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亲

2017-08-21 20:12 作者:九江邓世潮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母亲生于一九三七年九月初九,她一生育有两男三女。母亲深深地爸,更爱着我们。母亲一生勤劳,任劳任怨。顺爷爷奶奶,为我们做出了卓越的榜样。母亲对生活从不抛弃,总是乐观面对。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母亲生活再困难,也要在牙缝里省出钱来接济需要帮助的亲戚。母亲在二零零八年,终于走完了她的人生历程。我们爱母亲,每当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母亲亲切的微笑,母亲的音容笑貌,母亲的举手投足,母亲对我们的好,我的泪水沾湿了枕巾。

烟波浩淼的鄱阳湖畔,这里有一个冯家村,这里碧草连天,有青翠的竹林,郁郁葱葱的树丛,空气格外的清新,感觉没有尘埃。这里是儿欢乐的海洋,置身在这里,仿佛那颗喧噪的心灵都可以沉淀下来。母亲就是这风光迤逦的环境中成长的。

外公是位木工,一生不知道替人家造了多少栋房子。外婆在家种田和照料儿女,一生都居住在乡下。母亲是老三,上面有一个姐姐和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母亲从小就学会做家务事情。外公和外婆成年累月不辞劳作,大姨出嫁得早,看管妹妹的家务事情就落在母亲的身上,母亲还要烧火做饭,管着若大家庭的伙食。饭后母亲还要到湖边割猪草,遇上青黄不接的时候,还要挖野菜来充饥。母亲从小就很坚强,无论身心多么劳累,从不言苦和累。村里的人提起母亲,个个都禁不住伸出大拇指,啧啧称赞。

母亲长了十八岁的时候,出落得如同出水芙蓉,很多小伙子暗地里把她比作西施。娶妻就娶像母亲一样的人,这是很多年轻人的择偶标准。一九五五年节过后,我的小姑姑出嫁到冯村,我的父亲是小舅子,也随前往。父亲当时是一位令人羡慕的大学生,年轻英俊,也是多少姑娘心中的白马王子。母亲也前来参加姑姑的喜宴,父亲被母亲的漂亮深深陶醉。就这样两人可谓一见钟情,牵手相约成了一对美好鸳鸯。

婚后的生活,父亲当时还是高中的学生,那家庭的生活重担就落在母亲的一人肩上。母亲相继降生了姐姐和两个哥哥还有我。母亲的责任就更大了,一人掌管七个人的生活。爷爷奶奶只生育我父亲一个男人,几个姑姑都早已出嫁。

母亲为了养家糊口,每天都井井有条安排着家务事。她做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计划。清晨,月亮还在天空中慢慢地游走,路边难于辨清小草的影子,母亲就提着一桶满满的衣服,来到河边捣杵洗衣。等洗完的时候,别人才三三俩俩开始忙活。母亲晒好衣服后,就开始张罗烧火做饭,炊烟袅袅,月亮悄悄地溜走了,朝阳冉冉升起,天边燃起色彩斑斓的朝霞,映照着母亲那疲倦而又不失美丽的脸蛋。母亲虽忙碌着,但心底是充实而又快乐的,母亲有时还禁不住哼上几句美妙的歌声,随着那炊烟弥散在天际,叫人感觉到生活的芳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家吃过早饭后,大家都按照母亲的叮嘱,各做各的一份事情。奶奶烧火做饭,爷爷去菜园除杂草,姐姐喂鸡喂猪,两个哥哥剁猪草陪我玩。生产队长开始吆喝了,村民一窝蜂似的出来干活,女人除杂草,男人负责耕田耙地,繁重的活儿都是男人来做。那是时生产队都是记工分,用公分来算钱。母亲为了增加收入,尽管身体瘦弱,硬是抢着男人的活计。中午收工了,母亲累得腰都直不起来,回到家,喝上一杯白开水,就感觉没事了。

母亲急忙吃完午餐后,挎着一个菜篮和一把镰刀去割猪草。那时候的鸡猪都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小的花销一只鸡和几个鸡蛋就解决了,大的开支还要等肥猪出栏才行。对于猪吃什么草,母亲早已了如指掌。

母亲每发现一片,两只手就不停地忙活着,唯恐被别人抢去。割草的时候,顾不得往筐里放,先放在脚下,时间长了,这儿一堆,那儿一垛。等回家的时候,把草放在框里踩了又踩,用绳子勒了又勒,等背筐的的时候,还要把筐放在高一点的地方,自己蹲下或者直接让别人给抬起,才能背起来。回到家,母亲把猪草撒在猪圈里,看到猪吃得津津有味,母亲心里比蜜还甜。心想猪吃的是草,长得是膘,那我们一家的新衣服和好吃的东西就在它里面,于是那化成了生活的希翼,一种美好的期待。想到此,母亲再苦再累也有哼上几句快乐的歌声。

父亲与母亲结婚六年后,终于等到大学毕业了,在城市安排了工作,很少有时间光顾家庭,母亲依然在家任劳任怨。父亲把每月的工资都如数上交给了母亲,那时父亲刚参加工作,工资微薄,母亲还要给父亲添置新衣服,还有父亲工作单位上房间的布置开销,其实所剩的钱也没有多少。由于父亲工作努力,赢得了领导的青睐。父亲在工作十一年后,就被派往到毛里塔尼亚去做出国学者,当时不知道有多少在人羡慕啊。父亲出国的这一年,母亲又生了我妹妹,取名国荣,意思就是出国光荣。好事的村民提醒母亲,丈夫是留洋生,你是个农妇,难道不怕被丈夫甩掉吗?母亲把幸福的微笑写在脸上,深信不疑的说“我丈夫不管在那里,她的心都在我这里。”母亲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她坚信自己的丈夫坚定不移地爱恋着自己。

母亲对奶奶非常尊重。家中的事情是母亲安排,家中的经济是奶奶掌管,母亲把卖猪卖鸡卖鸡蛋的钱全部上交给奶奶,开支有奶奶说了算,母亲从无怨言。奶奶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那母鸡下得蛋只有两个哥哥和表哥的份,我们女孩子从来没得吃。母亲看着我和姐姐日益瘦弱的身体,就跟奶奶商量着说,让母亲掌权管一管家庭的事情。父亲在来信中,对母亲也鼎力支持。就这样母亲开始肩负着一家的生计大事。这一年,母亲养了很多的鸡鸭,和几头生猪,在母亲精心的安排和操劳下,这一年可谓六畜兴旺,五谷丰登。我们兄弟姊妹都吃上了美味可口的鲜鸡蛋,几个大表哥对母亲更是赞不绝口。母亲卖完了年猪,还给爷爷奶奶买了糯米糕,乐得爷爷奶奶逢人就夸母亲真孝顺啊!

夜深人静的时候,人家大都集聚在广场上,谈笑风生,说着自己的陈年往事,念着自己的家庭经。母亲挑起昏暗的油灯,开始给我们纳千层底鞋,母亲怀着对我们的爱针针线线都缝进了鞋里,她那穿针引线时习惯性地在头上摩擦针头的动作是那样记忆犹新,挥之不去,就像一幅优雅的仕女图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我们穿着母亲纳的鞋,感觉是一种荣耀,一种幸福。

从小时候一直到我十四岁的那年,一直都是穿着妈妈亲手做的亲情鞋,时光虽已流逝了三十几年,让我倍感温馨,倍感怀恋,眼眶常闪动着晶莹的泪光。

父亲心底里一直深爱着母亲,尽管他是令人羡慕的国家干部,但他一生最荣耀的事情就是娶了母亲为妻子。父亲三年留学归来,分配到水利局做总工程师,国家给他分配了大大的房子,在行署大院居住。父亲准备把我全家都接到城市里去居住,奶奶说不习惯城市里的生活,留下我在乡下照顾奶奶。母亲到了城市以后,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劳动本色。她念念不忘的是乡下的奶奶和我,多次苦口婆心动员奶奶到城市去生活,也早一点让我到城市去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

一九八二年元宵节过后,我和奶奶终于回到了父母亲身边生活。母亲托人从上海给我买来了丁字皮鞋,那是我的人生第一次穿上了皮鞋,那高兴的劲头比小孩子过春节还要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舍不得脱下来,醒来的时候,想着脚上的皮鞋,心里如沐浴春风轻吻脸。许多年以后,风逝的影像在我看来并不那么像一次时间的弥合,一次遗忘的心跳。。。。我常借丁字皮鞋的情结,来重温青春,那富有活力的激情至今激励我朝前奔。感谢母亲,增添了我青春的激情,让我更加热爱学习工作生活。

父母亲刚来到城市生活,经济也不阔绰。大姑说家里建房子急需要钱,母亲二话没说,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大姑说还不够,母亲就叫父亲到同事那里借钱给姑。母亲不想让父亲与大姑闹不快,只想兄妹和睦相处。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母亲来到城市生活七年后后,父亲不幸染上了肺癌,而且还是晚期。这犹如晴天霹雳,母亲马上想到自己现在是家庭的顶梁柱,尽管她内心如在油窝煎熬,她必须变得坚强起来,别让孩子抬不起头来。父亲治疗病需要昂贵的医疗费用,母亲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卖掉,时时刻刻守候在父亲的身边,给予最温暖的话语安慰,总说父亲是她今生中遇到的一个最好的人,父亲会长命百岁的。每次给父亲喂药,都是母亲亲自动手,她说别人喂还不放心,父亲说别人也没有母亲喂的那种味道。父亲从检查出肺癌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就匆匆走完了他的人生历程,享年才五十多岁。父亲临终的时候,说今生最满意的事情就是娶了母亲做妻子,父亲说死无遗憾,嘱咐母亲带着我们好好活着。

母亲一生没有一天跨国学校的大门,她受尽了没有知识文化的苦难。为了让儿女们不再像她一样磨难。她那怕砸窝卖铁也要让孩子们都去上学。大姐生于一九五七年,那时的女孩子能读上几年书就是凤毛麟角,可大姐一直读到了高中毕业。我们读书期间,母亲再忙再累从不会叫我们去帮忙,她生怕耽搁了我们的学习。

父亲病逝后,母亲常躲在暗暗的角落哭泣,哭过以后她就擦干眼泪变得无比坚强起来。我家的生活那时也变得拮据起来,全家就靠父亲微薄的抚恤金来生活。那时我们兄妹四个还在读书,为了让我们能念上书,母亲把刚出嫁时娘家带来的首饰都变卖了。母亲为了维持生活,就父亲单位上做了一名清洁工。母亲工作认真负责,单位的房子前前后后,那各功能办公室都被被母亲打扫得一尘不染,母亲经常还受到领导的表扬和奖励,母亲这是给我们做了最好的楷模。

那时我在大学读书,母亲为了鼓励我从小学会自食其力,暑假寒假就鼓励我代她的班。母亲把我的劳动报酬全部用来给我买新衣服和生活用品。母亲的良苦用心,至今让我感动万分,正因为有了这段磨练,让我变得更加自强自立。

时间转眼到了二零零零的时候,奶奶九十岁的时候,瘫痪在床。生病期间,几个姑姑想轮流照顾她,都被母亲婉言谢绝了。母亲给奶奶端屎端尿,奶奶有时脾气还不好,说母亲想偷她的钱。母亲把无限的委屈埋在心里,她把无微不至地照顾奶奶,化作对父亲一种爱的承诺,也给我们做了光辉的榜样。母亲照顾了奶奶一年后,奶奶终于幸福地闭上眼睛驾鹤西去。奶奶临终前,把我们兄弟姐妹和亲戚探访她的钱,全部给了我的大姑。大姑以前做房子的时候,借了我母亲的钱还没有偿还。父亲治病和我读书那么需要钱的时候,母亲都没有伸手要姑姑还钱。母亲依然没有怨言,风风光光给奶奶办理了丧事。

二零零八年是一个让我终生难于忘却的岁月,七十一岁高龄的母亲染上了癌症。母亲患病期间。大哥把自家的店铺关了起来,二哥也在单位上请了长假,我的两个嫂嫂把母亲看作比自己的亲娘还亲,我们姊妹也都来了,日夜陪伴在母亲的身边。母亲的病房里,总有四五个人来照顾她,母亲感到很幸福,没有孤独感。我们都在查找就医信息,只有能治好母亲的病有一点希望,大家就坚决不放过,无可奈何花落去,母亲的病终于发展到不可救药了。母亲预知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就把我们兄妹召集到一起,嘱托自己死后一定要把自己的遗体跟父亲合葬在一起,否则死不瞑目。这年的八月初五,母亲终于闭上了眼睛,走完了一生不平凡的历程。母亲临终之前,说还想与我们姊妹在一起开开心心再活三年。母亲很知足,愿母亲在天国一路好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938481/

母亲的评论 (共 11 条)

  • 倪(蔡美军)
  • 晓梦芳菲
  • 浪子狐
  • 襄阳游子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浪子狐

    浪子狐笔触分明,深情,朴实,孝情令人感动。//////我的母亲也是乡下来的,嫁到我家这个稍有点门槛的大家庭,面对一大群有工作的知识分子,母亲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气。前些年我兄弟俩都在外做事,三年前我回来给母亲做七十大寿,随即决然放弃了外边的事业,回来做个小工头,守着她过日子,觉得很知足。读老师的佳作,情不自禁说了这么多,打扰了。点喜欢,问好老师!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二妹子

    二妹子这样一位慈母是你的一大幸事,真好

    赞(0)回复
  • 崔勇(笔名:清心)

    崔勇(笔名:清心)推荐共赏!执手问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