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捡破烂的张老头

2018-01-07 16:21 作者:闫振田  | 2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捡破烂的张老头

(小小说

去年天,我住的这个小区搬来一位新住户,姓张,六十多岁,孤单一人,头发所剩无几,头顶上光秃秃的,他个头不高,不足一米六零,人也不胖,身材瘦小,大家都喊他张老头。他搬来不久,就骑着电动三轮车,在小区里捡拾废品。

小区里的人感到很奇怪:这儿的的房子卖到一万多块钱一平方,一套房子至少得花百十万,买得起马就能配得起鞍,能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还需要捡破烂?

有人说,他可能得了精神病,这种精神病叫“敛物癖”,一天不捡废品他心里就难受。

可是有人跟张老头打招呼,他应答自如,彬彬有礼,目光有神,毫不呆滞,穿戴整洁,十分讲究,连每个扭扣都扣得好好的,拣废品时还戴着白手套,看不出有精神病的样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张老头门前原是小区里的小花园,种的是月季花,因长年没人管理,全都死了,荒废在那里,长着人把高的荒草,后来就成了垃圾场,什么样的垃圾都往里倒,天臭气薰人。张老头搬来,清除了垃圾和杂草,把它开垦起来。垃圾场变成了青菜园,一年四季,瓜果不断,各类蔬菜,郁郁葱葱。有人问他,你种这些菜,一个人能吃完吗?吃不完,是不是拿到街上卖?他笑而不答。

他经常出现在小区里,大家都认识了他。他每天8点半就开始在小区转悠,有的人家里有旧书旧报纸或包装合,就不往垃圾筒里扔,单放在一个地方,专门留给张老头。

张老头也不白捡人家的东西,拿走废品时,有时留下一把小青菜,有时留下几棵葱或几棵蒜,有时留下几根刚摘下来的嫩黄瓜……还留下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谢谢您的好心,这些青菜很干净,没上化肥和农药。”字迹工整,笔力劲健,一笔不苟。有人看后赞叹道:“真没想到,张老头的字写得这么漂亮!”

有位退休老师门前有一小块空地,想栽花种草,但小区里养狗的多,必须用竹竿围起来,防止被狗糟蹋了。但这位老师不会扎篱笆,正在为难之际,张老头从旁边路过,对他说:“你别忙了,下午我给你扎。”下午他带来锯子、钳子、铁丝,先把竹竿一节节锯好,再用铁丝将竹竿扎成篱笆,篱笆扎得又结实又好看,像公园里扎的篱笆那么漂亮,整整花了半天时间。这位老师过意不去,留他吃饭,他憨厚地一笑说:“这活在我手里就像玩一样,不算啥。再说,你给我那么多废品,我还没谢你呢。”

小区里的人家,有的门前栽的是果树,有的栽的是桂花树,还有的栽种各种花草,张老头拣废品时常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看看这棵果树,看看那盆花,他对这家说:“你的月季花缺肥料,得施肥了。”“施啥肥好呢?”“施硫酸亚铁,你这花缺铁。”下次他再来时,就带来一小包硫酸亚铁。他对那家说:“你这盆吊兰浇水浇得太勤了,沤根。你看叶子都黄了。”然后他告诉人家,多长时间浇一次水,浇多少水。还有一位住户正为他的白兰花生螟虫发愁呢,他说:“你只要用烟蒂泡水洒一洒,虫就死了。”……张老头像一位有经验的园丁,为大家防治花草树木病虫害。

今年夏天,扶贫办主任老余家的苹果树生虫了,开始树叶发黄,接着树叶落了一地,未成熟的小苹果也掉了不少,这棵苹果树还是他的老战友从山东烟台带来的,结的苹果又大又甜,老余两口子看苹果树病怏怏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正在这时候,张老头从门前路过。说:“不要紧,我给这棵树打打药就好了。”说着回家背来喷雾器,给老余的果树喷了药,还给相邻人家的果树上也喷了药。几天工夫,老余家的苹果树恢复健康,树叶由黄转绿,也不落果了。老余两口子也由忧转喜。秋天,摘苹果的时候,老余特地拣几个最大的装在篮子里送给老张。老余提着苹果走进张老头家的院子,“嗬!”老余惊呆了,张老头的院子简直就是一个小花园:观叶的有景天、芦荟、滴水观音;观果的有看石榴、看樱桃、看辣椒;观花的有荷花、白兰花、月季花,月季花品种繁多,红的、绿的、黄的、白的,开得像牡丹一样鲜艳。特别是盆景,更是异彩纷呈,有的花团锦簇,如五彩祥云;有的层层叠叠,枝繁叶茂;有的苍老古怪,拙朴天成……盆盆洋溢着不可遏制的生命活力。

张老头请他进屋坐,老余不肯进屋,要在院子里赏花。张老头搬出一张圆竹桌,两把竹椅,倒了两杯茶,坐下来后,老余忍不住好奇地问:“老张,你以前干什么?”“我退休前是农村中学的生物教师。”“怪不得你对防治花木病虫害这么在行。你家几口人?”“就我自己。”“老伴呢?”“老伴去世了。”“儿女呢?”“儿子在美国,女儿在加拿大,这套房子就是我儿子给我买的。”老张不无自豪地说。“你又不缺钱花,为啥还捡废品呢?”“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除了种菜种花,就出去转转,好打发时间;另外我把拣废品卖的钱送给老家的一位贫困户。这个贫困户夫妻俩都是我原来的学生,丈夫在崇明岛打工时,遭遇车祸,失去劳动能力,她既要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又要培养正在上学的两个孩子,日子过得实在太难了。能帮她一把就帮一把吧。不过我已经帮到头了。”说着回到屋里,拿出一张“全家福”的合影,说:这就是我的学生一家人:妻子扶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丈夫。两个女儿站在他们身后。

老张指着两个孩子说:“今年她们都大学毕业了,一个上海医科大学毕业,一个上海理工科大学毕业。她们都喊我爷爷!”张老头说得一脸兴奋。

“张老师,我得谢谢您!你在为我们扶贫办做工作啊!要是都能像您这么热心肠,全民脱贫就快了。”

(安徽省阜阳市阜阳日报社闫振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55813/

捡破烂的张老头的评论 (共 2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