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打球的烦恼

2018-02-13 11:07 作者:独自行走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一个人的兴趣好最好和自己的特长相匹配,这样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快乐。比如美猴,体育天赋突出,又恰好喜欢体育,时常在田径赛场大出风头,在羽毛球赛场独占鳌头,“玩弄别人于股掌之间”,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成就感,内心便会很愉悦,很充实。

相反,一个人若是兴趣爱好和能力不匹配,便会很纠结,很痛苦,很吃力,比如我,明明笨得要命,拙得要死,偏偏喜欢体育,而且用情颇深,矢志不移,这便自找苦吃,经常在羽毛球赛场被美猴打得屁股尿流,满地找牙。有时失误多了,实在被自己的笨劲、拙劲所激怒,便只好拿拍子出气,狠狠将其砸在地上,无辜的拍子扭曲变形,一脸不解的看着我,浑然不知为何遭此厄运。当然,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现在年过半百,收敛了很多,很少再有勃然大怒的时候,即便有也只是轻轻的将拍子随手一扔,保证捡起来还能用。

看美猴打球是种享受,动作舒展,身形矫健,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有一种天然的美感,而我打球则慌里慌张,踉踉跄跄,左支右绌,疲于应付。美猴打球甚少出死力,东吊一个网前,西吊一个斜线,轻松自在,挥洒自如,而我则像关公抡大刀,抡到哪是哪,凶猛有余,灵巧全无。有时我也恼,想给他放个网前,让这厮也跑跑,谁知要么失误,要么放的过高被他拍马杀到,一拍打死。只能感叹技不如人,打球也只好下死力,要么杀球,要么拉后场,比别人多消耗几倍的力气。有时晚上打完球,回家后能累的整睡不着觉,浑身酸痛,翻来覆去,怎么躺都不舒服,你说这是何苦来哪?你让张飞绣花,林黛玉耍大刀试试。

男怕入错行,果不其然。

有时想想,既然在球场上得不到快乐,屡战屡败,垂头丧气,何不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移情别恋?去做点自己擅长的事情,比如喝喝茶,看看书,修身养性。但也就是想想,几天过后,一切照旧,到了活动日,照样迫不及待的提着拍子上场,你说这不是犯贱吗?

有时也不想在球场上发脾气,去之间还告诫过自己的,不就是玩吗?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就行,输赢无所谓,但真到了场上,输多了照样急眼,一股无名火冲天而起,身体处于爆裂状态,恨不得赤膊肉战。我感觉,像我这样的人,若放在战争年代,上战场前,根本不用动员,输上几场球就行,保证红着眼睛就上了前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对这种不冷静的行为,我一开始以为是涵养问题,自认为还是不熟的南瓜,等到八十就好了,最近看了几本心理上的书,发现与年龄无关,与性格有关。按心理学的术语来讲,我有点完美主义倾向,做事要求尽善尽美,非常自律,不允许出一点错,一旦哪件事没做好,就会内疚,轻则郁郁,重则暴怒。确实如此,打羽毛球摔拍子这还算好的,年轻时打篮球失误多了,我会打自己耳光。现在看CBA比赛,有些球员输了会动作变大,从此引发冲突,我很理解,都是性格惹的祸,换了我保不准也会如此。

按说我这种性格是不该喜欢体育的,祖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听说谁有这方面的特长,之所以误入歧途,现在想来,追根溯源,应该与电视有关。

八十年代初,家里买了台黑白电视,里面时常有美国NBA的比赛片段,我惊诧于黑人运动员扣篮时的劲爆,便会多看几眼,一来二去,就对篮球这项运动发生了兴趣。那时生活在部队里,业余生活很枯燥,但有两项体育运动却极为普及,那就是篮球和乒乓球,几乎每个连队都有一个篮球架,我没事就抱着篮球去练习,有时也和比我更笨的农村兵打打,居然被我占了上风,从此,便认为自己有篮球天赋,对篮球的喜爱更加强烈。有一段时间到了痴迷的程度,大热天明晃晃的太阳晒得水泥地都酥软了,我照样顶着烈日练投篮。

功夫不负有心人,苦练还是有回报的,我投篮一向很准,这个很快在学校里和同学打篮球时显现出来,在高中和大学都是班里的主力,但也仅到此为止,再想往上走几乎不可能,无他,天赋太差,打了三十多年的篮球,至今三步上篮依旧斜着身子,歪歪扭扭,像风摆杨柳,又像鸭子走路,让人看了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

我打篮球的高光时刻是在工厂里,刚参加工作那会厂里效益还行,每年组织一次篮球赛,每个车间组队参加。我们车间是动力车间,负责全厂的热力和电力供应,有机修,保全,电工等几个工段,能喝酒善打架的牛人很多,但会打篮球的人少,矬子里面拔将军,我便上了台面。那几年每到天,草长莺飞的时候,也就是篮球赛开始的时候,也是我最舒心,最出风头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小组赛,三场比赛,一场比分30分,我自己拿了28分,一场36分,我拿了32分,有一场33分,我拿了30分,绝对的主力,比现在马布里在队中的作用还大,牛逼大发了,以至于场下观战的妹子二妮感慨的说,我们车间要是有两个王树民就好了。

好时候一晃而过,几年过后,厂子说垮就垮了,我的好日子也到了头,流落到社会上自谋职业,再也没有在篮球场上出过风头。

至于对田径的爱好则源自于高中同桌,同桌是位体育天赋很高的运动健将,从短跑到长跑到跳远都很厉害,比后来的美猴还牛叉。同桌会说话,每到开运动会的时候便鼓励我报这报哪,说我有天赋,应该试试。我本来对自己的运动能力半信半疑,在他的鼓励下,一下子信心爆棚。结果第一年报了个百米,小组赛倒数第一,第二年报了个三级跳,两条腿不知道先出哪条好,一次都没跳完整,第三年报了个四百米,小组赛被倒数第二拉下快一百米,从此幡然醒悟,对自己的运动能力彻底失望,再没去运动场上丢过人。

体育带给我的荣耀和成就感虽然很少,但也正是因为喜欢篮球,喜欢体育而见证了不少体育史上的牛人和经典时刻。

比如NBA名宿“天勾贾巴尔”,以一手命中率很高的勾手投篮扬名立万,现在的人只能在NBA名人堂仰望他,谁见过他打球,我就见过,我刚喜欢NBA的时候,恰好碰到他的告别赛,见证了他神奇的勾手。

比如魔术师约翰逊,得艾滋病之前在NBA球场上呼风唤,威风八面,其精准的传球如制导导弹,神鬼莫测,出神入化,现在有谁敢说看过他打球,我看过。

至于篮球皇帝乔丹就更不用说了,我几乎是完整的陪伴他,见证他,一步步走向篮球之巅,成为我们心中顶礼膜拜的神。

其他如女排。八四年洛杉矶奥运会,中美女排决赛,双方前四局打成2:2平,最后一局又是13平,关键时刻,袁伟民换上侯玉珠,这位其貌不扬的福建妹子有着一副远超常人的大心脏,她漫不经心的发了两个走位飘忽的“香蕉球”,让对方猝不及防,连得两分,就此奠定胜局,并成就了中国女排后来一系列的辉煌,现在有谁见证过当时侯玉珠的发球,我见证过。

至于足球那就更不用说了,八六年世界杯马拉多纳神奇的“上帝之手”,连过英格兰队八人的经典之作,九零年世界杯阿根廷风之子卡尼吉亚对巴西人的最后一击,九四年世界杯意大罗伯特巴乔射失点球后那忧郁的眼神,无助的背影以及丰田杯漫天大中,荷兰三剑客飘逸的身影等,这些有谁都完整的见证过,我见证过。

说起来体育和运动带给我的烦恼很多,但快乐也不少,也正因为如此,虽然缺乏运动天赋,虽然屡屡在球场上摔拍子,但却始终无法与它隔离。

辛弃疾的《贺新郎》里有一句词“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我也希望“我看体育多妩媚,料体育看我应如是”,实际上却是“体育看我像呆瓜”,没办法,天赋如此,个人是无法改变的,像美猴那样与体育两情相悦,相得益彰的毕竟不多,大多都是我这样一厢情愿的。好在不是吃体育这碗饭,管它相悦不相悦,达到锻炼身体的目的就行,借用一句流行词,“痛苦并快乐着”。

若有球友问我,以后打球还会不会摔拍子?我真不好回答,因为我也无法预见何时会恼羞成怒,若想让我不摔拍子,只有一个办法,承蒙各位,让我多赢几局就行。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9842/

打球的烦恼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