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童年的零食

2018-02-18 14:43 作者:闫振田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童年的零食

节期间,我看到小孙子拥有一大堆零食:有他妈妈给他买的,有亲戚朋友送的。这些零食中,有丰富多彩的糖果,各种包装的巧克力,名目繁多的饼干、甜品……,孙子吃腻了,看都不看。

看着孙子吃腻了的零食,想起自己儿时的零食。我小时候(五十年代)是在淮河边度过的。家乡的周围湖泊很多,姜家湖、邱家湖、八里河……,村子附近,也有不少沟塘河汊,水生植物很多,因此,我的零食不少来源于水中。

初春时节,沟塘水比较浅,是收获藕的好时节。种藕的农民将塘里的水放完,有的用锹挖,有的穿上皮裤(用牛羊皮缝制而成)下去踩,踩着了藕节再弯腰拔出来。这时候的藕节淀粉足,煮之前再往藕的孔眼里装上糯米,煮熟后,又面又甜,特别可口,每到这个季节,母亲总要煮一些面藕放在我的书包里,给我当零食。

樱桃是一年当中最早上市的水果,被称之为“春天第一枝”,樱桃那又酸又甜的滋味,那小巧玲珑的样子,让人馋得直流口水。我家房后那棵樱桃树刚打花骨朵时,我就数着指头盼日子,希望早一天吃到樱桃。当樱桃成熟的时候,每天一放学,就爬到树上,边摘边吃,总是吃不够。落在地下的樱桃,母亲舍不得丢,一粒粒拣起来,晒成樱桃干。

麦黄杏是在小麦成熟的时候跟着成熟的,我父亲的朋友家有一片杏树林,他家离我家七八里路,每到杏子成熟时,父亲的朋友会摘上一篮杏子送来。他家的杏子又大甜,我吃了这个吃那个。这时候,母亲就说:桃饱人,杏伤人。意思是,桃子吃饱了也没关系,杏子吃多了会伤害身体。尽管当时嘴很馋,也不敢多吃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汛期到来时,沟塘河汊里蓄满了水,也留下了逮不完的鱼。洪水过后,我跟着哥哥到处逮鱼。逮鱼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竭泽而渔”,另一种是“浑水摸鱼”,对水浅的沟溏,我们把沟塘的两头用泥巴堵起来,用脸盆或木桶将水戽干。这时,各种鱼儿在泥水中挣扎,鲫鱼、鲶鱼、鲑鱼、黄箭、石滚皮、肉头窜子……各种各样的鱼任人拣拾。我和哥哥只拣大的,不拾小的。扎手的革牙鱼,泥鳅狗子,全都不屑一顾。遇到水深的沟塘,一时半会儿难以戽完,我和哥哥就脱个精光,跳入水中,趟过来趟过去,将水搅浑。缺氧的鱼儿,一个个将头探出水面呼吸。我们根据鱼头的大小、形状,择其大者而捞之。有时,一处沟塘就能捞二三十斤,用绳子将鱼儿一条条串起来,兄弟俩高高兴兴地把收获抬回家去。吃不完的,就晒成鱼干,寒时,这些咸鱼干放在火上一烤,香气扑鼻,我们美美地吃起来。

到了秋季,塘里的菱角熟了,鸡头籽也熟了。解放初期,人口还比较稀少,这些水生植物,大部分还是野生的,随便采摘,没人管。我和小伙伴们采摘菱角的办法很简单,就是用一根绳子栓上一块砖头,将砖块扔到塘中,然后往岸边拉,菱角秧拉到岸边后,把菱角摘下来。一个上午就能摘十来斤。

鸡头籽(药名叫芡实)的果实状如鸡头,外面长满了刺,我先用镰刀把鸡头果割下来,然后用脚踩烂,一粒粒滚圆的鸡头籽散落下来。鸡头籽煮熟后,又甜又筋道,特别好吃。父亲是位老中医,他告诉我,藕、菱角、鸡头米这些水生植物的果实都有滋阴补虚的作用。我虽然不懂这些补阳滋阴的道理,但觉得这些水里长的东西很好吃。

到了秋季,红芋、萝卜、胡萝卜、花生等都成熟了,这些农作物都成了我们的零食。每天放学时,母亲依门而望,等着我回来,只要一看到我的身影,就从锅灶的灰烬里刨出烧得软乎乎香喷喷的红芋,说:“饿了吧?快吃吧。”她看我狼吞虎咽地吃着红芋,笑容满面地说:“半大橛(小男孩),粮食穴(粮屯),多吃点好长个。”意思是,我正是长个的年龄,要多吃,吃得越多她越高兴,

母亲还把红芋煮熟了,切成片晒成干给我当零食。她还把胡萝卜切片晒干,像炒糖粟子那样,先将沙粒炒烫,再把胡萝卜干放进去炒,这样炒熟的胡萝卜干又香又酥。遇到灾年,这种胡萝卜干是我冬季最常吃的零食。

别看这些零食不起眼,和现在的零食无法相比,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却给带来无比的欢乐。在我采摘菱角、鸡头籽以及逮鱼摸虾的过程中,让我接触了大自然,增强了我的生存能力;父母为我准备的零食,不仅让我感受到零食的香甜,更让我感受到父母的疼,给了我童年的温馨。

(安徽省阜阳市清河路阜阳日报社闫振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60192/

童年的零食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