉,四周又是黑巍巍的险峻大山彻底堵死了他的任何岀路。漫天黑云又兜头盖脸地罩住了他。他正在黑暗中飘飘渺渺地往下沉。沉着沉着,他就啥也不晓得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10815/

城墙上的舞蹈(中篇情感小说十四)的评论 (共 1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