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失血的残阳

2017-08-10 08:54 作者:九江邓世潮  | 1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摘要:一个凄美的故事,催人泪下。

一轮夕阳,慢慢西沉,湖面被染成了桔红色。归巢的儿正飞向林子里,落得沉寂的树林煞是热闹非凡。县城纵横交错的道路,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下班的人群。时兴的孙子骑着自行车,急急忙忙赶着回家,厨房炊烟袅袅,爷爷已做好了饭菜,正张望着他回家吃饭。孙子吧嗒吧嗒,狼吞虎咽,风风火火地又赶着去学校上晚自习。

此时远在省城的夏时兴的老婆,也在忙忙碌碌,小儿子一家的生活全由她一人管着。她的身心已经够累,可她还在揪心着老伴的病情,心里对老伴充满着浓浓的思念,这思念叫她晚上辗转难眠。

夏时兴与老伴结婚有四十多年,育有俩个儿子。大儿子一家在县城生活,小儿子一家在省城安营扎寨。夫妻俩人恩恩爱,日日相伴,风风雨,一路牵手走来。夏世兴在乡村小学教书,尽管收入微薄,夫妻俩人风雨同舟,患难与共,供养了两个儿子读了大学。如今儿子都走上了工作岗位。

夏时兴如今退休了,有一份足够夫妻俩人生活的退休工资。业余时间他还喜欢拉拉二胡,他老伴在旁边跟着调子唱了起来。琴声悠扬,歌声余音缭绕。声音弥漫着天际,飘向远方,听着叫人沉醉,觉得生活都充满着芳香。清晨,夫妻俩人手牵着手,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聆听林子里鸟儿婉转的鸣叫。路旁是金色的油菜花,一条大路就是金色的彩带。俩人挺起胸膛,漫步在这优美景色里。有时面对大山,他俩人还高声大喊,回声在空中荡漾着,过路的行人都被他俩的夕阳之恋感染了,投去敬慕的目光。

夏时兴以前是民办教师,日子像天的霜,景象萧瑟,寒气逼人,浑身颤抖,感及至悲,实在是难熬。他为了讨生活,在自家的园子里种上了秧苗,她侍弄着秧苗就像当今的爷爷奶奶照顾着自家的孙宝宝。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上村窜户卖秧苗。他一个为人师表的教师,竟要大声吆喝着卖秧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此种的劳动辛酸,夏时兴可谓深有体会。他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自家的秧苗长势喜人,他走路都要哼上几句歌曲,让人感到莫明其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最辛苦和尴尬的事情就是卖秧苗了。那近的地方的生意早被别人抢光了,他只能每天跑上几十里远的地方,开始倒有点腼腆,叫不出声来,眼看着自家的秧苗正变得蔫拉着脑袋,一番心血付之东流,他已顾不上人的尊严了,也学着别人憋着红脸,大声叫喊着:“卖秧苗了!”声音在村庄回绕着。买卖做完了,拖着极度疲倦的身躯回到家胡乱地扒几口饭,就急急忙忙赶到学校批改作业。

他个子高大,身材魁梧。他的村庄有一种传统加工面条的手艺,每道工序都必须用辛勤的汗水去浇灌。晚上至半时分,公鸡还未打鸣,他刚眯糊了一阵就醒来了,吃着几口炒饭,就挑着沉甸甸的面担上户了。一趟买卖,他挑着一百几十斤的重担,那要来回走上一百多里的路程,回到家已经精疲力尽,骨头都散架了。他只能休息一会儿,牛儿要吃草,田里有忙不完的活计,左邻右舍有个小疙瘩的事也有等着他来调解,他恨不得自己的头发也像孙猴子,变成多个的自己那该多好啊!

夏时兴想着那艰苦的岁月,老伴是他最好的帮手,不离不弃,从无怨言,每回买卖,老伴早就热好了饭菜,在村子的小路上,焦急地四处张望。有时,有几只乌鸦从她的头顶飞过,她的眼眶噙满了泪水,大声呼喊着自己的丈夫早点回家。每每想起这些,他心里对妻子有一种感动和愧疚,他心里默默承诺,一定要让妻子在晚年的时候幸福美满,他把自己每月的工资如数交给妻子。

他不幸的是在那苦难的日子里,他患上了好几种顽疾,叫他痛苦不堪。他由于长期在忧虑的环境中度日,得上了高血圧病,医生说随时有中风的危险。他由于挑着重担,脖子上得了骨质增生,折腾起来那简直要了他的老命。有几回,病情发作,躺在床上,那坚硬的木床硬是被他用手打散了架。在昏迷的时候,他感觉早已仙逝的父母拿着锁链绑着他的脖子,到阎王那里去报到。妻子拿着毛主席的画像一直在他身边晃来晃去,妻子还不断念着毛主席的《送瘟神》诗词:“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妻子念着念着,医生也紧张有序地进行医治。夏时兴总算睁开了眼,朦胧之中看着妻子泪眼婆娑,顿觉是在中,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感觉有点疼,那父母的身影也随之渐行渐远。他紧紧握着妻子的手,心里又一次默默祈祷,今生永远不分离!妻子也在默默叨念着,今生无论如何也要形影相随。那天他要是突然离去,那悔恨只能伴随着残缺的悠悠岁月,叫她情何以堪啊!

艰难的岁月没有让夏时兴夫妻离别过,晚年时夫妻作为父母的职责已尽了。可最近夏时兴夫妻整天耷拉着脑袋,抬不起头来,倒不是疾病的折磨。夏时兴读着大媳妇和小媳妇的微信,比任何时候都难受。

年老的夏时兴哭了,哭声是那样沉重。他打从娘肚子这是第一回。他大儿子育有俩女一男,他把俩个孙女一直带到大学毕业,孙子也面临着高中毕业。大儿子和媳妇在外比翼双飞,抛下儿女给父母,一心一意展宏图,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小儿子和媳妇在广州爱拼才会赢,高高兴兴地创大业,育有两个儿女,如今都小学在读。

夏时兴清晨起床,准备晨练,打开手机,看看时间,一个微信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的脸色随即变成了猪肝色,青筋突出,眼泪夺眶而出。“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我要到你儿子那里去上吊。你孙子不管,害得我今年在家带你孙子,我和你儿子两地分居。我过得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从现在起,我要变成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我要撕你的皮,割你的肉。我再也不叫你爸了。我要和你的儿子离婚。”“你现在住的是我的房子,你和你老婆滚出去,你到外面去流浪吧!”

夏时兴想着把老大的儿女一个个从咿咿呀呀的时候,一直带到两个孙女走上工作岗位,一个孙子也即将高中毕业,大儿媳只在家管了孙子半年。他只是落得一身的顽固的病,自己的生命没有着落,就像那风中飘来飘去的柳絮。他才狠下心来,在家养着病,也许他的时日不多啊。

夏时兴刚读完了手机上的微信,那小儿媳妇的微信又来了:“你那早该死的家伙,在家享福了。丢下你那两个孙女不管,害得我和你儿子好苦啊!你再不来我这里管小孩子,我已写好遗书,和你儿子同归于尽,你好自为之。”

夏时兴看后,又是一番万分的痛苦。他跺着脚,面对着墙声嘶力竭。老伴在旁苦苦哀求,生怕他老病加剧发作。他现在居住的房子,那一砖一包水泥都是他出的钱。只是两个儿子分家的时候,大儿子分得了房子,小儿子分得了地基,他自己掏腰包补了钱给小儿子,大家倒也相安无事。哪知现在大儿媳要他从自己建的房子里滚出去,他说啥也想不明白,除了气冲脑门的愤怒,他四肢都在颤抖。

夏时兴最后犟不过媳妇们,老夫妻商量来商量去,他在县城管孙子,妻子到省城管孙女。夫妻两人决定,在闲暇的时候,俩人就看看微信,说说话,看看容颜,来一次黄昏恋。心底实在是无奈和无限的心酸。

夏时兴来到县城后,与妻子的形影不离到孤灯落寞,他整日变得六神无主。清晨,守候着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看天空一飞而过的鸟儿,他真想把自己想说的话通过鸟儿带给妻子。傍晚,看着夕阳慢慢西沉,一弯明月挂在天上“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他想把满腹的话儿通过明月告诉爱妻。有时,饭烧焦了,菜忘记放盐了,孙子对他吼声如雷。孙子嫌弃他的衣服洗得不干净,又是一顿臭骂。

爱妻在省城整日唠唠叨叨,没有人会在意她在说什么。孙女只在乎奶奶的饭菜做得可口,大家从不关心她的生活,她好像是外星一族。有时她拿起手机与丈夫聊天的时候,大家没有好脸色,说老来不正经。有时想丈夫的时候,在大街买菜之际,回家常常都走错了路。

夏时兴有妻子相伴的日子,日子倒也甜甜美美。他与孙子是隔代人,很少有共同的语言,倒是孙子整日没有好脸色。他本想与妻子微信聊聊天,现在妻子那边,很少有信息过来,这叫他好生沉闷。这几日,那挥挥手说再见的各种疾病又好像光顾他来了。

他把自己的困窘告诉了两个儿子,儿子倒也想从外面赶来看看老爷子。但两个媳妇拧着丈夫的耳朵,说啥也不答应。妻子听着丈夫的病又发作了,更加心神不定。她通过视频跪在儿媳的面前,两眼满把伤心泪:“救救你的父亲吧!”对方就是不动声色,脸上冷冰冰的。

夏时兴的病情更加恶化,他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他避免妻子的担心,每天都说身体好着呢,不用牵挂。直到有一天,孙子回家看着爷爷还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做饭,他拼命摇着爷爷的身体,爷爷就是没反应。孙子嚎叫着,即将高中毕业的他也已经明白死的含义。

夏时兴死了,没人知道他在什么时候死的。他的坟墓是新的土堆,天空中有时传来哀叫的鸟鸣声。他的妻子常跪在坟前,声音喑哑,已说不出话来。眼泪哭干了,心想来生还要做她的妻子,只是儿子别娶这样的媳妇。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6786/

失血的残阳的评论 (共 1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