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狗运(小说)

2017-08-24 19:41 作者:九江邓世潮  | 2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月色叫人沉醉,光线显得格外的轻柔。风也懂得撩人意,格外的舒爽。大地格外的沉寂,劳累了一天的人群此时已进入甜美的乡。

毛狗此时候最想小花了,就背着妻子开着小车把小花带到了县城”月亮湾“娱乐城最好的包厢。

“一段情要埋葬多少年,一封信要迟了来多少天。”毛狗深情地望着小花轻轻地吟唱。他的心在“咚咚”地狂跳,恨不得小花化成蜜糖,一口把她吞了。

“两颗心要承受多少痛苦的煎熬,才能够彼此完全明白了。”小花也嗲声嗲气地轻声附唱。

“小生有礼了!”毛狗故作神秘,跪在地上“小娘子,您看我今天带来了什么礼物?”

小花的眼睛好像绝望的时候,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两眼紧紧盯着毛狗的口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金灿灿的项链,金灿灿的手镯,在朦胧的灯光下,有点耀眼,刺得小花笑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成了一朵花。

“毛狗哥哥,好喜欢你戴在我身上的感觉。”

“我与娘子戴发间。”毛狗来了一句黄梅剧。小花觉得脖子上的金项链和手上的金镯子,让她的身份都抬高了一个台阶。

小花情难自禁,紧紧绕着毛狗的脖子,粉嘟嘟的嘴巴紧紧贴在毛狗的脸上。

毛狗情意迷离,醉眼朦胧,紧紧抱着小花耳鬓厮磨。巫山云之后,又开着小车往家奔。

毛狗家的狼狗此时正与小花家的白狗兴致正浓“不美人爱主人!”那狼狗边回头看看白狗,边蹦蹦跳跳回到毛狗的身旁,还不断给毛狗舔着裤脚,狗尾巴都翘得老高,还时不时地直起行走,扭动着屁股,嘴巴张开得大大的,还吐出了长长地血红色的舌头。

毛狗今晚精神格外舒畅,在车上还不断地哼着小调。车子慢慢行,狼狗紧相随。回到家,狼狗“汪汪”叫,毛狗吆喝“老婆老婆快开门!”

“你这死鬼这么晚,又到那里去泡妞!”毛狗妻子睁开惺忪的双眼,穿着睡衣,穿着拖鞋,伸伸懒腰,极不情愿去开门。

“老婆老婆好冤枉,今天求人泪眶眶。为求书记办事情,哪知书记不理咱。一万元钱打水漂,你说书记什么?”那狼狗也“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仿佛在说“主人句句真,主人快开门!”

“老娘真好哄,你个大色狼,百般来狡辩,快快从实招。吃你闭门羹,看你怎么样?”毛狗的老婆怒气冲冲,脸色像打的霜。

幸好留一手,金项链和金手镯也给老婆准备好了,否则今天真得不好交代。毛狗满腹委屈的样子。

“老婆老婆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为夫口袋剩余钱,全部买了金项链。”毛狗给小花买金首饰花了八千多块,剩下两千多块钱就给老婆买了项链。狼狗也跟着“汪汪汪,汪汪汪!”“我爱你,我爱你!”

老婆一听说丈夫买了金项链,就转阴为晴“老公老公我爱你,时时刻刻记着你!”她冲了过去,打开院门,迫不及待躺在丈夫的怀里。“老公老公你真好!”毛狗洗完澡后,与妻子温存了一会儿就甜甜地睡了。

毛狗是村委会的书记,也是一位承包商。这几年金钵赚得满满的,人也落得个将军肚。头发可以照镜子,满口都是黄金牙。房子是别墅,汽车是宝马。感情生活是彩旗飘飘,红旗不倒。赛神仙的日子想着也是美。

小花是本村的赛西施,丈夫在深圳打工。她是一位留守妇女,平时闲暇的时候喜欢唱唱歌。公公去世得早,婆婆在家还养了一个老母猪来维持生计。

毛狗提起小花家的老母猪气得脸都歪了。上面分来了几个低保户的指标,小花动着心思想去争取一下,就投毛狗嗜好,在家里邀请毛狗唱唱歌。

毛狗早就垂涎小花的美色,只是苦于没机会。今天到手的肥肉自动送上门,心里美得哼小曲。金樽美酒夜光杯,靓妹入怀几时归?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毛狗酒后,借着酒劲,歌声也跟着疯狂了起来。小花的腰也变成了水蛇,屁股也风骚地扭动起来了。

毛狗此时心荡漾,心猿意马。正想入非非的时候,小花也情意绵绵,柔情万丈。那知婆婆家的老母猪冲了出来,直奔毛狗跟前,追着他咬。毛狗的兴致全被打消了,大家也吓得目瞪口呆。

小花的婆婆随后赶到,拿着一个大郎猪的画像在母猪跟前晃了晃,那知母猪就乖乖得变得非常温顺。

小花的婆婆忙给毛狗赔礼道歉,忙说着对不起。小花家的白狗经异想天开向毛狗家的狼狗示爱,那狼狗脸色很不好看。现在主人遭受母猪的欺侮,就赶将过来,“汪汪汪,汪汪汪!”一个劲儿的朝着母猪猛叫“咬死你!咬死你!”

毛狗呵斥了狼狗“我家的母猪只听见公猪叫,就会春心大发,发情的母猪喜欢发狂”婆婆分析着说。

“我开始还以为小花那里冒出了一只郎猪,不停地大声哼叫,我知道我家的母猪今天会发情,就赶了过来。原来是毛书记在唱歌啊!”狼狗也“汪汪,汪汪”地叫“算了,算了!”就这样不欢而散。

小花把婆婆家的木栅栏,全换成了钢筋做的,谅那母猪再也逃不出来。小花第二次把毛狗请进家中,这一回毛狗把小花这堆干柴唱得熊熊燃烧起来,唱着唱着就唱到了床上,滚到了一起。

小花吃上了本村最困难的低保,成了领取国家补助最多的村民。毛狗家的狼狗平时见了村上谁家的狗也趾高气昂,抬头“汪汪,汪汪”村上最漂亮的母狗竟都奔到它跟前。它就像皇上,众多的母狗就是妃子,等它临幸。

那小花家的白狗,由于在狗的世界里,出身低微,没了身份,尽管在狼狗面前百般卖弄风骚,狼狗看都不看它一眼。那狼狗高兴的时候,把自己最好的狗友黑狗留宿在白狗的狗窝里。

现在主人好上了小花,那白狗的地位就变成了皇后。白狗“汪汪”两声,那狼狗就立马奔来,简直成了形影不离的如意郎君。村中其他的母狗妒嫉得眼冒怒火,都恨不得自家的主人跟书记攀上亲呢。

毛狗的鼻子就像郎狗一样的灵敏,镇长的村庄要修一条路。国家全额拨款,要是能拿下这笔业务,定会猛赚一笔。

夏镇长为官清廉,美名远播。但夏镇长的老娘见钱眼开。毛狗便从夏镇长的老娘身上做文章。那狼狗一直跟在夏镇长的屁眼后面,一路尾巴摇来,见了夏镇长的老娘还耍起了娇情,在地上滚来滚去,还不断地舔着夏镇长老娘的裤脚,还把头不停地摇摆着,惹得夏镇长的老娘哈哈大笑。

毛狗在夏镇长的老娘耳畔嘀咕了一阵,惹得老人家开怀大笑。临走的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五千块钱给了夏镇长的老娘,老人笑眯眯地收纳了。老人家也实现了承诺,毛狗也如意拿下了修路的建筑权。工程进展迅速,村落一条主路就像一条彩带,把秀美的村子围了一圈。村民纷纷要求毛狗把支路也修到自己的家,毛狗也爽快地答应了,但是村民要自掏腰包。

毛狗修支路的时候,那狼狗自始至终跟在他的身边,每修完一条路,那狼狗就把头昂起“汪汪汪,汪汪汪!”“快交钱,快交钱!”村民也很自觉把钱交了上来。夏镇长的房子离主路有两百多米的路程,那狼狗鬼精的很,态度也随即变得温和起来,低着头温和的轻声叫了几下“汪汪汪,汪汪汪!”仿佛在提示主人“不要钱,不要钱!”夏镇长门前的路修完了,他老娘拿来了那五千块钱亲手交到毛狗手里,村民半信半疑,那狼狗又昂起了高傲的头“汪汪汪,汪汪汪!”“是真的,是真的!”村民都散开了,生怕那狼狗撕着长长的牙齿从屁股后面咬来。

毛狗从镇主要领导得知,夏镇长这几天到县纪委交代问题去了,说不准还要停职查办。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毛狗又一次来到夏镇长老娘的家,那狼狗也紧紧相随。这回狼狗见了老人家昂起了傲慢的头,比在别人家叫得更凶“汪汪汪,汪汪汪!”“快还钱,快还钱!”毛狗堆起满脸的笑脸对夏镇长的老娘说“大娘,今天真不凑巧,打麻将输了钱,朋友要剁我的脚趾头,我那五千块钱还给我,帮我度过难关。”大娘看着毛狗今天不给钱决不罢休的架势,那狼狗穷凶极恶的样子,老人家把压在箱底下的钱给拿了出来,一分不少地还给了毛狗。

夏镇长从纪委交代问题回来,不但没有撤职,而且不久还升了副书记。毛狗又在深夜,急急忙忙赶到夏镇长老娘的家,赶紧送钱来了,那狼狗也随在后面。毛狗对大娘堆满了笑脸“大娘,托你的福,那晚我用你的钱,不但还清了帐,还赢了一万多块钱。今天特意来还钱,另外给你两千块钱的利息,一共是七千块,请您过目。”那狼狗又一次在地上滚来滚去。又一次直立起来,还拿出一只脚跟老人家握手呢!老人家脸上没有像上回那样开怀大笑,而是满脸的严肃。那狼狗也知趣地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这回夏镇长的老娘说啥也不会接毛狗的钱,那夏镇长就是因为这事被纪委传去调查,幸好毛狗把那钱要了回去,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毛狗无论如何也要老人家把钱收下,俩人你推我搡,来来回回,夏镇长的黑斑狗不知从哪里买冒了出来,伸出满口的尖牙对着毛狗狂叫。毛狗吓得不知所然。那狼口哪见过这么凶狠的家伙,竟对着自己的主人极不礼貌,就冲了过来迎战。老人家说“这是我儿子家的狗!”

毛狗急忙把自己家的狼狗喝住了,还不断地赞美那黑斑狗“您看,镇长家的狗就是不一样,一口下来,就把我家的狼狗的尾巴咬得鲜血直流,脖子上也受伤了。”那狼狗哪能受这等窝囊气,卯足了劲头,准备来个你死我活,主人的话也很能听进去。毛狗拿块大的石块,朝自己家的狼狗狠狠地扔去,打得狼狗悻悻地离去。还“汪汪汪,汪汪汪”不停地大声吼叫。“我不服,我不服。”

夏镇长家的黑斑狗尾巴翘得老高,还吐出了长长的舌头,眼睛紧紧盯着毛狗。毛狗拿着那钱知趣的离去了。新来的夏镇长家的黑斑狗就这样代替了毛狗家的狼狗,成了村庄上的头目。那狼狗也成了黑斑狗的贴心跟班。

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月亮悄悄地躲进在云朵里去了,村民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毛狗躺在床上,心想自己是一名支部书记,就应该一心想着为人民办实事。急村民之所急,解决村民之所想,做好人民的好公仆,密切与人民群众的血缘关系。于是他又一次,想到了小花,小花家的丈夫常年在外,应该晚上找个时间陪一陪,帮她度过无尽的寂寞的夜晚。邻村的黄风英,上回还开着小轿车去领了很多的扶贫资金呢,毛狗没少帮忙,那黄凤英整天火辣辣的眼睛对着毛狗,火辣辣地看,毛狗也要代表村委会抓住时机独自去慰问一下啊。

毛狗从自家溜了出来,老婆沉浸在梦想里,大白天数不尽的钞票装进了自家的保险柜。毛狗套取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国家扶贫资金,上交给了老婆大人。老婆想着这么多的钱,心里格外地甜美,还在梦里说着梦话“钱真好,老公真好!”

毛狗像一个幽灵溜到了小花的家。那黑斑狗在村上巡夜,发现了毛狗鬼鬼祟祟的,那小花家还有大声的动静,黑斑狗就狂叫起来,那村上的群狗也都叫了起来,声音响彻云霄。那毛狗哪知今天会遇到这样的突然情况,急忙穿着裤子,从小花家冲了出来。

毛狗看见夏镇长家的狗,白天已领教了它的威风,吓得不知所醋,那黑斑狗见了毛狗,早把他当作主人家的贼,毛狗跟夏镇长的老娘围着钱推推搡搡,现在有来到小花家做贼,黑斑狗气不打一处来,就冲着毛狗的裤脚狠狠地咬了一口,顿时鲜血淋淋。毛狗疼得咬紧牙关,声音惊醒了村民,大家都循着声音来到了小花家,毛狗此时被群狗逼着进退两难,大家看着毛狗的裤脚顿时都明白了。村民捂着嘴巴咪咪地笑,高高兴兴地谈论着。

毛狗的妻子也被吵醒了,不见了自己的丈夫在身边。她也爬了起来,也是循着狗声来到了小花家,也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本想大发雷霆,可想到自己的丈夫还是村委会书记,还能生财,想想自己总不能跟钞票过意不去啊!你看县城里还有很多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还卖笑揽客,不知羞耻。毛狗的老婆故作镇静,大声吆喝“看什么看,我家的男人镇里开会回来,经过这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花妹妹刚才到我家说,她家的白狗怀上了我家的狼狗的种,到时我把小狗崽免费送给大家。”“好了,好了!散了,散了!”村民又是畅怀大笑捂着嘴巴离去了。

毛狗回到家,开着小车赶紧到县医院打疫苗去了,毛狗心里的苦还真难倒出来,那有牙痕的裤脚,就像一面吃了败仗的旗帜,脱了赶紧给扔了,口里还骂着“晦气,晦气!”

毛狗以前他家的狼狗咬了邻村的黄大牛,那手指头被咬得血淋淋的。大牛气咻咻地来到他家,那血指头,就像战利品。大牛把那血指头,反复在毛狗跟前晃了晃。毛狗把大牛找到角落说话“算你背运,我给你弄一个低保指标,总可以吧!”大牛举着血指头,高兴地哼着歌,自己掏腰包到医院给自己打疫苗去了。还在毛狗面前夸耀那狼狗,说那狗牙齿锋利,轻轻一咬,就把他的指头咬出了血,真是伶俐的好狗。那狼狗也伸出长长的红舌头,美滋滋的笑起来了。

以前那些小花家的白狗缠绵狼狗,它都懒得理,现在村上的狗都跟着夏镇长的黑斑狗去了,那小白狗还时不时地对着狼狗“汪汪汪,汪汪汪!”地狂叫。“滚远点,滚远点!”尽管白狗曾怀过狼狗的孩子,谁叫现在狼狗没有夏镇长家的黑斑狗够威风呢。毛狗这段时间也静默了很多,害得那小花和黄凤英天天在家干着急。那晚,毛狗回到家被老婆大人骂了整整一个通宵,骂得毛狗跪在床头,说什么请老婆原谅这一回,以后再也不敢了,还写了保证书,还举手宣誓。毛狗也信誓旦旦,老婆大人被感动了,绕着毛狗的脖子重归于好了。

日子还是那样溜着,毛狗总觉得生活总缺点什么,觉得枯燥无味。他想起小花和凤英,心里难于自禁,春心荡漾,就像在家的发情的大狼狗,真得很疯狂。毛狗终于等到了去县城开会的好机会,就开着小车偷偷地载着黄凤英一同前往。久别胜新婚,毛狗与凤英都春心大发。毛狗开着车,俩人禁不住就车震起来了,迎面撞来一辆大卡车,与毛狗的小车撞个正着,可怜毛狗与凤英赤条条地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双双身亡。

毛狗的老婆暗暗地躺在新来的书记的怀里,日子照样过得滋润。那狼狗,已被别家的狗咬得只剩下左一撮毛,右一撮毛,看相实在是难看,有时还像狼一样,仰天大哭。毛狗的老婆觉得那狗跟着她,严重影响了她的愉悦的心情,就叫狗贩子把它卖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9132/

狗运(小说)的评论 (共 2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